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7集67經

城喻經

「比丘們!當國王邊境城市以七項城市的資糧善整備,以及是四種食物的隨欲獲得者、不困難獲得者、無困難獲得者時,比丘們!這被稱為不會被外部怨敵與仇敵攻擊的國王邊境城市。以哪七項城市的資糧善整備呢?

比丘們!這裡,在國王邊境城市中,石柱是有深基礎的、被善埋的、不動的、不被震動的,這是國王邊境城市為了內部的守護,為了外部的防禦,以第一項城市的資糧善整備。

再者,比丘們!在國王邊境城市中,護城河既深且寬,這是國王邊境城市為了內部的守護,為了外部的防禦,以第二項城市的資糧善整備。

再者,比丘們!在國王邊境城市中,巡邏環道既高且寬,這是國王邊境城市為了內部的守護,為了外部的防禦,以第三項城市的資糧善整備。

再者,比丘們!在國王邊境城市中,許多武器:弓箭與手持武器被蓄積,這是國王邊境城市為了內部的守護,為了外部的防禦,以第四項城市的資糧善整備。

再者,比丘們!在國王邊境城市中,駐留許多軍隊,即:騎象兵、騎馬兵、戰車兵、弓箭兵、軍旗兵、參謀、伙食兵、尊貴王族戰士、突擊兵、大龍戰士、勇士、穿皮革的戰士、死忠奴隸兵,這是國王邊境城市為了內部的守護,為了外部的防禦,以第五項城市的資糧善整備。

再者,比丘們!在國王邊境城市中,守門人是賢智者、能幹者、有智慧者,他阻止陌生人,而使熟人進入,這是國王邊境城市為了內部的守護,為了外部的防禦,以第六項城市的資糧善整備。

再者,比丘們!在國王邊境城市中,城牆既高且寬,並且具足塗布衣膜,這是國王邊境城市為了內部的守護,為了外部的防禦,以第七項城市的資糧善整備。

以這七項城市的資糧而善整備。

哪些是四種食物的隨欲獲得者、不困難獲得者、無困難獲得者呢?

比丘們!這裡,在國王邊境城市中,為了內部的喜樂、不害怕、樂住,為了外部的防禦,許多草、薪木、水被蓄積。

再者,比丘們!在國王邊境城市中,為了內部的喜樂、不害怕、樂住,為了外部的防禦,許多米、麥被蓄積。

再者,比丘們!在國王邊境城市中,為了內部的喜樂、不害怕、樂住,為了外部的防禦,許多胡麻、綠豆、豆類食品被蓄積。

再者,比丘們!在國王邊境城市中,為了內部的喜樂、不害怕、樂住,為了外部的防禦,許多藥食被蓄積,即:熟酥、生酥、胡麻油、蜂蜜、糖蜜、食鹽。

比丘們!這些是四種食物的隨欲獲得者、不困難獲得者、無困難獲得者。

比丘們!當國王邊境城市以這七項城市的資糧善整備,以及是這四種食物的隨欲獲得者、不困難獲得者、無困難獲得者時,比丘們!這被稱為不會被外部怨敵與仇敵攻擊的國王邊境城市。

同樣的,比丘們!當聖弟子具備七項正法,以及是[構成]增上心與在當生中為樂住處之四[種]禪的隨欲獲得者、不困難獲得者、無困難獲得者時,比丘們!這被稱為不會被魔攻擊;不會被波旬攻擊的聖弟子。具備哪七個正法呢?

比丘們!猶如在國王邊境城市中,為了內部的守護,為了外部的防禦,石柱是有深基礎的、被善埋的、不動的、不被震動的,同樣的,比丘們!聖弟子有信,他信如來的覺:『像這樣,那[世尊是阿羅漢、遍正覺者、明與行具足者、善逝、世間知者、被調伏人的無上調御者、天人之師、]佛陀、世尊。』比丘們!以信為石柱,聖弟子捨斷不善法,修習善法;捨斷有罪的,修習無罪的,照顧自己的清淨,他具備這第一項正法。

比丘們!猶如在國王邊境城市中,為了內部的守護,為了外部的防禦,護城河既深且寬,同樣的,比丘們!聖弟子有慚,因為身惡行、語惡行、意惡行而感到慚,對惡不善法的入罪感到慚。比丘們!以慚為護城河,聖弟子捨斷不善法,修習善法;捨斷有罪的,修習無罪的,照顧自己的清淨,他具備這第二項正法。

比丘們!猶如在國王邊境城市中,為了內部的守護,為了外部的防禦,巡邏環道既高且寬,同樣的,比丘們!聖弟子有愧,因為身惡行、語惡行、意惡行而感到愧,對惡不善法的入罪感到愧。比丘們!以愧為巡邏環道,聖弟子捨斷不善法,修習善法;捨斷有罪的,修習無罪的,照顧自己的清淨,他具備這第三項正法。

比丘們!猶如在國王邊境城市中,為了內部的守護,為了外部的防禦,許多武器:弓箭與手持武器被蓄積,同樣的,比丘們!聖弟子是多聞者、[所聽聞的憶持者、所聽聞的蓄積者,凡那些開頭是善、中間是善、終結是善;意義正確、辭句正確,說明唯獨圓滿、遍清淨梵行的法,像這樣的法被他多聞、憶持、背誦、以意熟慮、]以見善通達。比丘們!以聽聞為武器,聖弟子捨斷不善法,修習善法;捨斷有罪的,修習無罪的,照顧自己的清淨,他具備這第四項正法。

比丘們!猶如在國王邊境城市中,為了內部的守護,為了外部的防禦,駐留許多軍隊,即:騎象兵、騎馬兵、戰車兵、弓箭兵、軍旗兵、參謀、伙食兵、尊貴王族戰士、突擊兵、大龍戰士、勇士、穿皮革的戰士、死忠奴隸兵,同樣的,比丘們!聖弟子為了不善法的捨斷、為了善法的具足而住於活力已被發動的,剛毅、堅固地努力,不輕忽在善法上的責任。比丘們!以活力為軍隊,聖弟子捨斷不善法,修習善法;捨斷有罪的,修習無罪的,照顧自己的清淨,他具備這第五項正法。

比丘們!猶如在國王邊境城市中,為了內部的守護,為了外部的防禦,守門人是賢智者、能幹者、有智慧者,阻止陌生人,而使熟人進入,同樣的,比丘們!聖弟子是有念者,具備最高的念與聰敏,是很久以前做過的、很久以前說過的記憶者與回憶者。比丘們!以念為守門人,聖弟子捨斷不善法,修習善法;捨斷有罪的,修習無罪的,照顧自己的清淨,他具備這第六項正法。

比丘們!猶如在國王邊境城市中,為了內部的守護,為了外部的防禦,城牆既高且寬,並且具足塗布衣膜,同樣的,比丘們!聖弟子是有慧者,具備導向生起與滅沒之慧;聖、洞察,導向苦的完全滅盡[之慧]。比丘們!以慧為具足塗布衣膜,聖弟子捨斷不善法,修習善法;捨斷有罪的,修習無罪的,照顧自己的清淨,他具備這第七項正法。

他具備這七項正法。

什麼是[構成]增上心與在當生中為樂住處之四[種]禪的隨欲獲得者、不困難獲得者、無困難獲得者呢?

比丘們!猶如在國王邊境城市中,為了內部的喜樂、不害怕、樂住,為了外部的防禦,許多草、薪木、水被蓄積,同樣的,比丘們!聖弟子為了自己的喜樂、不害怕、樂住;為了涅槃的進入,從離欲、離不善法後,進入後住於有尋、有伺,離而生喜、樂的初禪。

比丘們!猶如在國王邊境城市中,為了內部的喜樂、不害怕、樂住,為了外部的防禦,許多米、麥被蓄積,同樣的,比丘們!聖弟子為了自己的喜樂、不害怕、樂住;為了涅槃的進入,以尋與伺的平息,自信,一心,進入後住於無尋、無伺,定而生喜、樂的第二禪。

比丘們!猶如在國王邊境城市中,為了內部的喜樂、不害怕、樂住,為了外部的防禦,許多胡麻、綠豆、豆類食品被蓄積,同樣的,比丘們!聖弟子為了自己的喜樂、不害怕、樂住;為了涅槃的進入,以喜的褪去與住於平靜、正念、正知,以身體感受樂,進入後住於這聖弟子宣說:『他是平靜、專注、住於樂者』的第三禪。

比丘們!猶如在國王邊境城市中,為了內部的喜樂、不害怕、樂住,為了外部的防禦,許多藥食被蓄積,即:熟酥、生酥、胡麻油、蜂蜜、糖蜜、食鹽,同樣的,比丘們!聖弟子為了自己的喜樂、不害怕、樂住;為了涅槃的進入,以樂的捨斷與苦的捨斷,及以之前喜悅與憂的滅沒,進入後住於不苦不樂,由平靜而正念遍淨的第四禪。

這些是[構成]增上心與在當生中為樂住處之四[種]禪的隨欲獲得者、不困難獲得者、無困難獲得者。

比丘們!當聖弟子具備這七項正法,以及是[構成]增上心與在當生中為樂住處之四[種]禪的隨欲獲得者、不困難獲得者、無困難獲得者時,比丘們!這被稱為不會被魔攻擊;不會被波旬攻擊的聖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