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7集70經

恭敬經

那時,當尊者舍利弗獨自靜坐禪修時,心中生起了這樣的深思:『當比丘恭敬、尊敬、住於依止什麼後,不善的能被捨斷、善的能被修習呢?』

那時,尊者舍利弗這麼想:

「當比丘恭敬、尊敬、住於依止大師後,不善的能被捨斷、善的能被修習;當比丘……(中略)法……當比丘……(中略)僧團……當比丘……(中略)學……當比丘……(中略)正定……當比丘……(中略)不放逸……當比丘恭敬、尊敬、住於依止承迎後,不善的能被捨斷、善的能被修習。」

那時,尊者舍利弗這麼想:

「我的這些法是遍清淨的、皎潔的,讓我去向世尊報告這些法,這樣,我的這些遍清淨法將成為更加被稱為遍清淨,猶如男子如果獲得遍清淨的、皎潔的金環,他這麼想:『我的這金環是遍清淨的、皎潔的,讓我拿去向鍛工看,這樣,我的這有鍛工看過遍清淨金環將成為更加被稱為遍清淨。』同樣的,我的這些法是遍清淨的、皎潔的,讓我去向世尊報告這些法,這樣,我的這些遍清淨法將成為更加被稱為遍清淨。」

那時,尊者舍利弗在傍晚時,從靜坐禪修中起來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尊者舍利弗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這裡,當我獨自靜坐禪修時,心中生起了這樣的深思:『當比丘恭敬、尊敬、住於依止什麼後,不善的能被捨斷、善的能被修習呢?』大德!那時我這麼想:『當比丘恭敬、尊敬、住於依止大師後,不善的能被捨斷、善的能被修習;當比丘……(中略)法……當比丘……(中略)僧團……當比丘……(中略)學……當比丘……(中略)正定……當比丘……(中略)不放逸……當比丘恭敬、尊敬、住於依止承迎後,不善的能被捨斷、善的能被修習。』大德!那時我這麼想:『我的這些法是遍清淨的、皎潔的,讓我去向世尊報告這些法,這樣,我的這些遍清淨法將成為更加被稱為遍清淨,猶如男子如果獲得遍清淨的、皎潔的金環,他這麼想:「我的這金環是遍清淨的、皎潔的,讓我拿去向鍛工看,這樣,我的這有鍛工看過遍清淨金環將成為更加被稱為遍清淨。」同樣的,我的這些法是遍清淨的、皎潔的,讓我去向世尊報告這些法,這樣,我的這些遍清淨法將成為更加被稱為遍清淨。』」

「好!好!舍利弗!舍利弗!當比丘恭敬、尊敬、住於依止大師後,不善的能被捨斷、善的能被修習;當比丘恭敬、尊敬、住於依止法後,不善的能被捨斷、善的能被修習;僧團……(中略)學……(中略)正定……不放逸……當比丘恭敬、尊敬、住於依止承迎後,不善的能被捨斷、善的能被修習。」

當這麼說時,尊者舍利弗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我這樣了知這世尊簡要所說的詳細義理:大德!『那位對大師不尊敬的比丘將成為對法尊敬者。』這是不可能的;大德!凡對大師不尊敬的比丘也是對法不尊敬者。

大德!『那位對大師不尊敬、對法不尊敬的比丘將成為對僧團尊敬者。』這是不可能的;大德!凡對大師不尊敬、對法不尊敬的比丘也是對僧團不尊敬者。

大德!『那位對大師不尊敬、對法不尊敬、對僧團不尊敬的比丘將成為對學尊敬者。』這是不可能的;大德!凡對大師不尊敬、對法不尊敬、對僧團不尊敬的比丘也是對學不尊敬者。

大德!『那位對大師不尊敬、對法不尊敬、對僧團不尊敬、對學不尊敬的比丘將成為對正定尊敬者。』這是不可能的;大德!凡對大師不尊敬、對法不尊敬、對僧團不尊敬、對學不尊敬的比丘也是對正定不尊敬者。

大德!『那位對大師不尊敬、對法不尊敬、對僧團不尊敬、對學不尊敬、對正定不尊敬的比丘將成為對不放逸尊敬者。』這是不可能的;大德!凡對大師不尊敬、對法不尊敬、對僧團不尊敬、對學不尊敬、對正定不尊敬的比丘也是對不放逸不尊敬者。

大德!『那位對大師不尊敬、對法不尊敬、對僧團不尊敬、對學不尊敬、對正定不尊敬、對不放逸不尊敬的比丘將成為對承迎尊敬者。』這是不可能的;大德!凡對大師不尊敬、……(中略)對不放逸不尊敬的比丘也是對承迎不尊敬者。

大德!『那位對大師尊敬的比丘將成為對法不尊敬者。」這是不可能的;大德!凡對大師尊敬的比丘也是對法尊敬者。……(中略)

大德!『那位對大師尊敬、……(中略)對不放逸尊敬的比丘將成為對承迎不尊敬者。』這是不可能的;大德!凡對大師尊敬、……(中略)對不放逸尊敬的比丘也是對承迎尊敬者。

大德!『那位對大師尊敬的比丘也將成為對法尊敬者。』這是可能的;大德!凡對大師尊敬的比丘也是對法尊敬者。……(中略)

大德!『那位對大師尊敬、……(中略)對不放逸尊敬的比丘將成為對承迎尊敬者。』這是可能的;大德!凡對大師尊敬、對法尊敬、對僧團尊敬、對學尊敬、對正定尊敬、對不放逸尊敬的比丘也是對承迎尊敬者。』大德!我這樣了知這世尊簡要所說的詳細義理。」

「好!好!舍利弗!舍利弗!你這樣了知這世尊簡要所說的詳細義理:舍利弗!『那位對大師不尊敬的比丘將成為對法尊敬者。』這是不可能的;……(中略)舍利弗!凡那位對大師不尊敬、對法不尊敬、對僧團不尊敬、對學不尊敬、對正定不尊敬的比丘也是對不放逸不尊敬者。

舍利弗!『那位對大師不尊敬、對法不尊敬、對僧團不尊敬、對學不尊敬、對正定不尊敬、對不放逸不尊敬的比丘將成為對承迎尊敬者。』這是不可能的;舍利弗!凡那位對大師不尊敬、對法不尊敬、對僧團不尊敬、對學不尊敬、對正定不尊敬、對不放逸不尊敬的比丘也是對承迎不尊敬者。

舍利弗!『那位對大師尊敬的比丘將成為對法不尊敬者。」這是不可能的;舍利弗!凡對大師尊敬的比丘也是對法尊敬者。……(中略)

舍利弗!『那位對大師尊敬、……(中略)對不放逸尊敬的比丘將成為對承迎不尊敬者。』這是不可能的;舍利弗!凡對大師尊敬、……(中略)對不放逸尊敬的比丘也是對承迎尊敬者。

舍利弗!『那位對大師尊敬的比丘也將成為對法尊敬者。』這是可能的;舍利弗!凡對大師尊敬的比丘也是對法尊敬者。……(中略)

舍利弗!『那位對大師尊敬、……(中略)對不放逸尊敬的比丘將成為對承迎尊敬者。』這是可能的;舍利弗!凡對大師尊敬、對法尊敬、對僧團尊敬、對學尊敬、對正定尊敬、對不放逸尊敬的比丘也是對承迎尊敬者。』舍利弗!應該以這我簡要所說,這樣理解詳細的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