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部144經

六處品[15]

教誡闡陀經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栗鼠飼養處的竹林中。

當時,尊者舍利弗與尊者摩訶純陀,以及尊者闡陀住在耆闍崛山。

當時,尊者闡陀在那裡生病、痛苦、重病。

那時,尊者舍利弗在傍晚時,從靜坐禪修中起來,去見尊者摩訶純陀。抵達後,對尊者摩訶純陀這麼說:

「尊者摩訶純陀學友!我們去見尊者闡陀詢問病情。」

那時,尊者舍利弗與尊者摩訶純陀去見尊者闡陀。抵達後,與尊者闡陀相互歡迎。歡迎與寒暄後,在一旁坐下。

在一旁坐好後,尊者舍利弗對尊者闡陀這麼說:

「闡陀學友!你是否能忍受?是否能維持?你是否苦的感受減退而沒增加,其減退而沒增加被了知?」

「舍利弗學友!我不能忍受,不能維持,我強烈苦的感受增加而沒減退,其增加而沒減退被了知,舍利弗學友!猶如有力氣的男子以銳利的刀刃劈開頭。同樣的,舍利弗學友!在我的頭裡有激烈的風切割。

舍利弗學友!我不能忍受,不能維持,我強烈苦的感受增加而沒減退,其增加而沒減退被了知,舍利弗學友!猶如有力氣的男子以堅固的皮繩綁頭箍。同樣的,舍利弗學友!在我的頭裡有激烈的頭痛。

舍利弗學友!我不能忍受,不能維持,我強烈苦的感受增加而沒減退,其增加而沒減退被了知,舍利弗學友!猶如熟練的屠牛夫或屠牛夫的徒弟,以銳利的牛刀切開腹部。同樣的,舍利弗學友!在我的腹部中有激烈的風切割。

舍利弗學友!我不能忍受,不能維持,我強烈苦的感受增加而沒減退,其增加而沒減退被了知,舍利弗學友!猶如兩位有力氣的男子各捉住較弱男子一邊手臂後,在炭火坑上燒、烤。同樣的,舍利弗學友!在我的身體裡有激烈的熱病。

舍利弗學友!我不能忍受,不能維持,我強烈苦的感受增加而沒減退,其增加而沒減退被了知,學友!我要拿刀[自殺],我不期待活命。」

「闡陀學友!不要拿刀[自殺],讓闡陀學友維持生存,我們希求闡陀學友維持生存著,如果闡陀學友沒有適當的食物,我將為闡陀學友遍求;如果闡陀學友沒有適當的醫藥,我將為闡陀學友遍求;如果闡陀學友沒有適當的看護者,我將看護闡陀學友,闡陀學友!不要拿刀[自殺],讓闡陀學友維持生存,我們希求闡陀學友維持生存著。」

「舍利弗學友!我非沒有適當的食物;我非沒有適當的醫藥;我非沒有適當的看護者,又,舍利弗學友!大師長久被我以合意、非不合意地侍奉;舍利弗學友!因為對大師應該以合意、非不合意地侍奉,這對弟子來說是適當的,舍利弗學友!請你這麼憶持:『闡陀比丘將無應該被責備的而拿刀[自殺]。』」

「我們想問尊者闡陀一點[問題],如果尊者闡陀允許為問題作解答的話。」

「問吧!舍利弗學友!聽了後,我將知道。」

「闡陀學友!你認為眼、眼識、能被眼識所識知之法:『這是我的,我是這個,這是我的真我。』闡陀學友!你認為耳、耳識、……(中略)闡陀學友!你認為鼻、鼻識、……闡陀學友!你認為舌、舌識、……闡陀學友!你認為身、身識……闡陀學友!你認為意、意識、能被意識所識知之法:『這是我的,我是這個,這是我的真我。』嗎?」

「舍利弗學友!我認為眼、眼識、能被眼識所識知之法:『這不是我的,我不是這個,這不是我的真我。』舍利弗學友!我認為耳、……(中略)舍利弗學友!我認為鼻、……舍利弗學友!我認為舌、……舍利弗學友!我認為身、……舍利弗學友!我認為意、意識、能被意識所識知之法:『這不是我的,我不是這個,這不是我的真我。』」

「闡陀學友!在眼、眼識、能被眼識所識知之法上看見什麼、證知什麼後,你認為眼、眼識、能被眼識所識知之法:『這不是我的,我不是這個,這不是我的真我。』闡陀學友!在耳、耳識……闡陀學友!在鼻、鼻識……闡陀學友!在舌、舌識……闡陀學友!在身、身識……闡陀學友!在意、意識、能被意識所識知之法上看見什麼、證知什麼後,你認為意、意識、能被意識所識知之法:『這不是我的,我不是這個,這不是我的真我。』呢?」

「舍利弗學友!在眼、眼識、能被眼識所識知之法上看見滅、證知滅後,我認為眼、眼識、能被眼識所識知之法:『這不是我的,我不是這個,這不是我的真我。』舍利弗學友!在耳、耳識……舍利弗學友!在鼻、鼻識……舍利弗學友!在舌、舌識……舍利弗學友!在身、身識……舍利弗學友!在意、意識、能被意識所識知之法上看見滅、證知滅後,我認為意、意識、能被意識所識知之法:『這不是我的,我不是這個,這不是我的真我。』」

當這麼說時,尊者摩訶純陀對尊者闡陀這麼說:

「闡陀學友!因此,在這裡,那位世尊的教說應該被經常作意:『對依著者來說則有搖動;對無依著者來說則沒有搖動;當沒有搖動時,則有寧靜;當有寧靜時,則沒有傾向;當沒有傾向時,則沒有來去;當沒有來去時,則沒有死生;當沒有死生時,則既無此世、他世,也無兩者之中間,這就是苦的結束。』」

那時,尊者舍利弗與尊者摩訶純陀以此勸誡來勸誡尊者闡陀後,起座離開。

那時,尊者闡陀在那些(兩位)尊者離開不久時,拿刀[自殺]了。

那時,尊者舍利弗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尊者舍利弗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尊者闡陀拿刀[自殺]了,他往生哪一趣呢?未來的命運怎樣呢?」

「舍利弗!闡陀比丘不是就在你面前記說他無應該被責備的嗎?」

「大德!有一個名叫晡玻居樂的跋耆村落,在那裡,尊者闡陀有諸朋友俗家、諸親友俗家、諸招待周到的俗家。」

「舍利弗!闡陀比丘確實有這些諸朋友俗家、諸親友俗家、諸招待周到的俗家,但,舍利弗!我不說:『到那樣的程度他有應該被責備的。』

舍利弗!凡這個身體倒下而執取另一個身體者,我說:『他有應該被責備的。』闡陀比丘沒有那樣。

舍利弗!你要這麼憶持:『闡陀比丘無應該被責備的而拿刀[自殺]。』」

這就是世尊所說,悅意的尊者舍利弗歡喜世尊所說。

教誡闡陀經第二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