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9集38經

順世派經

那時,二位順世派婆羅門去見世尊。抵達後,與世尊互相歡迎。歡迎與寒暄後,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那些婆羅門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富蘭那迦葉自稱是一切智者、一切見者、無殘留智見者:『當我行走時、站立時、睡時、醒時,常持續地現起智見。』他這麼說:『我住於以無邊的智知道、看見世界是無邊的。』又,喬達摩先生!這位尼乾陀若提子也自稱是一切智者、一切見者、無殘留智見者:『當我行走時、站立時、睡時、醒時,常持續地現起智見。』他這麼說:『我住於以無邊的智知道、看見世界是{無}[有?]邊的。』喬達摩先生!這兩個智說,兩者互相敵對的論說中,誰說了真實的?誰虛妄呢?」

「夠了!婆羅門們!隨它吧:『這兩個智說,兩者互相敵對的論說中,誰說了真實的?誰虛妄呢?』婆羅門!我將教導你們法,你們要聽!你們要好好作意,我要說了。」

「是的,先生!」那些婆羅門回答世尊。

世尊這麼說:

「婆羅門們!猶如四個男子站在四方,具備最高速、最大步伐,他們具備像這樣的速度:猶如有[善]學、靈巧、[被徹底調練的、]弓術善巧的堅固法弓箭手,能以輕的箭容易地射穿棕櫚樹影;[具備]像這樣的步伐:猶如從東海到西海。那時,站在東方的男子這麼說:『我將以行走到達世界之邊。』他除了吃、喝、咀嚼、品嘗,大小便行為,睡覺、排除疲勞外,一百年的壽命;活了一百年;走了一百年後,沒到達世界之邊,在途中就會死了;那時,站在西方……(中略)那時,站在北方……(中略)那時,站在南方的男子這麼說:『我將以行走到達世界之邊。』他除了吃、喝、咀嚼、品嘗,大小便行為,睡覺、排除疲勞外,一百年的壽命;活了一百年;走了一百年後,沒到達世界之邊,在途中就會死了,那是什麼原因呢?婆羅門們!我說,以像這樣跑,不能知道、看到、到達,婆羅門們!我也說,沒到達世界之邊則得不到苦的結束。

婆羅門們!有這五種欲,在聖者之律中被稱為『世界』,哪五個呢?能被眼識知,令人滿意的、可愛的、合意的、可愛樣子的、伴隨欲的、貪染的色;有能被耳識知,……(中略)的聲音;有能被鼻識知,……的氣味;有能被舌識知,……的味道;有能被身識知,令人滿意的、可愛的、合意的、可愛樣子的、伴隨欲的、貪染的所觸,婆羅門們!這是五種欲,在聖者之律中被稱為『世界』。

婆羅門們!這裡,比丘從離欲、離不善法後,進入後住於有尋、有伺,離而生喜、樂的初禪,婆羅門們!這被稱為:『比丘來到世界之邊;住於世界之邊。』其他人這麼說他:『這位也被世界包含,這位也未從世界脫出。』婆羅門們!我也這麼說:『這位也被世界包含,這位也未從世界脫出。』

再者,婆羅門們!比丘以尋與伺的平息,……(中略)第二禪……第三禪……第四禪,婆羅門們!這被稱為:『比丘來到世界之邊;住於世界之邊。』其他人這麼說他:『這位也被世界包含,這位也未從世界脫出。』婆羅門們!我也這麼說:『這位也被世界包含,這位也未從世界脫出。』

再者,婆羅門們!比丘以一切色想的超越,以有對想的滅沒,以不作意種種想[而知]:『虛空是無邊的』,進入後住於虛空無邊處,婆羅門們!這被稱為:『比丘來到世界之邊;住於世界之邊。』其他人這麼說他:『這位也被世界包含,這位也未從世界脫出。』婆羅門們!我也這麼說:『這位也被世界包含,這位也未從世界脫出。』

再者,婆羅門們!比丘以一切虛空無邊處的超越[而知]:『識是無邊的』,進入後住於識無邊處,……(中略)以一切識無邊處的超越[而知]:『什麼都沒有』,進入後住於無所有處……(中略)以一切無所有處的超越,進入後住於非想非非想處,婆羅門們!這被稱為:『比丘來到世界之邊;住於世界之邊。』其他人這麼說他:『這位也被世界包含,這位也未從世界脫出。』婆羅門們!我也這麼說:『這位也被世界包含,這位也未從世界脫出。』

再者,婆羅門們!比丘以一切非想非非想處的超越,進入後住於想受滅,並且以慧看見後,他的煩惱被滅盡,婆羅門們!這被稱為:『比丘來到世界之邊;住於世界之邊;度脫關於世間的執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