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9集5經

力經

「比丘們!有這四種力,哪四種呢?慧力、活力之力、無罪力、攝力。

比丘們!什麼是慧力呢?凡善的、名為善的法;凡不善的、名為不善的法;凡有罪過的、名為有罪過的法;凡無罪過的、名為無罪過的法;凡黑的、名為黑的法;凡白的、名為白的法;凡應實行的、名為應實行的法;凡不應實行的、名為不應實行的法;凡對聖者不適當的、名為對聖者不適當的法;凡對聖者適當的、名為對聖者適當的法,那些法被慧深解、深察,比丘們!這被稱為慧力。

比丘們!什麼是活力之力呢?凡不善的、名為不善的法;凡有罪過的、名為有罪過的法;凡黑的、名為黑的法;凡不應實行的、名為不應實行的法;凡對聖者不適當的、名為對聖者不適當的法,為了那些法的捨斷而生欲、努力、生起活力、發心、勤奮;凡善的、名為善的法;凡無罪過的、名為無罪過的法;凡白的、名為白的法;凡應實行的、名為應實行的法;凡對聖者適當的、名為對聖者適當的法,為了那些法的獲得而生欲、努力、生起活力、發心、勤奮,比丘們!這被稱為活力之力。

比丘們!什麼是無罪力呢?比丘們!這裡,聖弟子具備無罪過的身業,具備無罪過的語業,具備無罪過的意業,比丘們!這被稱為無罪力。

比丘們!什麼是攝力呢?比丘們!有這四種攝事:布施、愛語、利行、平等,比丘們!這是最高的布施,即:法的布施,比丘們!在愛語中這是最高的,即:對希求者、傾耳者一再地教導法,比丘們!在利行中這是最高的,即:勸導無信者使確立、建立信具足;勸導劣戒者使確立、建立戒具足;勸導慳吝者使確立、建立施捨具足;勸導劣慧者使確立、建立慧具足,比丘們!在公正中這是最高的,即:入流者與入流者平等;一來者與一來者平等;不還者與不還者平等;阿羅漢與阿羅漢平等,比丘們!這被稱為攝力。

比丘們!這是四力。

比丘們!具備這四力的聖弟子是五種恐怖的超越者,哪五種呢?活命的恐怖、不名譽的恐怖、對群眾膽怯的恐怖、死亡的恐怖、惡趣的恐怖。那位聖弟子像這樣深慮:『我不害怕活命的恐怖,我為何要害怕活命的恐怖呢?我有四力:慧力、活力之力、無罪力、攝力,劣慧者才會害怕活命的恐怖;懈怠者才會害怕活命的恐怖;有罪過身業、有罪過語業、有罪過意業者才會害怕活命的恐怖;無攝受者才會害怕活命的恐怖。我不害怕對群眾膽怯的恐怖,……(中略)我不害怕死亡的恐怖,……(中略)我不害怕惡趣的恐怖,我為何要害怕惡趣的恐怖呢?我有四力:慧力、活力之力、無罪力、攝力,劣慧者才會害怕惡趣的恐怖;懈怠者才會害怕惡趣的恐怖;有罪過身業、有罪過語業、有罪過意業者才會害怕惡趣的恐怖;無攝受者才會害怕惡趣的恐怖。

比丘們!具備這四力的聖弟子是五種恐怖的超越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