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9集34經

涅槃樂經

有一次,尊者舍利弗住在王舍城栗鼠飼養處的竹林中。

在那裡,尊者舍利弗召喚比丘們:

「學友們!這涅槃是樂的,這涅槃是樂的。」

當這麼說時,尊者優陀夷對尊者舍利弗這麼說:

「舍利弗學友!但,當在這裡沒有被感受的,在這裡有什麼樂呢?」

「學友!但,當在這裡沒有被感受的,在這裡這就是樂。學友!有這五種欲,那五種呢?能被眼識知,令人滿意的、可愛的、合意的、可愛樣子的、伴隨欲的、貪染的色;能被耳識知,……(中略)聲音;能被鼻識知,……(中略)氣味;能被舌識知,……(中略)味道;能被身識知,令人滿意的、可愛的、合意的、可愛樣子的、伴隨欲的、貪染的所觸,學友!這些被稱為五種欲,學友!凡緣這五種欲生起的樂與喜悅,這被稱為欲樂。

學友!比丘從離欲、[離不善法後,進入後住於有尋、有伺,離而生喜、樂的]初禪,學友!如果比丘以此住處住時,與欲俱行的想與作意生起,那是他的疾病。學友!猶如樂者如果生起苦,那只在疾病時,同樣的,那些與欲俱行的想與作意生起,那是他的疾病,學友!又,疾病被世尊說為苦,學友!以這法門,這應該被認知:涅槃是樂的。

再者,學友!比丘以尋與伺的平息,[自信,一心,進入後住於無尋、無伺,定而生喜、樂的]第二禪,學友!如果比丘以此住處住時,與尋俱行的想與作意生起,那是他的疾病。學友!猶如樂者如果生起苦,那只在疾病時,同樣的,那些與尋俱行的想與作意生起,那是他的疾病,學友!又,疾病被世尊說為苦,學友!以這法門,這應該被認知:涅槃是樂的。

再者,學友!比丘以喜的褪去[與住於平靜,正念、正知,以身體感受樂,進入後住於這聖弟子宣說:『他是平靜、專注、住於樂者』]的第三禪,學友!如果比丘以此住處住時,與喜俱行的想與作意生起,那是他的疾病。學友!猶如樂者如果生起苦,那只在疾病時,同樣的,那些與喜俱行的想與作意生起,那是他的疾病,學友!又,疾病被世尊說為苦,學友!以這法門,這應該被認知:涅槃是樂的。

再者,學友!比丘以樂的捨斷與苦的捨斷,[及以之前喜悅與憂的滅沒,進入後住於不苦不樂,由平靜而正念遍淨的]第四禪,學友!如果比丘以此住處住時,與{平靜}[樂?]俱行的想與作意生起,那是他的疾病。學友!猶如樂者如果生起苦,那只在疾病時,同樣的,那些與{平靜}[樂?]俱行的想與作意生起,那是他的疾病,學友!又,疾病被世尊說為苦,學友!以這法門,這應該被認知:涅槃是樂的。

再者,學友!比丘以一切色想的超越,以有對想的滅沒,以不作意種種想[而知]:『虛空是無邊的』,進入後住於虛空無邊處,學友!如果比丘以此住處住時,與色俱行的想與作意生起,那是他的疾病。學友!猶如樂者如果生起苦,那只在疾病時,同樣的,那些與色俱行的想與作意生起,那是他的疾病,學友!又,疾病被世尊說為苦,學友!以這法門,這應該被認知:涅槃是樂的。

再者,學友!比丘以一切虛空無邊處的超越[而知]:『識是無邊的』,進入後住於識無邊處,學友!如果比丘以此住處住時,與虛空無邊處俱行的想與作意生起,那是他的疾病。學友!猶如樂者如果生起苦,那只在疾病時,同樣的,那些與虛空無邊處俱行的想與作意生起,那是他的疾病,學友!又,疾病被世尊說為苦,學友!以這法門,這應該被認知:涅槃是樂的。

再者,學友!比丘以一切識無邊處的超越[而知]:『什麼都沒有』,進入後住於無所有處,學友!如果比丘以此住處住時,與識無邊處俱行的想與作意生起,那是他的疾病。學友!猶如樂者如果生起苦,那只在疾病時,同樣的,那些與識無邊處俱行的想與作意生起,那是他的疾病,學友!又,疾病被世尊說為苦,學友!以這法門,這應該被認知:涅槃是樂的。

再者,學友!比丘以一切無所有處的超越,進入後住於非想非非想處,學友!如果比丘以此住處住時,與無所有處俱行的想與作意生起,那是他的疾病。學友!猶如樂者如果生起苦,那只在疾病時,同樣的,那些與無所有處俱行的想與作意生起,那是他的疾病,學友!又,疾病被世尊說為苦,學友!以這法門,這應該被認知:涅槃是樂的。

再者,學友!比丘以一切非想非非想處的超越,進入後住於想受滅,並且以慧看見後,他的煩惱被滅盡,學友!以這法門,這應該被認知:涅槃是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