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部31經

波梨品[第三]

辛額勒經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栗鼠飼養處的竹林中。

當時,屋主之子辛額勒清晨起床後,出王舍城,然後[以]濕衣服、濕頭髮合掌禮敬各方:東方、南方、西方、北方、下方、上方。

那時,世尊在午前時穿好衣服後,取鉢與僧衣,為了托鉢進入王舍城。世尊看見屋主之子辛額勒清晨起床後,出王舍城,然後[以]濕衣服、濕頭髮合掌禮敬各方:東方、南方、西方、北方、下方、上方,看見後,對屋主之子辛額勒這麼說:

「屋主之子!你為何清晨起床後,出王舍城,然後[以]濕衣服、濕頭髮合掌禮敬各方:東方、南方、西方、北方、下方、上方呢?」

「大德!當父親死時,他對我這麼說:『兒子!你應該禮敬四方。』大德!我恭敬、尊重、尊敬、崇敬父親的話而清晨起床後,出王舍城,然後[以]濕衣服、濕頭髮合掌禮敬各方:東方、南方、西方、北方、下方、上方。」

六方

「屋主之子!在聖者之律中,六方不應該被這樣禮敬。」

「那麼,大德!在聖者之律中,六方應該被怎樣禮敬呢?請世尊教導我聖者之律中六方應該被怎樣禮敬的法,那就好了!」

「那樣的話,屋主之子!你要聽!你要好好作意!我要說了。」

「是的,大德!」屋主之子辛額勒回答世尊。

世尊這麼說:

「屋主之子!當聖弟子四種雜染業已被捨斷,在四處上不作惡業,不親近六個財產的敗散口時,這樣,他已離十四種惡,是六方的保護者、在兩個世間征服的行者:他是這個世間與下個世間的完成者,他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善趣、天界。

四種雜染業

哪四種雜染業已被捨斷呢?屋主之子!殺生是雜染業,未給予而取是雜染業,邪淫是雜染業,妄語是雜染業,這四種雜染業已被捨斷。」

這就是世尊所說,說了這個後,善逝、大師又更進一步這麼說:

「殺生、未給予而取,以及被稱為妄語,
誘拐人妻,賢智者們不讚賞。」

四處

「在哪四處上不作惡業呢?去欲的不應該行處作惡業,去瞋的不應該行處作惡業,去癡的不應該行處作惡業,去恐懼的不應該行處作惡業,屋主之子!當聖弟子既不到欲的不應該行處,也不到瞋的不應該行處,也不到癡的不應該行處,也不到恐懼的不應該行處時,他不到這四處作惡業。」

這就是世尊所說,說了這個後,善逝、大師又更進一步這麼說:

「欲、瞋、恐懼、癡,被這些法征服,
他的名聲滅亡,如在黑暗側的月亮。

欲、瞋、恐懼、癡,不被這些法征服,
他的名聲充滿,如在明亮側的月亮。」

六個敗散口

「不親近哪六個財產的敗散口呢?屋主之子!致力榖酒、果酒、酒放逸處是財產的敗散口,致力不適合時間之街道行是財產的敗散口,流連展覽會是財產的敗散口,致力賭博放逸處是財產的敗散口,致力惡朋友[的交往]是財產的敗散口,致力怠惰是財產的敗散口。

榖酒、果酒的六個過患

屋主之子!致力榖酒、果酒、酒放逸處有這六個過患:現世財產的損失、紛爭的增加、疾病的入處、產生無名望、裸露私處、慧的弱化是第六句,屋主之子!這是致力榖酒、果酒、酒放逸處的六個過患。

街道行的六個過患

屋主之子!致力不適合時間之街道行有這六個過患:自己成為不被守護者與不被保護者、妻兒成為不被守護者與不被保護者、自己的所有物成為不被守護者與不被保護者、成為對邪惡處擔心焦慮者、關於他不實的言語生長、有許多惡法現前,屋主之子!這是致力不適合時間之街道行的六個過患。

流連展覽會的六個過患

屋主之子!流連展覽會有這六個過患:[常想]哪裡有舞蹈、哪裡有歌唱、哪裡有音樂、哪裡有講古、哪裡有掌聲、哪裡有大鼓,屋主之子!這是流連展覽會的六個過患。

賭博放逸的六個過患

屋主之子!致力賭博放逸處有這六個過患:贏者招致怨恨、輸者悲傷財產、這一生的財產損敗、到集會所說話無影響力、被同事輕視、沒人想嫁:『這位男子是賭徒,不足以扶養妻子。』屋主之子!這是致力賭博放逸處的六個過患。

惡朋友的六個過患

屋主之子!致力惡朋友[的交往]有這六個過患:凡賭博者、酒癮者、[毒癮]飢渴者、詐欺者、欺瞞者、殘暴者,那些都會成為他的朋友與夥伴,屋主之子!這是致力惡朋友[的交往]的六個過患。

怠惰的六個過患

屋主之子!致力怠惰有這六個過患:[心想]『太冷了』而不做事、『太熱了』而不做事、『太晚了』而不做事、『太早了』而不做事、『太餓了』而不做事、『太飽了』而不做事,當他這樣住於許多不做的理由時,未生起的財產不生起,已生起的財產走向遍盡,屋主之子!這是致力怠惰的六個過患。」

這就是世尊所說,說了這個後,善逝、大師又更進一步這麼說:

「有些是酒友,有些說:親愛的!親愛的!

凡生起利益者,那些朋友[才]是朋友。

日出才睡、追求人妻,流露敵意與無利益,
惡朋友與極貪婪者,這六處使人滅亡。

惡朋友、惡友人,惡行之行境,
於此世與來世,人們兩者均陷落。

骰子與女人、酒醉者、舞蹈與歌唱,在白天睡覺、在不適合時間到處走,
惡朋友與極貪婪者,這六處使人滅亡。

以骰子賭博、喝酒,去找別人心愛如命的女人,
卑劣的親近者而非增長的親近者,如在黑暗側的月亮被滅亡。

凡酒醉者無財產、一無所有,到飲水處喝飲仍舊渴,
跳入負債如[石沈]水,急速地毀了自己的家。

因習慣在白天睡覺,而不厭惡在晚上起來者,
常爛醉如泥,[不]能過在家生活。

過冷、過熱,他們說這太晚,
像這樣放開工作,利益越過青年人。

過冷、過熱,不比草[鋒利],
男子作應該作的,快樂不離去。」

假朋友

「屋主之子!有這四種應該被看作非朋友的假朋友:無論什麼東西都取走的人應該被看作非朋友的假朋友、光說不練者應該被看作非朋友的假朋友、阿諛者應該被看作非朋友的假朋友、揮霍的朋友應該被看作非朋友的假朋友。

屋主之子!以四種情況,無論什麼東西都取走的人應該被看作非朋友的假朋友:

『無論什麼東西都取走的人,以[貢獻]少而希求多,
害怕作應該做的,為利益而親近。』

屋主之子!以這四種情況,無論什麼東西都取走的人應該被看作非朋友的假朋友。

屋主之子!以四種情況,光說不練者應該被看作非朋友的假朋友:以過去[事]逢迎、以未來[事]逢迎、以無意義的[話]攝取利益、對已生起應該作的事他展現[遇到]災難[的藉口],屋主之子!以這四種情況,光說不練者應該被看作非朋友的假朋友。

屋主之子!以四種情況,阿諛者應該被看作非朋友的假朋友:他允許邪惡的、也允許善良的、在面前稱讚、在背後不稱讚,屋主之子!以這四種情況,阿諛者應該被看作非朋友的假朋友。

屋主之子!以四種情況,揮霍的朋友應該被看作非朋友的假朋友:他是致力榖酒、果酒、酒放逸處的朋友,致力不適合時間之街道行的朋友,流連展覽會的朋友,致力賭博放逸處的朋友,屋主之子!以這四種情況,揮霍的朋友應該被看作非朋友的假朋友。」

這就是世尊所說,說了這個後,善逝、大師又更進一步這麼說:

「無論什麼東西都取走的朋友,光說不練的朋友,
阿諛的朋友,揮霍的朋友。

這是四種非朋友,像這樣,賢智者識知,
會以遠離避開,如對恐怖的道路。」

善意的朋友

「屋主之子!有這四種應該被看作善意的朋友:能幫忙的朋友應該被看作善意的朋友、同甘苦的朋友應該被看作善意的朋友、能指出什麽是有益的朋友應該被看作善意的朋友、有同情心的朋友應該被看作善意的朋友。

屋主之子!以四種情況,能幫忙的朋友應該被看作善意的朋友:他守護放逸者、他守護放逸者的財產、為恐懼者的歸依所、對已生起任何應該做的他給與那個的兩倍受用,屋主之子!以這四種情況,能幫忙的朋友應該被看作友善的朋友。

屋主之子!以四種情況,同甘苦的朋友應該被看作善意的朋友:他告訴[你他的]秘密、守[你的]秘密、在災難時不離棄、為[你]捨命,屋主之子!以這四種情況,同甘苦的朋友應該被看作善意的朋友。

屋主之子!以四種情況,能指出什麽是有益的朋友應該被看作善意的朋友:遮止惡的、在善的上面使之確立、講述未聽過的、告知到天界的路,屋主之子!以這四種情況,能指出什麽是有益的朋友應該被看作善意的朋友。

屋主之子!以四種情況,有同情心的朋友應該被看作善意的朋友:當[你]不幸福時不歡喜、當[你]幸福時歡喜、當[他人]不稱讚[你]時他遮止、當[他人]稱讚[你]時他讚賞,屋主之子!以這四種情況,有同情心的朋友應該被看作善意的朋友。」

這就是世尊所說,說了這個後,善逝、大師又更進一步這麼說:

「凡能幫忙的朋友,在苦與樂時的朋友,
能指出什麽是有益的朋友,有同情心的朋友。

這是四種朋友,像這樣,賢智者識知,
能恭敬地敬奉,如母親對親生子。

戒具足的賢智者,如火燃燒般輝耀,
聚集財富,如蜜蜂集蜂蜜,
他們努力蓄積財富,如白蟻堆蟻塚。

這樣聚集財富後,在家人於家中得到滿足,
財富應該以四種分配,他維繫諸友。

應該以一份財富受用,應該以二份從事工作,
第四份應該存放,當將會有意外時。」

六方保護章節

「屋主之子!聖弟子怎樣成為六方的保護者呢?屋主之子!這六方應該被知道:以東方為父母應該被知道,以南方為老師應該被知道,以西方為妻兒應該被知道,以北方為朋友與同事應該被知道,以下方為奴僕與工人應該被知道,以上方為沙門與婆羅門應該被知道。

屋主之子!以東方為父母應該被兒子以五處盡力:當已被養育,我將扶養他們、我將為他們做應該作的、我將使家系穩固住立、我將走向繼承、父母死後我將施與供養。屋主之子!以東方為父母被兒子以五處盡力者,以這五處憐愍兒子:遮止惡的、在善的上面使之確立、使之學習技術、使之與相稱的年輕女子結婚、適時贈與遺產,屋主之子!以東方為父母被兒子以五處盡力者,以這五處憐愍兒子。這樣,這東方被安穩地、無怖畏地包覆。

屋主之子!以南方為老師應該被徒弟以五處盡力:起立之禮、伺候、欲聽聞、服侍、恭敬地領受技術。屋主之子!以南方為老師被徒弟以五處盡力者,以這五處憐愍徒弟:教導[應該]被善訓練教導的、使之把握[應該]被善把握的、成為所聽聞一切技術的講述者、在朋友與同事間推薦、在各方上作庇護,屋主之子!以南方為老師被徒弟以五處盡力者,以這五處憐愍徒弟。這樣,這南方被安穩地、無怖畏地包覆。

屋主之子!以西方為妻子應該被丈夫以五處盡力:尊敬、不輕視、不通姦、棄捨權威、給飾品。屋主之子!以西方為妻子被丈夫以五處盡力者,以這五處憐愍丈夫:她是善整備工作者、攝持從僕者、不通姦者,她守護已得的,她對一切應該作的事是善巧者與不懶惰者,屋主之子!以西方為妻子被丈夫以五處盡力者,以這五處憐愍丈夫。這樣,這西方被安穩地、無怖畏地包覆。

屋主之子!以北方為朋友與同事應該被善男子以五處盡力:布施、愛語、利行、平等、誠信。屋主之子!以北方為朋友與同事被善男子以五處盡力者,以這五處憐愍善男子:守護放逸者、守護放逸者的財產、為恐懼者的歸依所、在災難時不離棄、關懷他的後代,屋主之子!以北方為朋友與同事被善男子以五處盡力者,以這五處憐愍善男子。這樣,這北方被安穩地、無怖畏地包覆。

屋主之子!以下方為奴僕與工人應該被主人以五處盡力:如其力安排工作、給食物與工資、生病的照顧、分享稀有美味、適時遣散。屋主之子!以下方為奴僕與工人被主人以五處盡力者,以這五處憐愍主人:為比[主人]早起者、比[主人]晚睡者、[只]拿被給與的者、善做工作者、維護名聲與讚美者,屋主之子!以下方為奴僕與工人被主人以五處盡力者,以這五處憐愍善男子。這樣,這下方被安穩地、無怖畏地包覆。

屋主之子!以上方為沙門與婆羅門應該被善男子以五處盡力:慈身業、慈語業、慈意業、不關閉門、給物資。屋主之子!以上方為沙門與婆羅門被善男子以五處盡力者,以這六處憐愍善男子:遮止惡的、在善的上面使之確立、以善意憐愍、講述未聽過的、已聽過的使之理解、告知到天界的路,屋主之子!以上方為沙門與婆羅門被善男子以五處盡力者,以這六處憐愍善男子。這樣,這上方被安穩地、無怖畏地包覆。」

這就是世尊所說,說了這個後,善逝、大師又更進一步這麼說:

「以東方為父母,以南方為老師,
以西方為妻兒,以北方為朋友與同事。

以下方為奴僕與工人,以上方為沙門與婆羅門,
這些方應該被禮敬,在家人於家中得到滿足。

戒具足的賢智者,有柔和與辯才,
謙遜地生活而不傲慢,像那樣能得到名聲。

有精力而不怠惰,在災難時不搖動,
無瑕地生活而有智慧,像那樣能得到名聲。

他是交朋友的攝集者,寬容而離慳吝,
是指導者、調伏者、安撫者,像那樣能得到名聲。

布施與愛語,以及凡在這裡者利行,
在諸法上平等,到處都適合。

這些是世間中的攝集,如行進中車的輪軸栓,
如果沒有這些攝集,母親不因兒子,
得到尊敬與供養,父親也一樣。

因為有這些攝集,賢智者正確地看待,
因此而獲得偉大,他們成為應該被讚賞的。」

當這麼說時,屋主之子辛額勒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太偉大了,大德!太偉大了,大德!猶如能扶正顛倒的,能顯現被隱藏的,能告知迷途者的路,能在黑暗中持燈火:『有眼者看得見諸色』。同樣的,法被世尊以種種法門說明。大德!我歸依世尊、法、比丘僧團,請世尊記得我為優婆塞,從今天起終生歸依。」

辛額勒經第八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