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9集36經

禪經

「比丘們!我說:依止初禪後,有諸煩惱的滅盡;比丘們!我說:依止第二禪後,有諸煩惱的滅盡;比丘們!我說:依止第三禪後,有諸煩惱的滅盡;比丘們!我說:依止第四禪後,有諸煩惱的滅盡;比丘們!我說:依止虛空無邊處後,有諸煩惱的滅盡;比丘們!我說:依止識無邊處後,有諸煩惱的滅盡;比丘們!我說:依止無所有處後,有諸煩惱的滅盡;比丘們!我說:依止非想非非想處後,有諸煩惱的滅盡;比丘們!我說:依止想受滅後,有諸煩惱的滅盡。

『比丘們!我說:依止初禪後,有諸煩惱的滅盡。』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什麼而說呢?這裡,比丘從離欲、[離不善法後,進入後住於有尋、有伺,離而生喜、樂的]初禪,凡存在於那裡的色的狀態、受的狀態、想的狀態、行的狀態、識的狀態,那些法他看作是無常的、苦的、病的、腫瘤的、箭的、禍的、疾病的、另一邊的、敗壞的、空的、無我的,他使心從那些法脫離;他使心從那些法脫離後,心集中於不死界:『這是寂靜的,這是勝妙的,即:一切行的止、一切依著的斷念、渴愛的滅盡、離貪、滅、涅槃。』當他在那裡住立時,到達諸煩惱的滅盡。如果因為那法貪、那法喜而沒達到諸煩惱的滅盡,則以五下分結的滅盡而為化生者,在那裡入了究竟涅槃,為不從彼世轉回者。

比丘們!猶如弓箭手或弓箭手的徒弟在[稻]草人形或泥堆上作訓練後,過些時候,他成為遠距離的看守者、閃電般的射手、巨大身體的破壞者。同樣的,比丘們!比丘從離欲、……(中略)初禪,凡存在於那裡的色的狀態、受的狀態、想的狀態、行的狀態、識的狀態,那些法他看作是無常的、苦的、病的、腫瘤的、箭的、禍的、疾病的、另一邊的、敗壞的、空的、無我的,他使心從那些法脫離;他使心從那些法脫離後,心集中於不死界:『這是寂靜的,這是勝妙的,即:一切行的止、一切依著的斷念、渴愛的滅盡、離貪、滅、涅槃。』當他在那裡住立時,到達諸煩惱的滅盡。如果因為那法貪、那法喜而沒達到諸煩惱的滅盡,則以五下分結的滅盡而為化生者,在那裡入了究竟涅槃,為不從彼世轉回者。『比丘們!我說:依止初禪後,有諸煩惱的滅盡。』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此而說。

『比丘們!我說:依止第二禪後,……(中略)比丘們!我說:依止第三禪後,……(中略)比丘們!我說:依止第四禪後,有諸煩惱的滅盡。』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什麼而說呢?這裡,比丘以樂的捨斷與苦的捨斷,及以之前喜悅與憂的滅沒,進入後住於不苦不樂,由平靜而正念遍淨的第四禪,凡存在於那裡的色的狀態、受的狀態、想的狀態、行的狀態、識的狀態,那些法他看作是無常的、苦的、病的、腫瘤的、箭的、禍的、疾病的、另一邊的、敗壞的、空的、無我的,他使心從那些法脫離;他使心從那些法脫離後,心集中於不死界:『這是寂靜的,這是勝妙的,即:一切行的止、一切依著的斷念、渴愛的滅盡、離貪、滅、涅槃。』當他在那裡住立時,到達諸煩惱的滅盡。如果因為那法貪、那法喜而沒達到諸煩惱的滅盡,則以五下分結的滅盡而為化生者,在那裡入了究竟涅槃,為不從彼世轉回者。

比丘們!猶如弓箭手或弓箭手的徒弟在[稻]草人形或泥堆上作訓練後,過些時候,他成為遠距離的看守者、閃電般的射手、巨大身體的破壞者。同樣的,比丘們!比丘以樂的捨斷與苦的捨斷,及以之前喜悅與憂的滅沒,進入後住於不苦不樂,由平靜而正念遍淨的第四禪,凡存在於那裡的色的狀態、受的狀態、……(中略)為不從彼世轉回者。『比丘們!我說:依止第四禪後,有諸煩惱的滅盡。』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此而說。

『比丘們!我說:依止虛空無邊處禪後,有諸煩惱的滅盡。』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什麼而說呢?這裡,比丘以一切色想的超越,以有對想的滅沒,以不作意種種想[而知]:『虛空是無邊的』,進入後住於虛空無邊處,凡存在於那裡的色的狀態、受的狀態、想的狀態、行的狀態、識的狀態,那些法他看作是無常的、苦的、病的、腫瘤的、箭的、禍的、疾病的、另一邊的、敗壞的、空的、無我的,他使心從那些法脫離;他使心從那些法脫離後,心集中於不死界:『這是寂靜的,這是勝妙的,即:一切行的止、一切依著的斷念、渴愛的滅盡、離貪、滅、涅槃。』當他在那裡住立時,到達諸煩惱的滅盡。如果因為那法貪、那法喜而沒達到諸煩惱的滅盡,則以五下分結的滅盡而為化生者,在那裡入了究竟涅槃,為不從彼世轉回者。

比丘們!猶如弓箭手或弓箭手的徒弟在[稻]草人形或泥堆上作訓練後,過些時候,他成為遠距離的看守者、閃電般的射手、巨大身體的破壞者。同樣的,比丘們!比丘以一切色想的超越,以有對想的滅沒,以不作意種種想[而知]:『虛空是無邊的』,進入後住於虛空無邊處,凡存在於那裡的色的狀態、受的狀態、……(中略)為不從彼世轉回者。『比丘們!我說:依止虛空無邊處禪後,有諸煩惱的滅盡。』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此而說。

『比丘們!我說:依止識無邊處禪後,……(中略)比丘們!我說:依止無所有處處禪後,有諸煩惱的滅盡。』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什麼而說呢?這裡,比丘以一切識無邊處的超越[而知]:『什麼都沒有』,進入後住於無所有處,凡存在於那裡的色的狀態、受的狀態、想的狀態、行的狀態、識的狀態,那些法他看作是無常的、苦的、病的、腫瘤的、箭的、禍的、疾病的、另一邊的、敗壞的、空的、無我的,他使心從那些法脫離;他使心從那些法脫離後,心集中於不死界:『這是寂靜的,這是勝妙的,即:一切行的止、一切依著的斷念、渴愛的滅盡、離貪、滅、涅槃。』當他在那裡住立時,到達諸煩惱的滅盡。如果因為那法貪、那法喜而沒達到諸煩惱的滅盡,則以五下分結的滅盡而為化生者,在那裡入了究竟涅槃,為不從彼世轉回者。

比丘們!猶如弓箭手或弓箭手的徒弟在[稻]草人形或泥堆上作訓練後,過些時候,他成為遠距離的看守者、閃電般的射手、巨大身體的破壞者。同樣的,比丘們!比丘以一切識無邊處的超越[而知]:『什麼都沒有』,進入後住於無所有處,凡存在於那裡的色的狀態、受的狀態、想的狀態、行的狀態、識的狀態,那些法他看作是無常的、苦的、病的、腫瘤的、箭的、禍的、疾病的、另一邊的、敗壞的、空的、無我的,他使心從那些法脫離;他使心從那些法脫離後,心集中於不死界:『這是寂靜的,這是勝妙的,即:一切行的止、一切依著的斷念、渴愛的滅盡、離貪、滅、涅槃。』當他在那裡住立時,到達諸煩惱的滅盡。如果因為那法貪、那法喜而沒達到諸煩惱的滅盡,則以五下分結的滅盡而為化生者,在那裡入了究竟涅槃,為不從彼世轉回者。『比丘們!我說:依止無所有處禪後,有諸煩惱的滅盡。』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此而說。

比丘們!像這樣,所有想等至之所及,都有完全智的通達,比丘們!凡依止這二處:非想非非想處等至與想受滅等至,比丘們!我說:『這些應該以禪修者的等至善巧與出等至善巧進、出後正確地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