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8集8經

鬱多羅的壞失經

有一次,尊者鬱多羅住在摩西色哇堵的森給亞葛山榕樹網。

在那裡,尊者鬱多羅召喚比丘們:

「學友們!比丘是經常省察自己壞失者,那是好的;學友們!比丘是經常省察他人壞失者,那是好的;學友們!比丘是經常省察自己成就者,那是好的;學友們!比丘是經常省察他人成就者,那是好的。」

當時,毘沙門大王以某些必須作的事從北方往南方行。毘沙門大王聽見尊者鬱多羅在摩西色哇堵的森給亞葛山榕樹網這麼教導比丘們法:「學友們!比丘是經常省察自己壞失者,那是好的;學友們!比丘是經常省察他人壞失者,那是好的;學友們!比丘是經常省察自己成就者,那是好的;學友們!比丘是經常省察他人成就者,那是好的。」

那時,毘沙門大王猶如有力氣的男子能伸直彎曲的手臂,或彎曲伸直的手臂那樣[快]地在摩西色哇堵的森給亞葛山榕樹網消失,出現在三十三天中。

那時,毘沙門大王去見天帝釋。抵達後,對天帝釋這麼說:

「真的,親愛的先生!你應該知道,這位尊者鬱多羅在摩西色哇堵的森給亞葛山榕樹網這麼教導比丘們法:『學友們!比丘是經常省察自己壞失者,那是好的;學友們!比丘是經常省察他人壞失者,……(中略)自己成就者……省察他人成就者……。』」

那時,天帝釋猶如有力氣的男子能伸直彎曲的手臂,或彎曲伸直的手臂那樣[快]地在三十三天消失,出現在摩西色哇堵的森給亞葛山榕樹網。

那時,天帝釋去見尊者鬱多羅。抵達後,向尊者鬱多羅問訊,接著在一旁站立。在一旁站好後,天帝釋對尊者鬱多羅這麼說:

「是真的嗎?大德!尊者鬱多羅這麼教導比丘們法:『學友們!比丘是經常省察自己壞失者,那是好的;學友們!比丘是經常省察他人壞失者,……(中略)自己成就者……省察他人成就者……。』」

「是的,天帝!」

「大德!這是尊者鬱多羅自己的辯才,或者,是那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之語呢?」

「那樣的話,天帝!我為你作譬喻,智者在這裡以一些譬喻而知所說的義理。

天帝!猶如在村落或城鎮不遠處有大堆穀物,如果大群眾從那裡以扁擔、籃子、腰、合掌搬運穀物,天帝!凡前往那大群眾後如果這麼問:『你們從哪裡搬運穀物呢?』天帝!當如何回答時,那大群眾回答了正確的回答呢?」

「大德!那大群眾回答了正確的回答:『我們從那大堆穀物搬運穀物。』」

「同樣的,天帝!凡任何善說,全都是那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之語,我們與其他人從那裡一一取來後而說。」

「不可思議啊,大德!未曾有啊,大德!這被尊者鬱多羅多麼善說:『凡任何善說,全都是那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之語,我們與其他人從那裡一一取來後而說。』鬱多羅大德!這裡,有一次,在提婆達多離去不久時,世尊住在王舍城耆闍崛山。在那裡,關於提婆達多之事,世尊召喚比丘們:『比丘們!比丘是經常省察自己壞失者,那是好的;比丘們!比丘是經常省察他人壞失者,……(中略)自己成就者,……省察他人成就者,……比丘們!被八不正法征服,心被佔據,提婆達多墮惡趣,墮地獄持續一劫,不可救濟,哪八個呢?比丘們!被得到征服,心被佔據,提婆達多墮惡趣,墮地獄持續一劫,不可救濟;比丘們!被得不到……(中略)比丘們!被有名……比丘們!被無名……比丘們!被恭敬……比丘們!被不恭敬……比丘們!被惡欲求……比丘們!被惡朋友征服,心被佔據,提婆達多墮惡趣,墮地獄持續一劫,不可救濟,比丘們!被這八不正法征服,心被佔據,提婆達多墮惡趣,墮地獄持續一劫,不可救濟。

比丘們!比丘能住於一再征服已生起的得到,那是好的;……(中略)已生起的得不到……已生起的有名……已生起的無名……已生起的恭敬……已生起的不恭敬……已生起的惡欲求……能住於一再征服已生起的惡朋友,那是好的。

比丘們!緣於什麼理由而比丘應該住於一再征服已生起的得到,已生起的得不到……(中略)已生起的有名……已生起的無名……已生起的恭敬……已生起的不恭敬……已生起的惡欲求……應該住於一再征服已生起的惡朋友呢?

比丘們!因為,當住於不能征服已生起的得到時,會生起煩惱、惱害、熱惱;當住於能征服已生起的得到時,他們沒有像這樣的煩惱、惱害、熱惱,比丘們!因為,當住於不能征服已生起的得不到時,……(中略)已生起的有名……已生起的無名……已生起的恭敬……已生起的不恭敬……已生起的惡欲求……當住於不能征服已生起的惡朋友時,會生起煩惱、惱害、熱惱;當住於能征服已生起的惡朋友時,他們沒有像這樣的煩惱、惱害、熱惱,比丘們!緣於[此]理由而比丘應該住於一再征服已生起的得到,已生起的得不到……(中略)已生起的有名……已生起的無名……已生起的恭敬……已生起的不恭敬……已生起的惡欲求……應該住於一再征服已生起的惡朋友。

比丘們!因此,在這裡,你們應該這麼學:「我們要住於一再征服已生起的得到;……(中略)已生起的得不到……已生起的有名……已生起的無名……已生起的恭敬……已生起的不恭敬……已生起的惡欲求……我們要住於一再征服已生起的惡朋友。」比丘們!你們應該這麼學。』

鬱多羅大德!這個法門只在人間四眾: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這個範圍,不在任何[其他]地方被現起,大德!請尊者鬱多羅學習這個法門;大德!請尊者鬱多羅學得這個法門;大德!請尊者鬱多羅憶持這個法門,大德!這個法門具利益,是梵行的基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