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9集4經

難達葛經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祇樹林給孤獨園。

當時,尊者難達葛在講堂中以法說開示、勸導、鼓勵比丘們,使之歡喜。

那時,世尊在傍晚時,從靜坐禪修中起來,去講堂。抵達後,站在門屋外面等候說完。

那時,世尊站在外面的門屋等到談論完畢。

那時,世尊知道談論完畢後,故意咳嗽並敲擊門閂。那些比丘為世尊開門。

那時,世尊進入講堂後,在設置的座位坐下。坐好後,世尊對尊者難達葛這麼說:

「難達葛!你答覆比丘們的這法門[很]長,當站在外面的門屋等談論完畢時,我的背都痛了。」

當這麼說時,尊者難達葛帶著膽怯之色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我們不知道:『世尊站在外面的門屋。』大德!因為,如果我們知道:『世尊站在外面的門屋。』我們不會答覆這麼多的。」

那時,世尊知道尊者難達葛帶著膽怯之色後,對尊者難達葛這麼說:

「好!好!難達葛!難達葛!對由於信,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善男子的你們來說,這是適當的:你們能以法的談論共坐。難達葛!當你們共坐時,應該作兩件事:法的談論,或保持聖沈默。

「難達葛!比丘是有信者,但非持戒者,這樣,他以那部分成為不完全者,依此,那一部分應該被完成[而想]:『我如何成為有信者與持戒者呢?』難達葛!當比丘是有信者與持戒者時,這樣,他以那部分成為完全者。

難達葛!比丘是有信者、持戒者,但非內心定的得到者,這樣,他以那部分成為不完全者,依此,那一部分應該被完成[而想]:『我如何成為有信者、持戒者、內心定的得到者呢?』難達葛!當比丘是有信者、持戒者、內心定的得到者時,這樣,他以那部分成為完全者。

難達葛!比丘是有信者、持戒者、內心定的得到者,但非觀法增上慧的得到者,這樣,他以那部分成為不完全者,難達葛!猶如如果有四足的小生物,牠的一足低劣、無意義,這樣,牠以那部分成為不完全者,同樣的,難達葛!比丘是有信者、持戒者、內心定的得到者,但非觀法增上慧的得到者,這樣,他以那部分成為不完全者,依此,那一部分應該被完成[而想]:『我如何成為有信者、持戒者、內心定的得到者、觀法增上慧的得到者呢?』難達葛!當比丘是有信者、持戒者、內心定的利得者、觀法增上慧的得到者時,這樣,他以那部分成為完全者。」

這就是世尊所說,世尊說了這個後,就起座進入住處。

那時,當世尊離去不久,尊者難達葛召喚比丘們:

「學友們!現在,世尊以四語法說明唯獨圓滿、遍清淨的梵行後,起座進入住處:『難達葛!比丘是有信者,但非持戒者,這樣,他以那部分成為不完全者,依此,那一部分應該被完成[而想]:「我如何成為有信者與持戒者呢?」難達葛!當比丘是有信者與持戒者時,這樣,他以那部分成為完全者。難達葛!比丘是有信者、持戒者,但非內心定的得到者,……(中略)內心定的得到者,但非觀法增上慧的得到者,這樣,他以那部分成為不完全者,難達葛!猶如如果有四足的小生物,牠的一足低劣、無意義,這樣,牠以那部分成為不完全者,同樣的,難達葛!比丘是有信者、持戒者、內心定的得到者,但非觀法增上慧的得到者,這樣,他以那部分成為不完全者,依此,那一部分應該被完成[而想]:『我如何成為有信者、持戒者、內心定的得到者、觀法增上慧的得到者呢?』難達葛!當比丘是有信者、持戒者、內心定的利得者、觀法增上慧的得到者時,這樣,他以那部分成為完全者。』

學友們!在適當時機聽聞法,在適當時機討論法有這五種效益,哪五種呢?

學友們!這裡,比丘教導比丘們開頭是善、中間是善、終結是善;意義正確、辭句正確的法,說明唯獨圓滿、遍清淨的梵行法,學友們!無論比丘如何教導比丘們開頭是善、中間是善、終結是善;意義正確、辭句正確的法,說明唯獨圓滿、遍清淨的梵行法,大師對他來說都如是、如是成為可愛的、合意的、尊重的、崇敬的,學友們!在適當時機聽聞法,在適當時機討論法,這是第一種效益。

再者,學友們!比丘教導比丘們開頭是善、中間是善、終結是善;意義正確、辭句正確的法,說明唯獨圓滿、遍清淨的梵行法,學友們!無論比丘如何教導比丘們開頭是善、中間是善、終結是善;意義正確、辭句正確的法,說明唯獨圓滿、遍清淨的梵行法,他都如是、如是在那個法上成為義理與法的經驗者,學友們!在適當時機聽聞法,在適當時機討論法,這是第二種效益。

再者,學友們!比丘教導比丘們開頭是善、中間是善、終結是善;意義正確、辭句正確的法,說明唯獨圓滿、遍清淨的梵行法,學友們!無論比丘如何教導比丘們開頭是善、中間是善、終結是善;意義正確、辭句正確的法,說明唯獨圓滿、遍清淨的梵行法,他都如是、如是在那個法上以慧洞察而看見深的義理與句子,學友們!在適當時機聽聞法,在適當時機討論法,這是第三種效益。

再者,學友們!比丘教導比丘們開頭是善、……(中略)遍清淨的梵行法,學友們!無論比丘如何教導比丘們開頭是善、……(中略)遍清淨的梵行法,同梵行者都如是、如是更尊敬他:『這位尊者確實是到達者或上路者。』學友們!在適當時機聽聞法,在適當時機討論法,這是第四種效益。

再者,學友們!比丘教導比丘們開頭是善、中間是善、終結是善;意義正確、辭句正確的法,說明唯獨圓滿、遍清淨的梵行法,學友們!無論比丘如何教導比丘們開頭是善、中間是善、終結是善;意義正確、辭句正確的法,說明唯獨圓滿、遍清淨的梵行法,在那裡,凡那些心意未達成、住於無上離軛安穩希求中的有學比丘聽聞那個法後,他們為了未證得的證得、未作證的作證而激發活力,又,在那裡,凡那些煩惱已盡、修行已成、應該作的已作、負擔已卸、自己的利益已達成、有之結已被滅盡、以究竟智解脫的阿羅漢比丘聽聞那個法後,他們就只住於專修當生的樂住,學友們!在適當時機聽聞法,在適當時機討論法,這是第五種效益。

學友們!在適當時機聽聞法,在適當時機討論法,這是五種效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