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9集3經

昧西亞經

有一次,世尊住在者里嘎的者里嘎山。當時,尊者昧西亞為侍者。

那時,尊者昧西亞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尊者昧西亞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我想要為食物進入若堵村。」

「昧西亞!現在,你考量適當的時間[出發]吧。」

那時,尊者昧西亞在午前時穿好衣服後,取鉢與僧衣,為了托鉢進入若堵村。

在若堵村為了托鉢而行後,食畢,從施食處返回,前往基咪嘎拉河河岸。當尊者昧西亞在基咪嘎拉河河岸徒步散步、徘徊時,看見清淨的、令人愉快的芒果園,看見後,心想:

「這芒果園確實是清淨的、令人愉快的,這裡對欲求勤奮的善男子來說,確實是適合的勤奮處,如果世尊允許我,我應該來這芒果園勤奮處。」

那時,尊者昧西亞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尊者昧西亞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這裡,我在午前時穿好衣服後,取鉢與僧衣,為了托鉢進入若堵村。在若堵村為了托鉢而行後,食畢,從施食處返回,前往基咪嘎拉河河岸。大德!當我在基咪嘎拉河河岸徒步散步、徘徊時,看見清淨的、令人愉快的芒果園,看見後,心想:『這芒果園確實是清淨的、令人愉快的,這裡對欲求勤奮的善男子來說,確實是適合的勤奮處,如果世尊允許我,我應該來這芒果園勤奮處。』如果世尊允許我,我應該去那芒果園勤奮處。」

「昧西亞!我只有一個人,請你等其他比丘來了再去。」

第二次,尊者昧西亞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世尊不再有任何更進一步應作的,對已作的不再有增加,但,大德!我還有更進一步應作的,對已作的[還]存在增大,如果世尊允許我,我應該去那芒果園勤奮處。」

「昧西亞!我只有一個人,請你等其他比丘來了再去。」

第三次,尊者昧西亞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世尊不再有任何更進一步應作的,對已作的不再有增加,但,大德!我還有更進一步應作的,對已作的[還]存在增大,如果世尊允許我,我應該去那芒果園勤奮處。」

「昧西亞!你一直說『勤奮』,我們還能說什麼!昧西亞!現在,你考量適當的時間[出發]吧。」

那時,尊者昧西亞起座向世尊問訊,然後作右繞,接著前往那芒果園。抵達後,進入那芒果園,坐在某棵樹下作中午的休息。那時,當尊者昧西亞住在那芒果園時,多數時候生起三惡不善尋,即:欲尋、惡意尋、加害尋。那時,尊者昧西亞心想:

「實在不可思議啊,先生!實在未曾有啊,先生!我確實由於信,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但卻仍被這三惡不善尋:被欲尋、惡意尋、加害尋染著。」

那時,尊者昧西亞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尊者昧西亞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這裡,當我住在那芒果園時,多數時候生起三惡不善尋,即:欲尋、惡意尋、加害尋。大德!那時,我心想:『實在不可思議啊,先生!實在未曾有啊,先生!我確實由於信,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但卻仍被這三惡不善尋:被欲尋、惡意尋、加害尋染著。』」

「昧西亞!當心解脫未成熟時,有五法導向成熟,哪五個呢?

昧西亞!這裡,比丘有善友、善伴侶、善同志,昧西亞!當心解脫未成熟時,這是第一個導向成熟之法。

再者,昧西亞!比丘是持戒者,他住於被波羅提木叉的自制所防護,具足正行和行境,在微罪中看見可怕,在學處上受持後學習,昧西亞!當心解脫未成熟時,這是第二個導向成熟之法。

再者,昧西亞!凡這削減、隨應於心離蓋的談論,即:少欲論、知足論、獨居論、不交際論、活力激發論、戒論、定論、慧論、解脫論、解脫智見論,對如此之論是隨欲獲得者、不困難獲得者、無困難獲得者,昧西亞!當心解脫未成熟時,這是第三個導向成熟之法。

再者,昧西亞!比丘住於為了不善法的捨斷、為了善法的具足而活力已被發動的,剛毅、堅固的努力,不輕忽在善法上的責任,昧西亞!當心解脫未成熟時,這是第四個導向成熟之法。

再者,昧西亞!比丘是有慧者,具備導向生起與滅沒之慧;聖、洞察,導向苦的完全滅盡[之慧],昧西亞!當心解脫未成熟時,這是第五個導向成熟之法。

昧西亞!當比丘有善友時,這應該可以被預期:他必將是持戒者,……(中略)將會在學處上受持後學習;昧西亞!當比丘有善友時,這應該可以被預期:凡這削減、隨應於心離蓋的談論,即:少欲論、知足論、獨居論、不交際論、活力激發論、……(中略)解脫智見論,對如此之論是隨欲獲得者、不困難獲得者、無困難獲得者;昧西亞!當比丘有善友時,這應該可以被預期:他必將住於為了不善法的捨斷、……(中略)不輕忽在善法上的責任;昧西亞!當比丘有善友時,這應該可以被預期:他必將是有慧者,……(中略)導向苦的完全滅盡[之慧]。

又,昧西亞!比丘在這五法上住立後,應該更進一步修習四法:應該為捨斷貪而修習不淨、應該為捨斷惡意而修習慈、應該為斷絕尋而修習入出息念、應該為根除我是之慢而修習無常想。昧西亞!對無常想者來說,無我想確立,無我想者根除了我是之慢,當生到達涅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