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9集11經

獅子吼經

有一次,尊者舍利弗住在舍衛城祇樹林給孤獨園。

那時,尊者舍利弗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坐在一旁。在一旁坐好後,尊者舍利弗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我已在舍衛城住過雨季安居,大德!我想要出發到[鄉村]地方旅行。」

「舍利弗!現在,你考量適當的時間。」

那時,尊者舍利弗起座向世尊問訊,然後作右繞,接著離開。

那時,某位比丘在尊者舍利弗離開不久時,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尊者舍利弗撞到我,沒道歉就出發旅行。」

那時,世尊召喚某位比丘:

「來!比丘!你以我的名義召喚舍利弗:『舍利弗學友!大師召喚你。』」

「是的,大德!」那位比丘回答世尊後,就去見尊者舍利弗。抵達後,對尊者舍利弗這麼說:

「舍利弗學友!大師召喚你。」

「是的,學友!」尊者舍利弗回答那位比丘。

當時,尊者大目揵連、尊者阿難取鑰匙後在住處來回[,呼喚]:

「出來吧,尊者們!出來吧,尊者們!這裡,尊者舍利弗將在世尊面前作獅子吼。」

那時,尊者舍利弗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坐在一旁。在一旁坐好後,世尊對尊者舍利弗這麼說:

「舍利弗!這裡,某位同梵行者抱怨你:『大德!尊者舍利弗撞到我,沒道歉就出發旅行。』」

「大德!如果身至念者會有[正念]在身上不現前的話,他會撞到某位同梵行者,沒道歉就出發旅行。

大德!猶如他們在地上丟清淨的、不清淨的、沾糞便之物、沾尿液之物、沾唾液之物、沾膿汁之物、沾血液之物,地不因為那樣而苦惱、羞恥、厭嫌。同樣的,大德!我住於心與地相同:廣大的、高大的、無量的,無怨恨的、無惡意的。大德!如果身至念者會有[正念]在身上不現前的話,他會撞到某位同梵行者,沒道歉就出發旅行。

大德!猶如他們在水中洗清淨的、不清淨的、沾糞便之物、沾尿液之物、沾唾液之物、沾膿汁之物、沾血液之物,水不因為那樣而苦惱、羞恥、厭嫌。同樣的,大德!我住於心與水相同:廣大的、高大的、無量的,無怨恨的、無惡意的。大德!如果身至念者會有[正念]在身上不現前的話,他會撞到某位同梵行者,沒道歉就出發旅行。

大德!猶如火燒清淨的、不清淨的、沾糞便之物、沾尿液之物、沾唾液之物、沾膿汁之物、沾血液之物,火不因為那樣而苦惱、羞恥、厭嫌。同樣的,大德!我住於心與火相同:廣大的、高大的、無量的,無怨恨的、無惡意的。大德!如果身至念者會有[正念]在身上不現前的話,他會撞到某位同梵行者,沒道歉就出發旅行。

大德!猶如風吹清淨的、不清淨的、沾糞便之物、沾尿液之物、沾唾液之物、沾膿汁之物、沾血液之物,風不因為那樣而苦惱、羞恥、厭嫌。同樣的,大德!我住於心與風相同:廣大的、高大的、無量的,無怨恨的、無惡意的。大德!如果身至念者會有[正念]在身上不現前的話,他會撞到某位同梵行者,沒道歉就出發旅行。

大德!猶如撢子掃除清淨的、不清淨的、沾糞便之物、沾尿液之物、沾唾液之物、沾膿汁之物、沾血液之物,撢子不因為那樣而苦惱、羞恥、厭嫌。同樣的,大德!我住於心與撢子相同:廣大的、高大的、無量的,無怨恨的、無惡意的。大德!如果身至念者會有[正念]在身上不現前的話,他會撞到某位同梵行者,沒道歉就出發旅行。

大德!猶如手拿盤子、衣衫襤褸的賤民童子、賤民童女準備好謙虛的心後,進入村落或城鎮。同樣的,大德!我住於心與賤民童子、賤民童女相同:廣大的、高大的、無量的,無怨恨的、無惡意的。大德!如果身至念者會有[正念]在身上不現前的話,他會撞到某位同梵行者,沒道歉就出發旅行。

大德!猶如被切斷角、柔和、已被善調御、已被善調伏的公牛從街道到街道;從十字路口到十字路口遊蕩,而不以腳或角傷害任何東西。同樣的,大德!我住於心與被切斷角的公牛相同:廣大的、高大的、無量的,無怨恨的、無惡意的。大德!如果身至念者會有[正念]在身上不現前的話,他會撞到某位同梵行者,沒道歉就出發旅行。

大德!猶如年輕、年少、喜好裝飾、洗過頭的女子或男子,如果在頸部被懸掛蛇屍或狗屍或人屍,會苦惱、羞恥、厭嫌。同樣的,大德!我被這腐臭身苦惱、羞恥、厭嫌。大德!如果身至念者會有[正念]在身上不現前的話,他會撞到某位同梵行者,沒道歉就出發旅行。

大德!猶如男子運搬有種種孔隙、滲漏、正在流出的膏瓶。同樣的,大德!我運搬這有種種孔隙、滲漏、正在流出的身體。大德!如果身至念者會有[正念]在身上不現前的話,他會撞到某位同梵行者,沒道歉就出發旅行。」

那時,那位比丘起座,整理上衣到一邊肩膀,以頭落在世尊的腳上,然後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我犯了過錯,如愚者、如愚昧者、如不善者:我以不存在的、虛偽的、虛妄的、不實的誹謗尊者舍利弗,大德!為了未來的自制,請世尊原諒我那樣的罪過為罪過。」

「比丘!你確實犯了過錯,如愚者、如愚昧者、如不善者:你以不存在的、虛偽的、虛妄的、不實的誹謗尊者舍利弗。但,比丘!由於你對罪過見到是罪過後如法懺悔,我們原諒你。比丘!凡對罪過見到是罪過後如法懺悔者,未來做到自制,在聖者之律中,這是增長。」

那時,世尊召喚尊者舍利弗:

「舍利弗!就在那裡,他的頭裂成七片以前,原諒這位愚鈍男子。」

「大德!我原諒那位尊者,如果那位尊者對我這麼說:『也請那位尊者原諒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