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9集6經

交往經

在那裡,尊者舍利弗召喚比丘們……(中略):

「學友們!個人應該以二種被認知:應該交往與不應該交往;學友們!衣服應該以二種被認知:應該使用與不應該使用; 學友們!施食應該以二種被認知:應該使用與不應該使用;學友們!住處應該以二種被認知:應該住與不應該住;學友們!村落、城市應該以二種被認知:應該依止與不應該依止;學友們!地方、國家應該以二種被認知:應該依止與不應該依止的。

『學友們!人應該以二種被認知:應該交往與不應該交往。』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什麼而說呢?在那裡,凡如果知道[這]個人:『當交往這個人時,我的不善法增長,善法衰退;凡我出家應該得到的活命必需品:衣服、施食、住處、病人的需要物、醫藥必需品,它們困難地被得到;凡為了[沙門的]目標而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我的那沙門目標不到達圓滿的修習。』學友們!因為那樣,那人應該就在該夜或該日考量後逕自離開那個人,不應該再跟隨。

在那裡,凡如果知道[這]個人:『當交往這個人時,我的不善法增長,善法衰退,但凡我出家應該得到的活命必需品:衣服、施食、住處、病人的需要物、醫藥必需品,它們容易地被得到,而凡為了[沙門的]目標而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我的那沙門目標不到達圓滿的修習。』學友們!因為那樣,那人應該考量後逕自離開那個人,不應該再跟隨。

在那裡,凡如果知道[這]個人:『當交往這個人時,我的不善法衰退,善法增長,但凡我出家應該得到的活命必需品:衣服、施食、住處、病人的需要物、醫藥必需品,它們困難地被得到,而凡為了[沙門的]目標而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我的那沙門目標到達圓滿的修習。』學友們!因為那樣,那人應該考量後逕自跟隨那個人,不應該離開。

在那裡,凡如果知道[這]個人:『當交往這個人時,我的不善法衰退,善法增長;凡我出家應該得到的活命必需品:衣服、施食、住處、病人的需要物、醫藥必需品,它們容易地被得到;凡為了[沙門的]目標而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我的那沙門目標到達圓滿的修習。』學友們!因為那樣,那人應該終生都跟隨那個人,即使被排斥時,也不應該離開。

『學友們!人應該以二種被認知:應該交往與不應該交往。』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此而說。

『學友們!衣服應該以二種被認知:應該使用與不應該使用。』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什麼而說呢?在那裡,凡如果知道[這]衣服:『當使用這個衣服時,我的不善法增長,善法衰退。』像這樣的衣服不應該使用;在那裡,凡如果知道[這]衣服:『當使用這個衣服時,我的不善法衰退,善法增長。』像這樣的衣服應該使用。『學友們!衣服應該以二種被認知:應該使用與不應該使用。』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此而說。

『學友們!施食應該以二種被認知:應該使用與不應該使用。』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什麼而說呢?在那裡,凡如果知道[這]施食:『當使用這個施食時,我的不善法增長,善法衰退。』像這樣的施食不應該使用;在那裡,凡如果知道[這]施食:『當使用這個施食時,我的不善法衰退,善法增長。』像這樣的施食應該使用。『學友們!施食應該以二種被認知:應該使用與不應該使用。』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此而說。

『學友們!住處應該以二種被認知:應該住與不應該住。』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什麼而說呢?在那裡,凡如果知道[這]住處:『當住這個住處時,我的不善法增長,善法衰退。』像這樣的住處不應該住;在那裡,凡如果知道[這]住處:『當住這個住處時,我的不善法衰退,善法增長。』像這樣的住處應該住。『學友們!住處應該以二種被認知:應該住與不應該住。』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此而說。

『學友們!村落、城市應該以二種被認知:應該依止與不應該依止。』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什麼而說呢?在那裡,凡如果知道[這]村落、城市:『當依止這個村落、城市時,我的不善法增長,善法衰退。』像這樣的村落、城市不應該依止;在那裡,凡如果知道[這]村落、城市:『當依止這個村落、城市時,我的不善法衰退,善法增長。』像這樣的村落、城市應該依止。『學友們!村落、城市應該以二種被認知:應該依止與不應該依止。』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此而說。

『學友們!地方、國家應該以二種被認知:應該依止與不應該依止。』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什麼而說呢?在那裡,凡如果知道[這]地方、國家:『當依止這個地方、國家時,我的不善法增長,善法衰退。』像這樣的地方、國家不應該依止;在那裡,凡如果知道[這]地方、國家:『當依止這個地方、國家時,我的不善法衰退,善法增長。』像這樣的地方、國家應該依止。『學友們!地方、國家應該以二種被認知:應該依止與不應該依止。』當它被像這樣說時,這是緣於此而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