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8集13經

駿馬經

「比丘們!具備八支為國王的賢駿馬、適合國王的、國王使用的、被名為國王肢體的一部分,哪八個呢?比丘們!這裡,國王的賢駿馬為從兩方都是好的出身的駿馬:從母方與從父方,牠被生在任何其它賢駿馬被生之處的方位。又,對凡給與的任何食物:新鮮的或乾的,牠只恭敬地食用,不攪散。牠嫌惡令牠近糞尿坐臥。牠是柔和的,樂共住的,不使其它馬畏懼害怕。又,凡牠有的諂曲、詐欺、歪曲、不正直,都如實對調御者顯露,調御者為粉碎那些而努力。又,牠是載運者,牠心中生出:『不論其它馬載運否,這裡,我將載運。』又,走時,牠只走直路。牠是強壯的,牠顯示力量直到生命死亡的消盡。比丘們!具備這八支為國王的賢駿馬、適合國王的、國王使用的、被名為國王肢體的一部分。同樣的,比丘們!具備八法的比丘應該被奉獻、……(中略)為世間的無上福田,哪八個呢?比丘們!這裡,比丘是持戒者,他住於被波羅提木叉的自制所防護,具足正行和行境,在微罪中看見可怕,在學處上受持後學習。又,對凡給與的任何食物:粗的或極妙的,他只恭敬地食用而不被惱害。他嫌惡身惡行、語惡行、意惡行,他嫌惡許多種惡不善法的等至。他是柔和的,樂共住的,不使其它比丘畏懼害怕。又,凡他有的諂曲、詐欺、歪曲、不正直,都如實對大師或同梵行的智者顯露,大師或同梵行的智者為粉碎那些而努力。又,他是學習者,他心中生出:『不論其他比丘學習否,這裡,我將學習。』又,走時,他只走直路,在那裡,這是直路,即:正見、……(中略)正定。他住於活力已被發動:『樂於要只剩下皮膚、肌腱、骨骸;要身體的血肉枯乾,只要以人的毅力、人的活力、人的努力應該達成而未達成者,將沒有活力的止息。』比丘們!具備這八法的比丘應該被奉獻、……(中略)為世間的無上福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