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9集26經

石柱經

有一次,尊者舍利弗與尊者月光子住在王舍城栗鼠飼養處的竹林中。

在那裡,尊者月光子召喚比丘們:

「學友們!提婆達多對比丘們這麼教導法:『學友們!當比丘的心以心累積時,這位比丘能適合記說:「我了知:『出生已盡,梵行已完成,應該作的已作,不再有這樣[輪迴]的狀態了。』」』」

當這麼說時,尊者舍利弗對尊者月光子這麼說:

「月光子學友!提婆達多對比丘們不[應]這麼教導法:『學友們!當比丘的心以心累積時,這位比丘能適合記說:「我了知:『出生已盡,梵行已完成,應該作的已作,不再有這樣[輪迴]的狀態了。』」』但,月光子學友!提婆達多對比丘們[應]這麼教導法:『學友們!當比丘的心以心善累積時,這位比丘能適合記說:「我了知:『出生已盡,梵行已完成,應該作的已作,不再有這樣[輪迴]的狀態了。』」』」

第二次,尊者月光子召喚比丘們:

「學友們!提婆達多對比丘們這麼教導法:『學友們!當比丘的心以心累積時,這位比丘能適合記說:「我了知:『出生已盡,梵行已完成,應該作的已作,不再有這樣[輪迴]的狀態了。』」』」

第二次,尊者舍利弗對尊者月光子這麼說:

「月光子學友!提婆達多對比丘們不[應]這麼教導法:『學友們!當比丘的心以心累積時,這位比丘能適合記說:「我了知:『出生已盡,梵行已完成,應該作的已作,不再有這樣[輪迴]的狀態了。』」』但,月光子學友!提婆達多對比丘們[應]這麼教導法:『學友們!當比丘的心以心善累積時,這位比丘能適合記說:「我了知:『出生已盡,梵行已完成,應該作的已作,不再有這樣[輪迴]的狀態了。』」』」

第三次,尊者月光子召喚比丘們:

「學友們!提婆達多對比丘們這麼教導法:『學友們!當比丘的心以心累積時,這位比丘能適合記說:「我了知:『出生已盡,梵行已完成,應該作的已作,不再有這樣[輪迴]的狀態了。』」』」

第三次,尊者舍利弗對尊者月光子這麼說:

「月光子學友!提婆達多對比丘們不[應]這麼教導法:『學友們!當比丘的心以心累積時,這位比丘能適合記說:「我了知:『出生已盡,梵行已完成,應該作的已作,不再有這樣[輪迴]的狀態了。』」』但,月光子學友!提婆達多對比丘們[應]這麼教導法:『學友們!當比丘的心以心善累積時,這位比丘能適合記說:「我了知:『出生已盡,梵行已完成,應該作的已作,不再有這樣[輪迴]的狀態了。』」』」

「學友!比丘的心如何以心善累積呢?[知道:]『我的心是離貪的。』[他的]心以心善累積;[知道:]『我的心是離瞋的。』[他的]心以心善累積;[知道:]『我的心是離癡的。』[他的]心以心善累積;[知道:]『我的心是非有貪法。』[他的]心以心善累積;[知道:]『我的心是非有瞋法。』[他的]心以心善累積;[知道:]『我的心是非有癡法。』[他的]心以心善累積;[知道:]『我的心是不退轉至欲有之法。』[他的]心以心善累積;[知道:]『我的心是不退轉至色有之法。』[他的]心以心善累積;[知道:]『我的心是不退轉至無色有之法。』[他的]心以心善累積。』

學友!當比丘的心這樣完全解脫時,即使能被眼識知的強大色來到眼的領域,也不能佔據他的心,他仍保有不雜染的心,穩固、泰然,而隨觀衰滅。

學友!猶如有十六肘的石柱,其八肘部分是在下面的基礎,八肘在基礎之上。那時,如果從東方來了暴風雨,不會被動搖,不會被震動;那時,如果從西方……(中略)那時,如果從北方……(中略)那時,如果從南方來了暴風雨,不會被動搖,不會被震動,那是什麼原因呢?比丘們![因為]石柱的深基礎與被善埋之狀態。同樣的,學友!當比丘的心這樣完全解脫時,即使能被眼識知的強大色來到眼的領域,也不能佔據他的心,他仍保有不雜染的心,穩固、泰然,而隨觀衰滅。

即使能被耳識知的強大聲音……能被鼻識知的氣味……能被舌識知的味道……能被身識知的所觸……能被意識知的強大法來到意的領域,也不能佔據他的心,他仍保有不雜染的心,穩固、泰然,而隨觀衰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