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9集20經

偉拉麼經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祇樹林給孤獨園。

那時,屋主給孤獨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世尊對屋主給孤獨這麼說:

「屋主!在你家中,布施是否被施與呢?」

「大德!在我家中,布施被施與,但,是那粗的碎米飯伴酸粥。」

「屋主!如果施與粗的或勝妙的布施,不恭敬地施與,不誠心地施與,不以自己的手施與,丟棄式地施與,[以果報]不到來的見解而施與,則不論布施的果報發生與否,心不彎向上妙食物的受用,心不彎向上妙衣服的受用,心不彎向上妙車乘的受用,心不彎向上妙五種欲的受用,凡他們是[他的]『兒子』或『妻子』或『奴隸』或『僕人』或『工人』者,他們不想聽、不傾耳、不用心了知[他],那是什麼原因呢?屋主!這是作這樣不恭敬業的果報。

「屋主!如果施與粗的或勝妙的布施,恭敬地施與,尊敬地施與,以自己的手施與,非丟棄式地施與,[以果報]到來的見解而施與,則不論布施的果報發生與否,心彎向上妙食物的受用,心彎向上妙車乘的受用,心彎向上妙五種欲的受用,凡他們是[他的]『兒子』或『妻子』或『奴隸』或『僕人』或『工人』者,他們想聽、傾耳、用心了知[他],那是什麼原因呢?屋主!這是作這樣恭敬業的果報。

屋主!從前,有位名叫偉拉麼的婆羅門,他這麼施與布施、大布施:施與八萬四千裝著白銀的黃金鉢、施與八萬四千裝著黃金的銀鉢、施與八萬四千裝著金條的銅鉢、施與八萬四千頭[配戴]黃金裝飾,黃金旗幟,被金絲網覆蓋的象、施與八萬四千輛獅子皮圍繞,老虎皮圍繞,豹皮圍繞,黃毛毯圍繞,黃金裝飾,黃金旗幟,被金絲網覆蓋的車、施與八萬四千頭[配戴]黃麻繫繩,青銅牛奶桶的乳牛、施與八萬四千環裝著寶石耳飾的少女、施與八萬四千座長羊毛覆蓋的、白羊毛布覆蓋的、頂級羚鹿皮覆蓋的,有頂篷,兩端有紅色枕墊的床座、施與八萬四千俱胝精緻的亞麻衣、精緻的絲綢衣、精緻的毛衣、精緻的木綿衣的衣服,更不用說食物、飲料、硬食、軟食、可以舔的食物、可以飲的食物,像河溢流出來那樣。

而,屋主!你可能會這麼想:『那時的那位施與像這麼大布施的偉拉麼婆羅門是別人。』但,屋主!不應該這樣認為,我是那時的偉拉麼婆羅門,我施與像這麼大的布施。又,屋主!在那布施中,沒有任何人是應該被供養者,沒有人使施物清淨。

屋主!比起偉拉麼婆羅門施與布施、大布施,如果使一位[正]見具足者食用,這因此而有更大果報;比起如果使百位[正]見具足者食用,如果使一位一來者食用,這因此而有更大果報;比起如果使百位一來者食用,如果使一位不還者食用,……(中略)比起如果使百位不還者食用,如果使一位阿羅漢食用,……比起如果使百位阿羅漢食用,如果使一位辟支佛食用,……比起如果使百位辟支佛食用,如果使如來、阿羅漢、遍正覺者食用,……佛陀為上首的比丘僧團食用,……如果為四方僧團建造住處,……如果有明淨心歸依佛、法、僧團……比起如果有明淨心受持學處:戒絕殺生、戒絕未給予而取、戒絕邪淫、戒絕妄語、戒絕榖酒、果酒、酒放逸處,如果修習慈心甚至如擠牛奶時拉一次奶頭那樣短的時間,這因此而有更大果報。

屋主!比起偉拉麼婆羅門施與布施、大布施,如果使一位[正]見具足者食用,……比起如果使百位[正]見具足者食用,如果使一位一來者食用,……比起如果使百位一來者食用,如果使一位不還者食用,……比起如果使百位不還者食用,如果使一位阿羅漢食用,……比起如果使百位阿羅漢食用,如果使一位辟支佛受用,……比起如果使百位辟支佛食用,如果使如來、阿羅漢、遍正覺者食用,……比起如果使佛陀為上首的比丘僧團食用,如果為四方僧團建造住處,……比起如果有明淨心歸依佛、法、僧團,如果有明淨心受持學處:戒絕殺生、……戒絕榖酒、果酒、酒放逸處,……比起如果修習慈心甚至如擠牛奶時拉一次奶頭那樣短的時間,如果修習無常想如彈指那樣短的時間,這因此而有更大果報。」

獅子吼品第二,其攝頌:

「吼聲與有餘依,拘絺羅與三彌離提,
腫瘤、想、家、慈,天神與偉拉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