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9集39經

天神與阿修羅戰鬥經

「比丘們!從前,天神與阿修羅列陣戰鬥,在那場戰鬥中,阿修羅勝,天神敗,比丘們!敗北的天神們向北退去,阿修羅們[追]擊。比丘們!那時,天神們這麼想:『阿修羅仍[追]擊,讓我們第二度與阿修羅戰鬥。』比丘們!第二度天神與阿修羅列陣戰鬥,比丘們!第二度阿修羅勝,天神敗,比丘們!敗北的天神們向北退去,阿修羅們[追]擊。

比丘們!那時,天神們這麼想:『阿修羅仍[追]擊,讓我們第三度與阿修羅戰鬥。』比丘們!第三度天神與阿修羅列陣戰鬥,比丘們!第三度阿修羅勝,天神敗,比丘們!敗北、驚恐的天神們就[逃]入天神的城市。比丘們!又,已到達天神的城市,天神們這麼想:『現在,我們到達恐怖的庇護,現在,我們住於自己,不會被阿修羅作為。』比丘們!阿修羅們也這麼想:『現在,天神們到達恐怖的庇護,現在,天神們住於自己,不會被我們作為。』

比丘們!從前,天神與阿修羅與列陣戰鬥,在那場戰鬥中,天神勝,阿修羅敗,比丘們!敗北的阿修羅們向南退去,天神們[追]擊。比丘們!那時,阿修羅們這麼想:『天神仍[追]擊,讓我們第二度與天神戰鬥。』比丘們!第二度阿修羅與天神列陣戰鬥,比丘們!第二度天神勝,阿修羅敗,比丘們!敗北的阿修羅們向南退去,天神們[追]擊。

比丘們!那時,阿修羅們這麼想:『天神仍[追]擊,讓我們第三度與天神戰鬥。』比丘們!第三度阿修羅與天神列陣戰鬥,比丘們!第三度天神勝,阿修羅敗,比丘們!敗北、驚恐的阿修羅們就[逃]入阿修羅的城市。比丘們!又,已到達阿修羅的城市,阿修羅們這麼想:『現在,我們到達恐怖的庇護,現在,我們住於自己,不會被天神作為。』比丘們!天神們也這麼想:『現在,阿修羅們到達恐怖的庇護,現在,阿修羅們住於自己,不會被我們作為。』

同樣的,比丘們!每當比丘從離欲、離不善法後,進入後住於有尋、有伺,離而生喜、樂的初禪,比丘們!那時,比丘這麼想:『現在,我到達恐怖的庇護,現在,我住於自己,不會被魔作為。』比丘們!魔也這麼想:『現在,比丘到達恐怖的庇護,現在,比丘住於自己,不會被我作為。』

比丘們!每當比丘以尋與伺的平息,……(中略)第二禪……(中略)第三禪……(中略)第四禪,比丘們!那時,比丘這麼想:『現在,我到達恐怖的庇護,現在,我住於自己,不會被魔作為。』比丘們!魔也這麼想:『現在,比丘到達恐怖的庇護,現在,比丘住於自己,不會被我作為。』

比丘們!每當比丘以一切色想的超越,以有對想的滅沒,以不作意種種想[而知]:『虛空是無邊的』,進入後住於虛空無邊處,比丘們!這被稱為:『比丘令魔盲目,殺害魔的眼睛後,波旬進入看不見與無足的狀態,度脫關於世間的執著。』

比丘們!每當比丘以一切虛空無邊處的超越[而知]:『識是無邊的』,進入後住於識無邊處,……以一切識無邊處的超越[而知]:『什麼都沒有』,進入後住於無所有處,……以一切無所有處的超越,進入後住於非想非非想處,……以一切非想非非想處的超越,進入後住於想受滅,並且以慧看見後,他的煩惱被滅盡,比丘們!這被稱為:『比丘令魔盲目,殺害魔的眼睛後,波旬進入看不見與無足的狀態,度脫關於世間的執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