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8集20經

布薩經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東園鹿母講堂。

當時,世尊在布薩日被比丘僧團圍繞著而坐。

那時,夜已深,在初夜已過時,尊者阿難起座,整理上衣到一邊肩膀,向世尊合掌鞠躬後,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夜已深,初夜已過,比丘僧團已久坐,大德!請世尊為比丘們誦說波羅提木叉。」

當這麼說時,世尊保持沈默。

第二次,夜已深,在中夜已過時,尊者阿難起座,整理上衣到一邊肩膀,向世尊合掌鞠躬後,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夜已深,中夜已過,比丘僧團已久坐,大德!請世尊為比丘們誦說波羅提木叉。」

第二次,世尊保持沈默。

第三次,夜已深,在後夜已過,黎明來臨,夜已過時,尊者阿難起座,整理上衣到一邊肩膀,向世尊合掌鞠躬後,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夜已深,後夜已過,黎明來臨,夜已過,比丘僧團已久坐,大德!請世尊為比丘們誦說波羅提木叉。」

「阿難![此]眾是不清淨的。」

那時,尊者大目揵連這麼想:

「關於誰世尊這麼說:『阿難![此]眾是不清淨的。』呢?」

那時,尊者大目揵連作意全部比丘僧團,以心熟知心後,尊者大目揵連看見那位破戒、惡法、行為不淨與起疑、行為隱密、非沙門而自稱沙門、非婆羅門而自稱婆羅門、內部腐爛的漏出、惡劣性格之人坐在比丘僧團中,看見後,起座去見那個人。抵達後,對那個人這麼說:

「學友!起來,你已被世尊看見,你不能與比丘們一起共住。」

當這麼說時,那個人保持沈默。

第二次,尊者目揵連對那個人這麼說:

「學友!起來,你已被世尊看見,你不能與比丘們一起共住。」

第二次,那個人保持沈默。

第三次,尊者目揵連對那個人這麼說:

「學友!起來,你已被世尊看見,你不能與比丘們一起共住。」

第三次,那個人保持沈默。

那時,尊者目揵連抓住那個人的手臂後,拉出門外,上門閂後,去見世尊。抵達後,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那個人已被我拉出去了,[此]眾是清淨的,請世尊為比丘們誦說波羅提木叉。」

「不可思議啊,目揵連!未曾有啊,目揵連!多麼無用的男子,直到[讓人]來抓住手臂。」

那時,世尊召喚比丘們:

「比丘們!現在,你們應該[自己]作布薩、誦說波羅提木叉,比丘們,現在,從今天起我不作布薩、誦說波羅提木叉。比丘們!如來會在不清淨之眾中誦說波羅提木叉,這是不可能的、沒機會的。

比丘們!阿修羅們看見這大海中有八個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因而在大海中歡樂,哪八個呢?

比丘們!大海次第低斜、次第傾斜、次第坡斜,不急速地如斷崖。比丘們!凡大海次第低斜、次第傾斜、次第坡斜,不急速地如斷崖者,比丘們!這是阿修羅們看見大海中的第一個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因而在大海中歡樂。……(中略)(應該依前經那樣使之詳細)。

再者,比丘們!大海是大生物的住所,在那裡,這些大生物:提麋魚、提麋格勒魚、提麋樂逼格勒魚、阿修羅、龍、乾達婆,在大海中個體有一百由旬、……(中略)五百由旬。比丘們!凡大海是大生物的住所,在那裡,這些大生物:提麋魚、提麋格勒魚、提麋樂逼格勒魚、阿修羅、龍、乾達婆,在大海中個體有一百由旬、……(中略)五百由旬者,比丘們!這是阿修羅們看見大海中的第八個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因而在大海中歡樂。

比丘們!阿修羅們看見大海中有這八個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因而在大海中歡樂。

同樣的,比丘們!比丘們看見這法與律中有八個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因而在這法與律中歡樂,哪八個呢?

比丘們!猶如大海次第低斜、次第傾斜、次第坡斜,不急速地如斷崖。同樣的,比丘們!在這法與律中次第學、次第作、次第行,不急速地有完全智的通達。比丘們!凡在這法與律中次第學、次第作、次第行,不急速地有完全智的通達者,比丘們!這是比丘們看見這法與律中的第一個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因而在這法與律中歡樂。……(中略)。

比丘們!猶如大海是大生物的住所,在那裡,這些大生物:提麋魚、提麋格勒魚、提麋樂逼格勒魚、阿修羅、龍、乾達婆,在大海中個體有一百由旬、……(中略)五百由旬。同樣的,比丘們!這法與律是大生物的住所,在那裡,這些大生物是入流者、為了入流果的作證之向道者、……(中略)阿羅漢、為了阿羅漢果的作證之向道者。比丘們!這法與律是大生物的住所,在那裡,這些大生物是入流者、為了入流果的作證之向道者、……(中略)阿羅漢、為了阿羅漢果的作證之向道者,比丘們!這是比丘們看見這法與律中的第八個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因而在這法與律中歡樂。」

大品第二,其攝頌:

「衛勒若、獅子、駿馬,未調馬與垢,
差使、二則繫縛,玻哈蠟大、布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