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7集66經

七個太陽經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毘舍離蓭婆巴利的園林。

在那裡,世尊召喚比丘們:「比丘們!」

「尊師!」那些比丘回答世尊。

世尊這麼說:

「比丘們!諸行是無常的;比丘們!諸行是不堅固的;比丘們!諸行是不安的,比丘們!到此,就足以要對一切行厭!足以要離染!足以要解脫!

比丘們!須彌山山王有八萬四千由旬長、八萬四千由旬寬,八萬四千由旬深入大海、八萬四千由旬高出大海,比丘們!有時,在某時或其他時候,經過了長時間,好幾年、好幾百年、好幾千年、好幾十萬年天不下雨。而,比丘們!當天不下雨時,凡任何種子類、草木類、藥草、大樹,它們乾枯、枯萎而不存在。比丘們!諸行是這麼的無常;比丘們!諸行是這麼的不堅固;……(中略)足以要解脫!

比丘們!有時,在某時或其他時候,經過了長時間,第二個太陽出現。比丘們!以第二個太陽的出現,凡任何小河、小坑,它們乾枯、枯萎而不存在。比丘們!諸行是這麼的無常;……(中略)足以要解脫!

比丘們!有時,在某時或其他時候,經過了長時間,第三個太陽出現。比丘們!以第三個太陽的出現,凡任何大河,即:恒河、耶牟那河、阿致羅筏底河、薩羅浮河、摩醯河,它們乾枯、枯萎而不存在。比丘們!諸行是這麼的無常;……(中略)足以要解脫!

比丘們!有時,在某時或其他時候,經過了長時間,第四個太陽出現。比丘們!以第四個太陽的出現,凡那些大湖,從那裡那些大河發生,即:阿耨達湖、獅崖湖、車匠湖、角禿湖、杜鵑湖、六牙湖、曼陀吉尼湖,它們乾枯、枯萎而不存在。比丘們!諸行是這麼的無常;……(中略)足以要解脫!

比丘們!有時,在某時或其他時候,經過了長時間,第五個太陽出現。比丘們!以第五個太陽的出現,大海裡一百由旬的水下沈了,大海裡二百由旬的水下沈了,大海裡三百由旬的水下沈了,大海裡四百由旬的水下沈了,大海裡五百由旬的水下沈了,大海裡六百由旬的水下沈了,大海裡七百由旬的水下沈了,大海裡的水立於七棵棕櫚樹的高度、六棵棕櫚樹的高度、五棵棕櫚樹的高度、四棵棕櫚樹的高度、三棵棕櫚樹的高度、二棵棕櫚樹的高度,大海裡的水立於一棵棕櫚樹的高度,大海裡的水立於七人高的高度、六人高的高度、五人高的高度、四人高的高度、三人高的高度、二人高的高度、一人高的高度、半人高的高度、腰部高的高度、膝部高的高度,大海裡的水立於腳踝高的高度,比丘們!猶如秋天下大雨時,水處處立於牛腳印中。同樣的,比丘們!大海裡的水處處立於腳踝高的高度。比丘們!以第五個太陽的出現,大海裡的水沒有手指節高的高度,比丘們!諸行是這麼的無常;……(中略)足以要解脫!

比丘們!有時,在某時或其他時候,經過了長時間,第六個太陽出現。比丘們!以第六個太陽的出現,這大地與須彌山王冒煙、完全冒煙、完全出煙。比丘們!猶如陶工起火,首先冒煙、完全冒煙、完全出煙。同樣的,比丘們!以第六個太陽的出現,這大地與須彌山王冒煙、完全冒煙、完全出煙。比丘們!諸行是這麼的無常;……(中略)足以要解脫!

比丘們!有時,在某時或其他時候,經過了長時間,第七個太陽出現。比丘們!以第七個太陽的出現,這大地與須彌山王被熾燒、燃燒、起火焰。比丘們!當這大地與須彌山王著火、燃燒時,火焰被風拋擲,一直走到梵天世界。比丘們!當須彌山王著火、燃燒、滅亡時,它被大火聚征服:山頂一百由旬被破壞,二百由旬、三百由旬、四百由旬,山頂五百由旬被破壞。比丘們!當這大地與須彌山王著火、燃燒時,既無灰燼也無灰末被發現。比丘們!猶如當熟酥或油著火、燃燒時,既無灰燼也無灰末被發現。同樣的,比丘們!當這大地與須彌山王著火、燃燒時,既無灰燼也無灰末被發現。比丘們!諸行是這麼的無常;諸行是這麼的不堅固;比丘們!諸行是這麼的不安,比丘們!到此,就足以要對一切行厭!足以要離染!足以要解脫!

比丘們!在這裡,誰考量、誰相信:『這大地與須彌山王將被燒、被滅而不存在。』呢?除了已見足跡者外。

比丘們!從前,有位名叫善眼的大師,為在欲上離貪的開宗祖師。又,比丘們!善眼大師有好幾百位弟子,比丘們!善眼大師教導弟子與梵天世界共住的法。而,比丘們!當善眼大師教導弟子與梵天世界共住的法時,那些完全了知教說者,他們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梵天世界善趣,那些不完全了知教說者,他們以身體的崩解,死後一些往生與他化自在天諸天為同伴,一些往生與化樂天諸天為同伴,一些往生與兜率天諸天為同伴,一些往生與焰摩天諸天為同伴,一些往生與忉利天諸天為同伴,一些往生與四大王天諸天為同伴,一些往生與有大財富之剎帝利為同伴,一些往生與有大財富之婆羅門為同伴,一些往生與有大財富之屋主為同伴。

比丘們!那時,善眼大師這麼想:『那對我不適當:我在來世與弟子會有完全相同的趣處,讓我更加修習慈。』

比丘們!那時,善眼大師修習慈心七年。修習慈心七年後,在七個壞成劫中不返此世界,比丘們!當世界破壞時,他到光音天,當世界形成時,他往生空的梵天宮殿。比丘們!在那裡,他是梵天、大梵天、征服者、不被征服者、全見者、自在者。又,比丘們!他成為天帝釋三十六次,成為轉輪王好幾百次:如法的法王、四天下的征服者、達到國家安定者、七寶的持有者,他有超過千位勇敢的、英勇姿態的、碎破敵對者的兒子,他以非杖、非刀,以法征服這土地直到海邊而居住。比丘們!名為善眼的大師這麼長壽、這麼久住,我說他仍未從生、老、死、愁、悲、苦、憂、絕望解脫;未從苦解脫,那是什麼原因呢?因為對四法的不隨覺、不通達,哪四法呢?比丘們!因為對聖戒的不隨覺、不通達,因為對聖定的不隨覺、不通達,因為對聖慧的不隨覺、不通達,因為對聖解脫的不隨覺、不通達。

比丘們!這聖戒已隨覺、已通達,聖定已隨覺、已通達,聖慧已隨覺、已通達,聖解脫已隨覺、已通達,有的渴愛已被切斷,有之管道已盡,現在,不再有再生。」

這就是世尊所說,說了這個後,善逝、大師又更進一步這麼說:

「戒、定與慧,以及無上解脫,
這些法被有名聲的喬達摩隨覺。

像這樣,證知後,佛陀告訴比丘們法,
大師、得到苦的結束者、有眼者般涅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