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8集14經

未調馬經

「比丘們!我將教導八種未調馬與八種馬的過失,以及八種如未調馬之人與八種人的過失,你們要聽!要好好作意,我要說了。」

「是的,大德!」那些比丘回答世尊。

世尊這麼說:

「比丘們!什麼是八種未調馬與八種馬的過失呢?

比丘們!這裡,當某類未調馬被說:『去吧!』且持續被調御者刺打、呵責時,牠從後面[腿]退後,使車輛從背後繞圈轉。比丘們!這裡,有像這樣一類的未調馬,比丘們!這是第一種馬的過失。

再者,比丘們!這裡,當某類未調馬被說:『去吧!』且持續被調御者刺打、呵責時,牠以後面[腿]躍起,破壞車桿、破壞三腳臺。比丘們!這裡,有像這樣一類的未調馬,比丘們!這是第二種馬的過失。

再者,比丘們!這裡,當某類未調馬被說:『去吧!』且持續被調御者刺打、呵責時,腿從車轅鬆脫後,踩碎車轅。比丘們!這裡,有像這樣一類的未調馬,比丘們!這是第三種馬的過失。

再者,比丘們!這裡,當某類未調馬被說:『去吧!』且持續被調御者刺打、呵責時,牠取歧途,使車離路。比丘們!這裡,有像這樣一類的未調馬,比丘們!這是第四種馬的過失。

再者,比丘們!這裡,當某類未調馬被說:『去吧!』且持續被調御者刺打、呵責時,牠前身躍起,舉踢前腿。比丘們!這裡,有像這樣一類的未調馬,比丘們!這是第五種馬的過失。

再者,比丘們!這裡,當某類未調馬被說:『去吧!』且持續被調御者刺打、呵責時,不理會調御者、不理會鞭杖,以牙齒破壞馬銜後,往想去的地方出發。比丘們!這裡,有像這樣一類的未調馬,比丘們!這是第六種馬的過失。

再者,比丘們!這裡,當某類未調馬被說:『去吧!』且持續被調御者刺打、呵責時,既不前進也不後退,就像柱子在那裡住立。比丘們!這裡,有像這樣一類的未調馬,比丘們!這是第七種馬的過失。

再者,比丘們!這裡,當某類未調馬被說:『去吧!』且持續被調御者刺打、呵責時,牠彎屈收起前腿、彎屈收起後腿後,就在那裡坐在四條腿上。比丘們!這裡,有像這樣一類的未調馬,比丘們!這是第八種馬的過失。

比丘們!這些是八種未調馬與八種馬的過失。

比丘們!什麼是八種如未調馬之人與八種人的過失呢?

比丘們!這裡,比丘們責備比丘犯戒,當被比丘們責備犯戒時,那位比丘以忘記搪塞:『我不記得了。』比丘們!猶如當那未調馬被說:『去吧!』且持續被調御者刺打、呵責時,牠從後面[腿]退後,使車輛從背後繞圈轉,比丘們!我說此人像這樣的譬喻。比丘們!這裡,有像這樣一類的未調人,比丘們!這是第一種人的過失。

再者,比丘們!這裡,比丘們責備比丘犯戒,當被比丘們責備犯戒時,他就對抗責備者:『愚癡無能的你所說的是什麼意思呢?你也認為你有應該說的嗎?』比丘們!猶如當那未調馬被說:『去吧!』且持續被調御者刺打、呵責時,牠以後面[腿]躍起,破壞車桿、破壞三腳臺,比丘們!我說此人像這樣的譬喻。比丘們!這裡,有像這樣一類的未調人,比丘們!這是第二種人的過失。

再者,比丘們!這裡,比丘們責備比丘犯戒,當被比丘們責備犯戒時,他就反駁責備者:『你犯了像這樣名稱的戒,你就先懺悔吧!』比丘們!猶如當那未調馬被說:『去吧!』且持續被調御者刺打、呵責時,腿從車轅鬆脫後,踩碎車轅,比丘們!我說此人像這樣的譬喻。比丘們!這裡,有像這樣一類的未調人,比丘們!這是第三種人的過失。

再者,比丘們!這裡,比丘們責備比丘犯戒,當被比丘們責備犯戒時,他推三扯四迴避不答,離題向外,出現憤怒、瞋恚、不滿。比丘們!猶如當那未調馬被說:『去吧!』且持續被調御者刺打、呵責時,牠取歧途,使車離路,比丘們!我說此人像這樣的譬喻。比丘們!這裡,有像這樣一類的未調人,比丘們!這是第四種人的過失。

再者,比丘們!這裡,比丘們責備比丘犯戒,當被比丘們責備犯戒時,他在僧團中揮舞手臂。比丘們!猶如當那未調馬被說:『去吧!』且持續被調御者刺打、呵責時,牠前身躍起,舉踢前腿,比丘們!我說此人像這樣的譬喻。比丘們!這裡,有像這樣一類的未調人,比丘們!這是第五種人的過失。

再者,比丘們!這裡,比丘們責備比丘犯戒,當被比丘們責備犯戒時,他不理會僧團、不理會責備者,身為犯戒者而往想去的地方出發。比丘們!猶如當那未調馬被說:『去吧!』且持續被調御者刺打、呵責時,不理會調御者、不理會鞭杖,以牙齒破壞馬銜後,往想去的地方出發,比丘們!我說此人像這樣的譬喻。比丘們!這裡,有像這樣一類的未調人,比丘們!這是第六種人的過失。

再者,比丘們!這裡,比丘們責備比丘犯戒,當被比丘們責備犯戒時,既不說:『我犯戒』,也不說:『我沒犯戒。』以沈默困擾僧團。比丘們!猶如當那未調馬被說:『去吧!』且持續被調御者刺打、呵責時,既不前進也不後退,就像柱子在那裡住立,比丘們!我說此人像這樣的譬喻。比丘們!這裡,有像這樣一類的未調人,比丘們!這是第七種人的過失。

再者,比丘們!這裡,比丘們責備比丘犯戒,當被比丘們責備犯戒時,這麼說:『尊者們!你們為何一直極度管關於我的事,現在,我要放棄學而後還俗。』他放棄學而後還俗後,這麼說:『尊者們!現在,你們滿意了嗎?』比丘們!猶如當那未調馬被說:『去吧!』且持續被調御者刺打、呵責時,牠彎屈收起前腿、彎屈收起後腿後,就在那裡坐在四條腿上,比丘們!我說此人像這樣的譬喻。比丘們!這裡,有像這樣一類的未調人,比丘們!這是第八種人的過失。

比丘們!這些是八種如未調馬之人與八種人的過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