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部117經

逐步品[12]

四十大經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祇樹林給孤獨園。

在那裡,世尊召喚比丘們:「比丘們!」

「尊師!」那些比丘回答世尊。

世尊這麼說:

「我將教導你們有助伴、有資糧的聖正定,你們要聽!你們要好好作意!我將說了。」

「是的,大德!」那些比丘回答世尊。

世尊這麼說:

「比丘們!什麼是有助伴、有資糧的聖正定呢?即:正見、正志、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比丘們!凡被這七支準備的心一境性,比丘們!這被稱為『有助伴』、『有資糧』的聖正定。

在那裡,比丘們!正見為先導,而,比丘們!正見如何為先導呢?了知『邪見』為邪見;了知『正見』為正見,這是他的正見。

而,比丘們!什麼是邪見呢?『無布施,無供養,無供物,無善作的、惡作的業之果與報,無此世,無他世,無母,無父,無化生眾生,在世間中無正行的、正行道的沙門、婆羅門以證智自作證後而宣說此世、他世。』比丘們!這是邪見。

而,比丘們!什麼是正見呢?比丘們!我說這正見有二種:比丘們!有具煩惱、福分、依著之果報的正見;有聖、無煩惱、出世間、道支的正見。

而,比丘們!什麼是具煩惱、福分、依著之果報的正見呢?『有布施,有供養,有供物,有善作的、惡作的業之果與報,有此世,有他世,有母,有父,有化生眾生,在世間中有正行的、正行道的沙門、婆羅門以證智自作證後而宣說此世、他世。』比丘們!這是具煩惱、福分、依著之果報的正見。

而,比丘們!什麼是聖、無煩惱、出世間、道支的正見呢?比丘們!凡聖心、無煩惱心、具足聖道、修習聖道者的慧、慧根、慧力、擇法覺支、正見道支,比丘們!這些被稱為聖、無煩惱、出世間、道支的正見。

他努力於邪見的捨斷、正見的具足,這是他自己的正精進;他專注地捨斷邪見,專注地進入後住於正見,這是他自己的正念,這樣,這三法繞著正見轉,即:正見、正精進、正念。

在那裡,比丘們!正見為先導,而,比丘們!正見如何為先導呢?了知『邪志』為邪志;了知『正志』為正志,這是他的正見。

而,比丘們!什麼是邪志呢?欲的意向、惡意的意向、加害的意向,比丘們!這就是邪志。

而,比丘們!什麼是正志呢?比丘們!我說這正志有二種:有具煩惱、福分、依著之果報的正志;有聖、無煩惱、出世間、道支的正志。

而,比丘們!什麼是具煩惱、福分、依著之果報的正志呢?離欲的意向、無惡意的意向、無加害的意向,比丘們!這是具煩惱、福分、依著之果報的正志。

而,比丘們!什麼是聖、無煩惱、出世間、道支的正志呢?凡聖心、無煩惱心、具足聖道、修習聖道者的思索、尋、意向、專注、細專注、心的導向、語行,比丘們!這被稱為聖、無煩惱、出世間、道支的正志。

他努力於邪志的捨斷、正志的具足,這是他自己的正精進;他專注地捨斷邪志,專注地進入後住於正志,這是他自己的正念,這樣,這三法繞著正志轉,即:正見、正精進、正念。

在那裡,比丘們!正見為先導,而,比丘們!正見如何為先導呢?了知『邪語』為邪語;了知『正語』為正語,這是他的正見。

而,比丘們!什麼是邪語呢?妄語、離間語、粗惡語、雜穢語,比丘們!這是邪語。

而,比丘們!什麼是正語呢?比丘們!我說這正語有二種:有具煩惱、福分、依著之果報的正語;有聖、無煩惱、出世間、道支的正語。

而,比丘們!什麼是具煩惱、福分、依著之果報的正語呢?戒絕妄語、戒絕離兩舌、戒絕粗惡語、戒絕雜穢語,比丘們!這是具煩惱、福分、依著之果報的正語。

而,比丘們!什麼是聖、無煩惱、出世間、道支的正語呢?凡聖心、無煩惱心、具足聖道、修習聖道者的四種語惡行之遠離、棄離、迴避、戒絕,比丘們!這被稱為聖、無煩惱、出世間、道支的正語。

他努力於邪語的捨斷、正語的具足,這是他自己的正精進;他專注地捨斷邪語,專注地進入後住於正語,這是他自己的正念,這樣,這三法繞著正語轉,即:正見、正精進、正念。

在那裡,比丘們!正見為先導,而,比丘們!正見如何為先導呢?了知『邪業』為邪業;了知『正業』為正業,這是他的正見。

而,比丘們!什麼是邪業呢?殺生、未給予而取、邪淫,比丘們!這是邪業。

而,比丘們!什麼是正業呢?比丘們!我說這正業有二種:有具煩惱、福分、依著之果報的正業;有聖、無煩惱、出世間、道支的正業。

而,比丘們!什麼是具煩惱、福分、依著之果報的正業呢?戒絕殺生、戒絕未給予而取、戒絕邪淫,比丘們!這是具煩惱、福分、依著之果報的正業。

而,比丘們!什麼是聖、無煩惱、出世間、道支的正業呢?凡聖心、無煩惱心、具足聖道、修習聖道者的三種身惡行之遠離、棄離、迴避、戒絕,比丘們!這被稱為聖、無煩惱、出世間、道支的正業。

他努力於邪業的捨斷、正業的具足,這是他自己的正精進;他專注地捨斷邪業,專注地進入後住於正業,這是他自己的正念,這樣,這三法繞著正業轉,即:正見、正精進、正念。

在那裡,比丘們!正見為先導,而,比丘們!正見如何為先導呢?了知『邪命』為邪命;了知『正命』為正命,這是他的正見。

而,比丘們!什麼是邪命呢?設計、攀談、暗示、譏諷、以利養換取其他利養,比丘們!這是邪命。

而,比丘們!什麼是正命呢?比丘們!我說這正命有二種:有具煩惱、福分、依著之果報的正命;有聖、無煩惱、出世間、道支的正命。

而,比丘們!什麼是具煩惱、福分、依著之果報的正命呢?比丘們!這裡,聖弟子捨斷邪命後,以正命營生,比丘們!這是具煩惱、福分、依著之果報的正命。

而,比丘們!什麼是聖、無煩惱、出世間、道支的正命呢?凡聖心、無煩惱心、具足聖道、修習聖道者的邪命之遠離、棄離、迴避、戒絕,比丘們!這被稱為聖、無煩惱、出世間、道支的正命。

他努力於邪命的捨斷、正命的具足,這是他自己的正精進;他專注地捨斷邪命,專注地進入後住於正命,這是他自己的正念,這樣,這三法繞著正命轉,即:正見、正精進、正念。

在那裡,比丘們!正見為先導,而,比丘們!正見如何為先導呢?比丘們!正見者能生正志,正志者能生正語,正語者能生正業,正業者能生正命,正命者能生正精進,正精進者能生正念,正念者能生正定,正定者能生正智,正智者能生正解脫。

比丘們!這樣,有學為八支具備者,阿羅漢為十支具備者。(在那裡,以正智離種種惡不善法,到達圓滿的修習。)

在那裡,比丘們!正見為先導,而,比丘們!正見如何為先導呢呢?比丘們!邪見被正見者除盡,且凡以邪見為緣生成的種種惡不善法也被除盡,以正見為緣的種種善法到達圓滿的修習。邪志被正志者除盡……(中略)邪語被正語者除盡……邪業被正業者除盡……邪命被正命者除盡……邪精進被正精進者除盡……邪念被正念者除盡……邪定被正定者除盡……邪智被正智者除盡……邪解脫被正解脫者除盡,且凡以邪解脫為緣生成的種種惡不善法也被除盡,以正解脫為緣的種種善法到達圓滿的修習。

這樣,比丘們!二十個善的一邊與二十個不善的一邊:大四十法門已被轉動了,必將不被任何沙門、婆羅門、天、魔、梵、世間中任何者反轉。

比丘們!如果任何沙門、婆羅門思量這大四十法門應該被呵責、應該被反駁,則他的主張在當生中會受十如法的非難而來到應該被呵責處:如果尊師呵責正見,則他會尊敬、稱讚那些邪見的沙門、婆羅門。如果尊師呵責正志,則他會尊敬、稱讚那些邪志的沙門、婆羅門。如果尊師呵責正語……(中略)如果尊師呵責正業……如果尊師呵責正命……如果尊師呵責正精進……如果尊師呵責正念……如果尊師呵責正定……如果尊師呵責正智……如果尊師呵責正解脫,則他會尊敬、稱讚那些邪解脫的沙門、婆羅門。比丘們!凡任何沙門、婆羅門思量這大四十法門應該被呵責、應該被反駁,則他的主張在當生會受十如法的非難而來到應該被呵責處。

比丘們!即使是那些歐卡拉的瓦砂與巴聶的無因論者、不作業論者、虛無論者,他們也不曾思量這大四十法門應該被呵責、應該被反駁,那是什麼原因呢?[因為]對毀呰、憤怒、非難之畏懼。」

這就是世尊所說,那些悅意的比丘歡喜世尊所說。

四十大經第七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