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8集74經

死念經第二

有一次,世尊住在親戚村的磚屋中。

在那裡,世尊召喚比丘們:……(中略)

「比丘們!當死念已修習、已多修習時,有大果、大效益、不死的堅固立足處、不死的終結。比丘們!當死念如何修習、如何多修習時,有大果、大效益、不死的堅固立足處、不死的終結呢?

比丘們!這裡,當白天已過,夜來臨時,比丘像這樣深慮:『由許多緣,有我的死:蛇可能會咬我,或蠍子可能會咬我,或蜈蚣可能會咬我,我因此可能會死亡,那可能對我會有障礙;絆倒後可能會墮落;或所吃的食物可能會障害我;或我的膽汁可能會不穩定;我的痰可能會不穩定;或我的刀風可能會不穩定;或人們可能攻擊我;或非人可能攻擊我,我因此可能會死亡,那可能對我會有障礙。』比丘們!因為那樣,比丘應該像這樣深慮:『如果我夜裡死了,有我未捨斷的惡不善法作障礙嗎?』

比丘們!當觀察時,如果比丘這麼知道:『如果我夜裡死了,有我未捨斷的惡不善法作障礙。』比丘們!因為那樣,比丘應該為那些惡不善法的捨斷作極度的意欲、精進、勇猛、努力、不畏縮、正念、正知。比丘們!猶如衣服或頭被燒者應該為那衣服或頭的熄滅作極度的意欲、精進、勇猛、努力、不畏縮、正念、正知,同樣的,比丘們!因為那樣,比丘應該為那些惡不善法的捨斷作極度的意欲、精進、勇猛、努力、不畏縮、正念、正知。

比丘們!當觀察時,如果比丘這麼知道:『如果我夜裡死了,沒有我未捨斷的惡不善法作障礙。』比丘們!因為那樣,比丘就能以那喜、悅而住,在善法上日夜隨學。

比丘們!這裡,當夜已過,白天來臨時,比丘像這樣深慮:『由許多緣,有我的死:蛇可能會咬我,或蠍子可能會咬我,或蜈蚣可能會咬我,我因此可能會死亡,那可能對我會有障礙;絆倒後可能會墮落;或所吃的食物可能會障害我;或我的膽汁可能會不穩定;我的痰可能會不穩定;或我的刀風可能會不穩定;或人們可能攻擊我;或非人可能攻擊我,我因此可能會死亡,那可能對我會有障礙。』比丘們!因為那樣,比丘應該像這樣深慮:『如果我白天死了,有我未捨斷的惡不善法作障礙嗎?』

比丘們!當觀察時,如果比丘這麼知道:『如果我白天死了,有我未捨斷的惡不善法作障礙。』比丘們!因為那樣,比丘應該為那些惡不善法的捨斷作極度的意欲、精進、勇猛、努力、不畏縮、正念、正知。比丘們!猶如衣服或頭被燒者應該為那衣服或頭的熄滅作極度的意欲、精進、勇猛、努力、不畏縮、正念、正知,同樣的,比丘們!因為那樣,比丘應該為那些惡不善法的捨斷作極度的意欲、精進、勇猛、努力、不畏縮、正念、正知。

比丘們!當觀察時,如果比丘這麼知道:『如果我白天死了,沒有我未捨斷的惡不善法作障礙。』比丘們!因為那樣,比丘就能以那喜、悅而住,在善法上日夜隨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