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9集40經

龍象經

「比丘們!每當住林野的龍象前往覓食處時,公象、母象、仔象、幼象一一走在前面,切斷草頂端,比丘們!依此,住林野的龍象苦惱、焦躁、厭嫌。比丘們!每當住林野的龍象前往覓食處時,公象、母象、仔象、幼象一一破壞樹枝而吃,比丘們!依此,住林野的龍象苦惱、焦躁、厭嫌。比丘們!每當住林野的龍象入水池時,公象、母象、仔象、幼象一一走在前面以象鼻攪亂水,比丘們!依此,住林野的龍象苦惱、焦躁、厭嫌。每當住林野的龍象出水池時,母象們來摩擦牠的身體,比丘們!依此,住林野的龍象苦惱、焦躁、厭嫌。

比丘們!那時,林野的龍象這麼想:『我現在住於被公象、母象、仔象、幼象雜亂,吃頂端被切斷的草,牠們破壞我的樹枝而吃,我喝混濁的水,當出水池時,母象們來摩擦我的身體,讓我從群眾中遠離而住於單獨。』過些時候,牠從群眾中遠離而住於單獨,吃頂端不被切斷的草,牠們不一一破壞樹枝而吃,牠喝不混濁的水,當出水池時,母象們不來摩擦牠的身體。

比丘們!那時,林野的龍象這麼想:『我以前住於被公象、母象、仔象、幼象雜亂,吃頂端被切斷的草,破壞我的樹枝而吃,我喝混濁的水,當出水池時,母象們來摩擦我的身體,現在,我從群眾中遠離而住於單獨,吃頂端不被切斷的草,牠們不一一破壞樹枝而吃,我喝不混濁的水,當出水池時,母象們不來摩擦我的身體。』牠以象鼻破壞樹枝後,以樹枝摩擦身體,心滿意足地止癢。

同樣的,比丘們!每當比丘住於被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國王、國王的大臣、外道、外道弟子雜亂時,那時,比丘這麼想:『我現在住於被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國王、國王的大臣、外道、外道弟子雜亂,讓我從群眾中遠離而住於單獨。』他親近獨居的住處:林野、樹下、山岳、洞窟、山洞、墓地、森林、露地、稻草堆,他到林野,或到樹下,或到空屋,坐下,盤腿後,挺直身體,建立起面前的正念後,捨斷對世間的貪婪,以離貪婪心而住,使心從貪婪中清淨。捨斷惡意與瞋後,住於無瞋恚心、對一切活的生物憐愍,使心從惡意與瞋中清淨。捨斷惛沈睡眠後,住於離惛沈睡眠、有光明想、正念、正知,使心從惛沈睡眠中清淨。捨斷掉舉後悔後,住於不掉舉、自身內心寂靜,使心從掉舉後悔中清淨。捨斷疑惑後,住於脫離疑惑、在善法上無疑,使心從疑惑中清淨。他捨斷這些心的小雜染、慧的減弱之五蓋後,從離欲、離不善法後,進入後住於有尋、有伺,離而生喜、樂的初禪,他心滿意足地止癢。以尋與伺的平息……(中略)第二禪……第三禪……第四禪,他心滿意足地止癢。

以一切色想的超越,以有對想的滅沒,以不作意種種想[而知]:『虛空是無邊的』,進入後住於虛空無邊處,他心滿意足地止癢。以一切識無邊處的超越[而知]:『什麼都沒有』,進入後住於無所有處……以一切無所有處的超越,進入後住於非想非非想處……以一切非想非非想處的超越,進入後住於想受滅,並且以慧看見後,他的煩惱被滅盡,他心滿意足地止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