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部147經

六處品[15]

教誡羅侯羅小經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祇樹林給孤獨園。

那時,當世尊獨自靜坐禪修時,心中生起了這樣的深思:

「羅侯羅的解脫圓熟法已遍熟,讓我更進一步教導羅侯羅滅盡諸煩惱。」

那時,世尊在午前時穿好衣服後,取鉢與僧衣,為了托鉢進入舍衛城。

在舍衛城為了托鉢而行後,食畢,從施食處返回,召喚尊者羅侯羅:

「羅侯羅!取坐墊布,我們前往盲者的林園,作中午的休息。」

「是的,大德!」尊者羅侯羅回答世尊後,拿著坐墊布,緊跟著世尊隨行。

當時,許多跟世尊在一起隨行的天眾們心想:

「今天,世尊將更進一步教導尊者羅侯羅滅盡諸煩惱。」

那時,世尊進入盲者的林園後,坐在某棵樹下設置好的座位。

尊者羅侯羅向世尊問訊後,也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世尊對尊者羅侯羅這麼說:

「羅侯羅!你怎麼想:眼是常的,或是無常的?」

「無常的,大德!」

「而凡為無常的,是苦的,或是樂的呢?」

「苦的,大德!」

「而凡為無常的、苦的、變易法,適合被這樣認為:『這是我的,我是這個,這是我的真我』嗎?」

「不,大德!」

「羅侯羅!你怎麼想:色是常的,或是無常的呢?」

「無常的,大德!」

「而凡為無常的,是苦的,或是樂的呢?」

「苦的,大德!」

「而凡為無常的、苦的、變易法,適合被這樣認為:『這是我的,我是這個,這是我的真我』嗎?」

「不,大德!」

「羅侯羅!你怎麼想:眼識是常的,或是無常的呢?」

「無常的,大德!」

「而凡為無常的,是苦的,或是樂的呢?」

「苦的,大德!」

「而凡為無常的、苦的、變易法,適合被這樣認為:『這是我的,我是這個,這是我的真我』嗎?」

「不,大德!」

「羅侯羅!你怎麼想:眼觸是常的,或是無常的呢?」

「無常的,大德!」

「而凡為無常的,是苦的,或是樂的呢?」

「苦的,大德!」

「而凡為無常的、苦的、變易法,適合被這樣認為:『這是我的,我是這個,這是我的真我』嗎?」

「不,大德!」

「羅侯羅!你怎麼想:凡以這眼觸為緣生起的受之類、想之類、行之類、識之類,是常的,或是無常的呢?」

「無常的,大德!」

「而凡為無常的,是苦的,或是樂的呢?」

「苦的,大德!」

「而凡為無常的、苦的、變易法,適合被這樣認為:『這是我的,我是這個,這是我的真我』嗎?」

「不,大德!」

「羅侯羅!你怎麼想:耳是常的,或是無常的呢?」

「無常的,大德!」……(中略)。

「鼻是常的,或是無常的呢?」

「無常的,大德!」……(中略)。

「舌是常的,或是無常的呢?」

「無常的,大德!」……(中略)。

「身是常的,或是無常的呢?」

「無常的,大德!」……(中略)。

「意是常的,或是無常的呢?」

「無常的,大德!」

「而凡為無常的,是苦的,或是樂的呢?」

「苦的,大德!」

「而凡為無常的、苦的、變易法,適合被這樣認為:『這是我的,我是這個,這是我的真我』嗎?」

「不,大德!」

「羅侯羅!你怎麼想:法是常的,還是無常的呢?」

「無常的,大德!」

「而凡為無常的,是苦的,或是樂的呢?」

「苦的,大德!」

「而凡為無常的、苦的、變易法,適合被這樣認為:『這是我的,我是這個,這是我的真我』嗎?」

「不,大德!」

「羅侯羅!你怎麼想:意識是常的,或是無常的呢?」

「無常的,大德!」

「而凡為無常的,是苦的,或是樂的呢?」

「苦的,大德!」

「而凡為無常的、苦的、變易法,適合被這樣認為:『這是我的,我是這個,這是我的真我』嗎?」

「不,大德!」

「羅侯羅!你怎麼想:意觸是常的,或是無常的呢?」

「無常的,大德!」

「而凡為無常的,是苦的,或是樂的呢?」

「苦的,大德!」

「而凡為無常的、苦的、變易法,適合被這樣認為:『這是我的,我是這個,這是我的真我』嗎?」

「不,大德!」

「羅侯羅!你怎麼想:凡以這意觸為緣生起的受之類、想之類、行之類、識之類,是常的,或是無常的呢?」

「無常的,大德!」

「而凡為無常的,是苦的,或是樂的呢?」

「苦的,大德!」

「而凡為無常的、苦的、變易法,適合被這樣認為:『這是我的,我是這個,這是我的真我』嗎?」

「不,大德!」

「羅侯羅!當這麼看時,已受教導的聖弟子在眼上厭,在色上厭,在眼識上厭,在眼觸上厭,凡以這眼觸為緣生起的受之類、想之類、行之類、識之類,在那上面也都厭。

在耳上厭,在聲音上厭,……(中略)在鼻上厭,在氣味上厭,……(中略)在舌上厭,在味道上厭,……(中略)在身上厭,在所觸上厭,……在意上厭,在法上厭,在意識上厭,在意觸上厭,凡以這意觸為緣生起的受之類、想之類、行之類、識之類,在那上面也都厭;厭者離染,經由離貪而解脫,當解脫時,有『[這是]解脫』之智,他了知:『出生已盡,梵行已完成,應該作的已作,不再有這樣[輪迴]的狀態了。』」

這就是世尊所說,悅意的尊者羅侯羅歡喜世尊所說。

而當這個解說被說時,尊者羅侯羅的心以不執取而從諸煩惱解脫。

而那些許多跟在一起的天眾們的遠塵、離垢之法眼生起:

「凡任何集法都是滅法。」

教誡羅侯羅小經第五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