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9集33經

次第住處等至經

「比丘們!我將教導這九次第住處等至,你們要聽!……(中略)比丘們!什麼是九次第住處等至呢?

我說:『諸欲被滅之處,凡一一滅諸欲後而住者,確實,那些尊者是無飢者、寂滅者、度脫者、那個部分已到彼岸者。』凡如果這麼說:『在哪裡諸欲被滅,誰一一滅諸欲後而住,我不知道這個;我沒看見這個。』像這樣,他應該被這麼說:『學友!這裡,比丘從離欲、離不善法後,進入後住於有尋、有伺,離而生喜、樂的初禪,在這裡諸欲被滅,他們一一滅諸欲後而住。』比丘們!確實,不狡猾者、不偽詐者應該歡喜、應該隨喜而說:『好!』歡喜、隨喜而說:『好!』後,禮敬、合掌,他應該侍奉[他們]。

我說:『尋與伺被滅之處,凡一一滅尋與伺後而住者,確實,那些尊者是無飢者、寂滅者、度脫者、那個部分已到彼岸者。』凡如果這麼說:『在哪裡尋與伺被滅,誰一一滅尋與伺後而住,我不知道這個;我沒看見這個。』像這樣,他應該被這麼說:『學友!這裡,比丘以尋與伺的平息,[自信,一心,進入後住於無尋、無伺,定而生喜、樂的]第二禪,在這裡尋與伺被滅,他們一一滅尋與伺後而住。』比丘們!確實,不狡猾者、不偽詐者應該歡喜、應該隨喜而說:『好!』歡喜、隨喜而說:『好!』後,禮敬、合掌,他應該侍奉[他們]。

我說:『喜被滅之處,凡一一滅喜後而住者,確實,那些尊者是無飢者、寂滅者、度脫者、那個部分已到彼岸者。』凡如果這麼說:『在哪裡喜被滅,誰一一滅喜後而住,我不知道這個;我沒看見這個。』像這樣,他應該被這麼說:『學友!這裡,比丘以喜的褪去[與住於平靜,正念、正知,以身體感受樂,進入後住於這聖弟子宣說:『他是平靜、專注、住於樂者』]的第三禪,在這裡喜被滅,他們一一滅喜後而住。』比丘們!確實,不狡猾者、不偽詐者應該歡喜、應該隨喜而說:『好!』歡喜、隨喜而說:『好!』後,禮敬、合掌,他應該侍奉[他們]。

我說:『平靜之樂被滅之處,凡一一滅平靜之樂後而住者,確實,那些尊者是無飢者、寂滅者、度脫者、那個部分已到彼岸者。』凡如果這麼說:『在哪裡平靜之樂被滅,誰一一滅平靜之樂後而住,我不知道這個;我沒看見這個。』像這樣,他應該被這麼說:『學友!這裡,比丘以樂的捨斷與苦的捨斷,[及以之前喜悅與憂的滅沒,進入後住於不苦不樂,由平靜而正念遍淨的]第四禪,在這裡平靜之樂被滅,他們一一滅平靜之樂後而住。』比丘們!確實,不狡猾者、不偽詐者應該歡喜、應該隨喜而說:『好!』歡喜、隨喜而說:『好!』後,禮敬、合掌,他應該侍奉[他們]。

我說:『色想被滅之處,凡一一滅色想後而住者,確實,那些尊者是無飢者、寂滅者、度脫者、那個部分已到彼岸者。』凡如果這麼說:『在哪裡色想被滅,誰一一滅色想後而住,我不知道這個;我沒看見這個。』像這樣,他應該被這麼說:『學友!這裡,比丘以一切色想的超越,以有對想的滅沒,以不作意種種想[而知]:『虛空是無邊的』,進入後住於虛空無邊處,在這裡色想被滅,他們一一滅色想後而住。』比丘們!確實,不狡猾者、不偽詐者應該歡喜、應該隨喜而說:『好!』歡喜、隨喜而說:『好!』後,禮敬、合掌,他應該侍奉[他們]。

我說:『虛空無邊處想被滅之處,凡一一滅虛空無邊處想後而住者,確實,那些尊者是無飢者、寂滅者、度脫者、那個部分已到彼岸者。』凡如果這麼說:『在哪裡虛空無邊處想被滅,誰一一滅虛空無邊處想後而住,我不知道這個;我沒看見這個。』像這樣,他應該被這麼說:『學友!這裡,比丘以一切虛空無邊處的超越[而知]:『識是無邊的』,進入後住於識無邊處,在這裡虛空無邊處想被滅,他們一一滅虛空無邊處想後而住。』比丘們!確實,不狡猾者、不偽詐者應該歡喜、應該隨喜而說:『好!』歡喜、隨喜而說:『好!』後,禮敬、合掌,他應該侍奉[他們]。

我說:『識無邊處想被滅之處,凡一一滅識無邊處想後而住者,確實,那些尊者是無飢者、寂滅者、度脫者、那個部分已到彼岸者。』凡如果這麼說:『在哪裡識無邊處想被滅,誰一一滅識無邊處想後而住,我不知道這個;我沒看見這個。』像這樣,他應該被這麼說:『學友!這裡,比丘以一切識無邊處的超越[而知]:『什麼都沒有』,進入後住於無所有處,在這裡識無邊處想被滅,他們一一滅識無邊處想後而住。』比丘們!確實,不狡猾者、不偽詐者應該歡喜、應該隨喜而說:『好!』歡喜、隨喜而說:『好!』後,禮敬、合掌,他應該侍奉[他們]。

我說:『無所有處想被滅之處,凡一一滅無所有處想後而住者,確實,那些尊者是無飢者、寂滅者、度脫者、那個部分已到彼岸者。』凡如果這麼說:『在哪裡無所有處想被滅,誰一一滅無所有處想後而住,我不知道這個;我沒看見這個。』像這樣,他應該被這麼說:『學友!這裡,比丘以一切無所有處的超越,進入後住於非想非非想處,在這裡無所有處想被滅,他們一一滅無所有處想後而住。』比丘們!確實,不狡猾者、不偽詐者應該歡喜、應該隨喜而說:『好!』歡喜、隨喜而說:『好!』後,禮敬、合掌,他應該侍奉[他們]。

我說:『非想非非想處想被滅之處,凡一一滅非想非非想處想後而住者,確實,那些尊者是無飢者、寂滅者、度脫者、那個部分已到彼岸者。』凡如果這麼說:『在哪裡非想非非想處想被滅,誰一一滅非想非非想處想後而住,我不知道這個;我沒看見這個。』像這樣,他應該被這麼說:『學友!這裡,比丘以一切非想非非想處的超越,進入後住於想受滅,在這裡非想非非想處想被滅,他們一一滅非想非非想處想後而住。』比丘們!確實,不狡猾者、不偽詐者應該歡喜、應該隨喜而說:『好!』歡喜、隨喜而說:『好!』後,禮敬、合掌,他應該侍奉[他們]。

比丘們!這些是九次第住處等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