增支部7集63經

妻子經

那時,世尊在午前時穿好衣服後,取鉢與僧衣,去屋主給孤獨的住處。抵達後,在設置好的座位坐下。

那時,人們在屋主給孤獨的住處有大聲吵雜。

那時,屋主給孤獨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世尊對屋主給孤獨這麼說:

「屋主!為什麼人們在你的住處以高聲、大聲讓人認為他們是掠奪魚的漁夫呢?」

「大德!這是媳婦善生從富裕家帶來的,她既不順從婆婆,也不順從公公、不順從丈夫,對世尊也不恭敬、不尊重、不尊敬、不崇敬。」

那時,世尊召喚媳婦善生:

「善生!請你來。」

「是的,大德!」媳婦善生回答世尊後,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世尊對媳婦善生這麼說:

「善生!有這七種男子的妻子,哪七種呢?等同殺害者、等同盜賊、等同悍婦、等同母親、等同姊妹、等同朋友、等同奴婢,善生!這些是七種男子的妻子,你是她們之中的哪一種呢?」

「大德!我不了知這世尊簡要所說的詳細義理,請世尊教導我這樣的法,讓我了知這世尊簡要所說的詳細義理,那就好了!」

「那樣的話,善生!你要聽!你要好好作意!我要說了。」

「是的,大德!」媳婦善生回答世尊。

世尊這麼說:

「以邪惡心而無憐愍心者,對其他人貪染的、輕視丈夫,
她是為了殺害以財產購買[她]的渴求者:凡男子的妻子像這樣者,
她被稱為:『是妻子又是殺害者。』

凡女人的丈夫得到財產:專心於技藝、買賣、耕作,
即使只[賺]一些,她也想取走:凡男子的妻子像這樣者,
她被稱為:『是妻子又是盜賊。』

她是好吃懶做者,粗惡語者、兇惡者、說惡言者,
持續征服[自己的]支持者:凡男子的妻子像這樣者,
她被稱為:『是妻子又是悍婦。』

凡於一切時都是有憐愍心者,守護丈夫如母親對兒子,
守護[丈夫]已得的財產:凡男子的妻子像這樣者,
她被稱為:『是妻子又是母親。』

如妹妹對姊姊,自己對丈夫是尊敬的,
她是有慚心者、丈夫權力的順從者:凡男子的妻子像這樣者,
她被稱為:『是妻子又是姊妹。』

這裡,凡看見丈夫後她就喜悅,如朋友對久違的朋友,
她是出生名門者、有德者、對丈夫忠貞者:凡男子的妻子像這樣者,
她被稱為:『是妻子又是朋友。』

她是不生氣者、寂靜者、恐懼杖罰者,以無瞋之心忍受丈夫,
她是無憤怒者、丈夫權力的順從者:凡男子的妻子像這樣者,
她被稱為:『是妻子又是奴婢。』

這裡,凡妻子被稱為『殺害者』,凡被稱為『盜賊與悍婦』者,
她們是無德形色者、粗惡語者、無敬意者,以身體的崩解,去地獄。

而,這裡,凡被稱為『她是妻子也是母親、姊妹、朋友、奴婢』者,
她們是在德上已自我建立者、長時間已防護者,以身體的崩解,去善趣。

善生!這些是七種男子的妻子,你是她們之中的哪一種呢?」

「大德!從今天起,請世尊記得我為等同奴婢之丈夫的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