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7集72經

火聚譬喻經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與大比丘僧團一起在憍薩羅國進行遊行。在旅途中的某處,世尊看見燃燒的、灼熱的、熾熱的大火聚。看見後,世尊離開道路,在某棵樹下設置好的座位坐下。坐好後,世尊召喚比丘們:

「比丘們!你們看見那燃燒的、灼熱的、熾熱的大火聚嗎?」

「是的,大德!」

「比丘們!你們怎麼想,哪個是殊勝的:擁抱那燃燒的、灼熱的、熾熱的大火聚後,坐近、接近地躺下,或擁抱剎帝利少女、婆羅門少女、屋主少女柔軟、溫柔的手足後,坐近、接近地躺下?」

「大德!這個是殊勝的:擁抱剎帝利少女、婆羅門少女、屋主少女柔軟、溫柔的手足後,坐近、接近地躺下,大德!那是苦的:擁抱那燃燒的、灼熱的、熾熱的大火聚後,坐近、接近地躺下。」

「比丘們!我告訴你們,比丘們!我讓你們知道,對破戒者、惡法者、行為不淨與起疑者、行為隱密者、非沙門而自稱沙門者、非婆羅門而自稱婆羅門者、內部腐爛的漏出者、惡劣性格者來說,這個是殊勝的:擁抱那燃燒的、灼熱的、熾熱的大火聚後,坐近、接近地躺下,那是什麼原因呢?比丘們!因為,他會以其因緣而死亡,或遭受像死亡那樣的苦,但他不會以其緣,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苦界、惡趣、下界、地獄。

但,比丘們!當破戒者、惡法者、行為不淨與起疑者、……(中略)惡劣性格者擁抱剎帝利少女、婆羅門少女、屋主少女柔軟、溫柔的手足後,坐近、接近地躺下時,比丘們!這確實有他長久的不利與苦,他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苦界、惡趣、下界、地獄。

比丘們!你們怎麼想,哪個是殊勝的:有力氣的男子以堅固的毛繩纏繞兩小腿後摩擦,它會切斷外皮;切斷外皮後會切斷內皮;切斷內皮後會切斷肌肉;切斷肌肉後會切斷肌腱;切斷肌腱後會切斷骨頭;切斷骨頭後會接觸骨髓為止,或接受有大財富之剎帝利、婆羅門、屋主的問訊?」

「大德!這個是殊勝的:接受有大財富之剎帝利、婆羅門、屋主的問訊,大德!那是苦的:有力氣的男子以堅固的毛繩……(中略)會接觸骨髓為止。」

「比丘們!我告訴你們,比丘們!我讓你們知道,對破戒者、……(中略)惡劣性格者來說,這個是殊勝的:有力氣的男子以堅固的毛繩纏繞兩小腿後……(中略)會接觸骨髓為止,那是什麼原因呢?比丘們!因為,他會以其因緣而死亡,或遭受像死亡那樣的苦,但他不會以其緣,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苦界、惡趣、下界、地獄。

但,比丘們!當破戒者、……(中略)惡劣性格者接受有大財富之剎帝利、婆羅門、屋主的問訊時,比丘們!這確實有他長久的不利與苦,他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苦界、惡趣、下界、地獄。

比丘們!你們怎麼想,哪個是殊勝的:有力氣的男子以油洗淨過銳利的矛襲擊下部,或接受有大財富之剎帝利、婆羅門、屋主的合掌行為?」

「大德!這個是殊勝的:接受有大財富之剎帝利、婆羅門、屋主的合掌行為,大德!那是苦的:有力氣的男子以油洗淨過銳利的矛襲擊下部。」

「比丘們!我告訴你們,比丘們!我讓你們知道,對破戒者、……(中略)惡劣性格者來說,這個是殊勝的:有力氣的男子以油洗淨過銳利的矛襲擊下部,那是什麼原因呢?比丘們!因為,他會以其因緣而死亡,或遭受像死亡那樣的苦,但他不會以其緣,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苦界、惡趣、下界、地獄。

但,比丘們!當破戒者、惡法者、……(中略)惡劣性格者接受有大財富之剎帝利、婆羅門、屋主的合掌行為時,比丘們!這確實有他長久的不利與苦,他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苦界、惡趣、下界、地獄。

比丘們!你們怎麼想,哪個是殊勝的:有力氣的男子以赤熱的、燃燒的、灼熱的、熾熱的鐵板包捲身體,或受用有大財富之剎帝利、婆羅門、屋主的信施之衣?」

「大德!這個是殊勝的:受用有大財富之剎帝利、婆羅門、屋主的信施之衣,大德!那是苦的:有力氣的男子以赤熱的、燃燒的、灼熱的、熾熱的鐵板包捲身體。」

「比丘們!我告訴你們,比丘們!我讓你們知道,對破戒者、……(中略)惡劣性格者來說,這個是殊勝的:有力氣的男子以赤熱的、燃燒的、灼熱的、熾熱的鐵板包捲身體,那是什麼原因呢?比丘們!因為,他會以其因緣而死亡,或遭受像死亡那樣的苦,但他不會以其緣,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苦界、惡趣、下界、地獄。

但,比丘們!當破戒者、……(中略)惡劣性格者受用有大財富之剎帝利、婆羅門、屋主的信施之衣時,比丘們!這確實有他長久的不利與苦,他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苦界、惡趣、下界、地獄。

比丘們!你們怎麼想,哪個是殊勝的:有力氣的男子以赤熱的、燃燒的、灼熱的、熾熱的長鐵釘掰開嘴巴後,以赤熱的、燃燒的、灼熱的、熾熱的銅球放進嘴巴中:會燃燒他的唇、嘴、舌、咽喉、胸、腸與腸間膜,會從下方出去,或受用有大財富之剎帝利、婆羅門、屋主的信施之施食?」

「大德!這個是殊勝的:受用有大財富之剎帝利、婆羅門、屋主的信施之施食,大德!那是苦的:有力氣的男子以赤熱的、燃燒的、灼熱的、熾熱的長鐵釘掰開嘴巴後以赤熱的、燃燒的、灼熱的、熾熱的銅球放進嘴巴中:會燃燒他的唇、嘴、舌、咽喉、胸、腸與腸間膜,會從下方出去。」

「比丘們!我告訴你們,比丘們!我讓你們知道,對破戒者、……(中略)惡劣性格者來說,這個是殊勝的:有力氣的男子以赤熱的、燃燒的、灼熱的、熾熱的長鐵釘掰開嘴巴後以赤熱的、燃燒的、灼熱的、熾熱的銅球放進嘴巴中:會燃燒他的唇、嘴、舌、咽喉、胸、腸與腸間膜,會從下方出去,那是什麼原因呢?比丘們!因為,他會以其因緣而死亡,或遭受像死亡那樣的苦,但他不會以其緣,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苦界、惡趣、下界、地獄。

但,比丘們!當破戒者、惡法者、……(中略)惡劣性格者受用有大財富之剎帝利、婆羅門、屋主的信施之施食時,比丘們!這確實有他長久的不利與苦,他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苦界、惡趣、下界、地獄。

比丘們!你們怎麼想,哪個是殊勝的:有力氣的男子抓住頭或肩膀後,令躺在熱鐵床、令坐在熱鐵椅上,或受用有大財富之剎帝利、婆羅門、屋主的信施之床椅?」

「大德!這個是殊勝的:受用有大財富之剎帝利、婆羅門、屋主的信施之床椅,大德!那是苦的:有力氣的男子抓住頭或肩膀後,令躺在熱鐵床、令坐在熱鐵椅上。」

「比丘們!我告訴你們,比丘們!我讓你們知道,對破戒者、……(中略)惡劣性格者來說,這個是殊勝的:有力氣的男子抓住頭或肩膀後,令躺在熱鐵床、令坐在熱鐵椅上,那是什麼原因呢?比丘們!因為,他會以其因緣而死亡,或遭受像死亡那樣的苦,但他不會以其緣,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苦界、惡趣、下界、地獄。

但,比丘們!當破戒者、惡法者、……(中略)惡劣性格者受用有大財富之剎帝利、婆羅門、屋主的信施之床椅時,比丘們!這確實有他長久的不利與苦,他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苦界、惡趣、下界、地獄。

比丘們!你們怎麼想,哪個是殊勝的:有力氣的男子抓住後頭下腳上丟入赤熱的、燃燒的、灼熱的、熾熱的銅鍋中,當他在那裡被烹煮起泡沫時,一下子走上,一下子走下,一下子走橫,或受用有大財富之剎帝利、婆羅門、屋主的信施之住處?」

「大德!這個是殊勝的:受用有大財富之剎帝利、婆羅門、屋主的信施住處,大德!那是苦的:有力氣的男子抓住後頭下腳上丟入赤熱的、燃燒的、灼熱的、熾熱的銅鍋中,當他在那裡被烹煮起泡沫時,一下子走上,一下子走下,一下子走橫。」

「比丘們!我告訴你們,比丘們!我讓你們知道,對破戒者、惡法者、……(中略)惡劣性格者來說,這個是殊勝的:有力氣的男子抓住後頭下腳上……(中略)一下子走橫,那是什麼原因呢?比丘們!因為,他會以其因緣而死亡,或遭受像死亡那樣的苦,但他不會以其緣,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苦界、惡趣、下界、地獄。

但,比丘們!當破戒者、惡法者、……(中略)惡劣性格者受用有大財富之剎帝利、婆羅門、屋主的信施之住處時,比丘們!這確實有他長久的不利與苦,他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苦界、惡趣、下界、地獄。

比丘們!因此,你們應該這麼學:『當我們受用衣服、施食、住處、病人的需要物、醫藥必需品時,那些行為對他們必將有大果、大效益,並且,我們的這出家必將是功不唐捐的、有成果的、有果實的。』比丘們!你們應該這麼學。

比丘們!以自己的利益考慮時,就足以要以不放逸使目標達成;比丘們!以別人的利益考慮時,就足以要以不放逸使目標達成;比丘們!以兩者的利益考慮時,就足以要以不放逸使目標達成。」

這就是世尊所說,而當這個解說被說時,六十位比丘的熱血從口中湧出,六十位比丘放棄學而後還俗[而說]:「世尊!非常難做,世尊!非常難做。」六十位比丘的心以不執取而從諸煩惱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