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8集25經

摩訶男經

有一次,世尊住在釋迦族人的迦毘羅衛城尼拘律園。

那時,釋迦族人摩訶男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釋迦族人摩訶男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什麼情形是優婆塞?」

「摩訶男!當已歸依佛、已歸依法、已歸依僧團,摩訶男!這個情形,他是優婆塞。」

「大德!什麼情形是持戒的優婆塞呢?」

「摩訶男!當優婆塞是離殺生者,是離未給予而取者,是離邪淫者,是離妄語者,是離榖酒、果酒、酒放逸處者時,摩訶男!這個情形是持戒的優婆塞。」

「又,大德!什麼情形優婆塞是為自己利益而非他人利益的行者呢?」

「摩訶男!當優婆塞自己是信具足者,但不勸導他人信之具足;自己是戒具足者,但不勸導他人戒具足;自己是施捨具足者,但不勸導他人施捨具足;自己是欲見諸比丘者,但不勸導他人見諸比丘;自己是欲聽聞正法者,但不勸導他人正法之聽聞;自己是對所聽聞的法生起憶持者,但不勸導他人法之憶持;自己是觀察所聽聞法的義理者,但不勸導他人義理之觀察;自己了知義理、了知法後成為法、隨法行者,但不勸導他人法、隨法行;摩訶男!這個情形優婆塞是為自己利益而非他人利益的行者。」

「又,大德!什麼情形優婆塞是為自己利益與他人利益的行者呢?」

「摩訶男!當優婆塞自己是信具足者,也勸導他人信之具足;自己是戒具足者,也勸導他人戒具足;自己是施捨具足者,也勸導他人施捨具足;自己是欲見諸比丘者,也勸導他人見諸比丘;自己是欲聽聞正法者,也勸導他人正法之聽聞;自己是對所聽聞的法生起憶持者,也勸導他人法之憶持;自己是觀察所聽聞法的義理者,也勸導他人義理之觀察;自己了知義理、了知法後成為法、隨法行者,也勸導他人法、隨法行;摩訶男!這個情形優婆塞是為自己利益與他人利益的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