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部149經

六處品[15]

六處大經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祇樹林給孤獨園。

在那裡,世尊召喚比丘們:「比丘們!」

「尊師!」那些比丘回答世尊。

世尊這麼說:

「比丘們!我將教導你們大六處,你們要聽!你們要好好作意!我要說了。」

「是的,大德!」那些比丘回答世尊。

世尊這麼說:

「比丘們!不如實知見眼,不如實知見色,不如實知見眼識,不如實知見眼觸,凡以這眼觸為緣生起的或樂、或苦、或不苦不樂受,也都不如實知見,則在眼上貪著,在色上貪著,在眼識上貪著,在眼觸上貪著,凡以這眼觸為緣生起的或樂、或苦、或不苦不樂受,在那上面也都貪著。

如果對它住於執著、被束縛、沈迷、隨觀樂味者,則進入未來五取蘊的積聚,且增長那導致再生、伴隨歡喜與貪、到處歡喜的渴愛,增長身的不安,也增長心的不安;增長身的苦惱,也增長心的苦惱;增長身的熱惱,也增長心的熱惱,同時感受著身苦與心苦。

比丘們!不如實知見耳……(中略)比丘們!不如實知見鼻……(中略)比丘們!不如實知見舌……(中略)比丘們!不如實知見身……(中略)比丘們!不如實知見意,不如實知見法,不如實知見意識,不如實知見意觸,凡以這意觸為緣生起的或樂、或苦、或不苦不樂受,也都不如實知見,則在意上貪著,在法上貪著,在意識上貪著,在意觸上貪著,凡以這意觸為緣生起的或樂、或苦、或不苦不樂受,在那上面也都貪著。如果對它住於執著、被束縛、沈迷、隨觀樂味者,則進入未來五取蘊的積聚,且增長那導致再生、伴隨歡喜與貪、到處歡喜的渴愛,增長身的不安,也增長心的不安;增長身的苦惱,也增長心的苦惱;增長身的熱惱,也增長心的熱惱,同時感受著身苦與心苦。

比丘們!如實知見眼,如實知見色,如實知見眼識,如實知見眼觸,凡以這眼觸為緣生起的或樂、或苦、或不苦不樂受,也都如實知見,則在眼上不貪著,在色上不貪著,在眼識上不貪著,在眼觸上不貪著,凡以這眼觸為緣生起的或樂、或苦、或不苦不樂受,在那上面也都不貪著。

如果對它住於不執著、不被束縛、不沈迷、隨觀過患者,則進入未來五取蘊的減損,且捨斷那導致再生、伴隨歡喜與貪、到處歡喜的渴愛,捨斷身的不安,也捨斷心的不安;捨斷身的苦惱,也捨斷心的苦惱;捨斷身的熱惱,也捨斷心的熱惱,同時感受著身樂與心樂。

凡像這樣真實見解者為正見,凡像這樣真實意向者為正志,凡像這樣真實精進者為正精進,凡像這樣真實念者為正念,凡像這樣真實定者為正定,而先前身業、語業、生計已是善遍清淨了,像這樣,這八支聖道到達圓滿的修習。當他這麼修習這八支聖道時,四念住也到達圓滿的修習,四正勤也到達圓滿的修習,四神足也到達圓滿的修習,五根也到達圓滿的修習,五力也到達圓滿的修習,七覺支也到達圓滿的修習。

他的這二法雙連轉起了:止與觀,他以證智遍知那些應該以證智遍知的法,以證智捨斷那些應該以證智捨斷的法,以證智修那些應該以證智修的法,以證智證那些應該以證智證的法。

比丘們!什麼是應該以證智遍知的法?應該回答『五取蘊。』即:色取蘊、受取蘊、想取蘊、行取蘊、識取蘊,這些是應該以證智遍知的法。

比丘們!什麼是應該以證智捨斷的法?無明與有的渴愛,這些是應以證智捨斷的法。

比丘們!什麼是應該以證智修習的法?止與觀,這些是應該以證智修習的法。

比丘們!什麼是應該以證智作證的法?明與解脫,這些是應該以證智作證的法。

比丘們!如實知見耳……(中略)比丘們!如實知見鼻……(中略)比丘們!如實知見舌……比丘們!如實知見身……比丘們!如實知見意,如實知見法,如實知見意識,如實知見意觸,凡以這意觸為緣生起的或樂、或苦、或不苦不樂受,也都如實知見,則在意上不貪著,在法上不貪著,在意識上不貪著,在意觸上不貪著,凡以這意觸為緣生起的或樂、或苦、或不苦不樂受,在那上面也都不貪著。如果對它住於不執著、不被束縛、不沈迷、隨觀過患者,則進入未來五取蘊的減損,且捨斷那導致再生、伴隨歡喜與貪、到處歡喜的渴愛,捨斷身的不安,也捨斷心的不安;捨斷身的苦惱,也捨斷心的苦惱;捨斷身的熱惱,也捨斷心的熱惱,同時感受著身樂與心樂。凡像這樣真實見解者為正見,凡像這樣真實意向者為正志,凡像這樣真實精進者為正精進,凡像這樣真實念者為正念,凡像這樣真實定者為正定,而先前身業、語業、生計已是善遍清淨了,像這樣,這八支聖道到達圓滿的修習。當他這麼修習這八支聖道時,四念住也到達圓滿的修習,四正勤也到達圓滿的修習,四神足也到達圓滿的修習,五根也到達圓滿的修習,五力也到達圓滿的修習,七覺支也到達圓滿的修習。他的這二法雙連轉起了:止與觀,他以證智遍知那些應該以證智遍知的法,以證智捨斷那些應該以證智捨斷的法,以證智修那些應該以證智修的法,以證智證那些應該以證智證的法。比丘們!什麼是應該以證智遍知的法?應該回答『五取蘊。』即:色取蘊、受取蘊、想取蘊、行取蘊、識取蘊,這些是應該以證智遍知的法。比丘們!什麼是應該以證智捨斷的法?無明與有的渴愛,這些是應該以證智捨斷的法。比丘們!什麼是應該以證智修的法?止與觀,這些是應該以證智修的法。比丘們!什麼是應該以證智證的法?明與解脫,這些是應該以證智證的法。」

這就是世尊所說,那些悅意的比丘歡喜世尊所說。

六處大經第七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