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部151經

六處品[15]

淨化施食經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栗鼠飼養處的竹林中。

那時,尊者舍利弗在傍晚時,從靜坐禪修中起來,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世尊對尊者舍利弗這麼說:

「舍利弗!你的諸根明淨,膚色清淨、皎潔,舍利弗!你現在多住在什麼住處呢?」

「大德!我現在多住在空住處。」

「舍利弗!好!好!你現在確實多住在大丈夫住處,舍利弗!這大丈夫住處即是空。

舍利弗!因此,在這裡,如果比丘希望『要多住在空住處』,舍利弗!比丘應該像這樣深慮:『我在為了托鉢進入村落的路上、在為了托鉢而行之地方、在為了托鉢從村落返回的路上,在那裡,關於能被眼識知的色,我的心中有欲、貪、瞋、癡、嫌惡嗎?』

舍利弗!如果比丘觀察時,這麼知道:『我在為了托鉢進入村落的路上、在為了托鉢而行之地方、在為了托鉢從村落返回的路上,在那裡,關於能被眼識知的色,我的心中有欲、貪、瞋、癡、嫌惡。』

舍利弗!那位比丘就應該精進於捨斷諸惡不善法。

但,舍利弗!如果比丘觀察時,這麼知道:『我在為了托鉢進入村落的路上、在為了托鉢而行之地方、在為了托鉢從村落返回的路上,在那裡,關於能被眼識知的色,我的心中無欲、貪、瞋、癡、嫌惡。』

舍利弗!那位比丘因此能以喜、悅而住,在善法上日夜隨學。

再者,舍利弗!比丘應該像這樣深慮:『我在為了托鉢進入村落的路上、在為了托鉢而行之地方、在為了托鉢從村落返回的路上,在那裡,關於能被耳識知的聲音……(中略)關於能被鼻識知的氣味……關於能被舌識知的味道……關於能被身識知的所觸……關於能被意識知的法,我的心中有欲、貪、瞋、癡、嫌惡嗎?』

舍利弗!如果比丘觀察時,這麼知道:『我在為了托鉢進入村落的路上、在為了托鉢而行之地方、在為了托鉢從村落返回的路上,在那裡,關於意所識知的法,我的心中有欲、貪、瞋、癡、嫌惡。』

舍利弗!那位比丘就應該精進於捨斷諸惡不善法。

但,舍利弗!如果比丘觀察時,這麼知道:『我在為了托鉢進入村落的路上、在為了托鉢而行之地方、在為了托鉢從村落返回的路上,在那裡,關於意所識知的法,我的心中無欲、貪、瞋、癡、嫌惡。』

舍利弗!那位比丘因此能以喜、悅而住,在善法上日夜隨學。

再者,舍利弗!比丘應該像這樣深慮:『我已捨斷五種欲了嗎?』

舍利弗!如果比丘觀察時,這麼知道:『我尚未捨斷五種欲。』

舍利弗!那位比丘就應該精進於捨斷五種欲。

但,舍利弗!如果比丘觀察時,這麼知道:『我已捨斷五種欲。』

舍利弗!那位比丘因此能以喜、悅而住,在善法上日夜隨學。

再者,舍利弗!比丘應該像這樣深慮:『我已捨斷五蓋了嗎?』

舍利弗!如果比丘觀察時,這麼知道:『我尚未捨斷五蓋。』

舍利弗!那位比丘就應該精進於捨斷五蓋。

但,舍利弗!如果比丘觀察時,這麼知道:『我已捨斷五蓋。』

舍利弗!那位比丘因此能以喜、悅而住,在善法上日夜隨學。

再者,舍利弗!比丘應該像這樣深慮:『我遍知五取蘊了嗎?』

舍利弗!如果比丘觀察時,這麼知道:『我尚未遍知五取蘊。』

舍利弗!那位比丘就應該精進於遍知五取蘊。

但,舍利弗!如果比丘觀察時,這麼知道:『我遍知了五取蘊。』

舍利弗!那位比丘因此能以喜、悅而住,在善法上日夜隨學。

再者,舍利弗!比丘應該像這樣深慮:『我已修習四念住了嗎?』

舍利弗!如果比丘觀察時,這麼知道:『我尚未修習四念住。』

舍利弗!那位比丘就應該精進於修習四念住。

但,舍利弗!如果比丘觀察時,這麼知道:『我已修習四念住。』

舍利弗!那位比丘因此能以喜、悅而住,在善法上日夜隨學。

再者,舍利弗!比丘應該像這樣深慮:『我已修習四正勤了嗎?』

舍利弗!如果比丘觀察時,這麼知道:『我尚未修習四正勤。』

舍利弗!那位比丘就應該精進於修習四正勤。

但,舍利弗!如果比丘觀察時,這麼知道:『我已修習四正勤。』

舍利弗!那位比丘因此能以喜、悅而住,在善法上日夜隨學。

再者,舍利弗!比丘應該像這樣深慮:『我已修習四神足了嗎?』

舍利弗!如果比丘觀察時,這麼知道:『我尚未修習四神足。』

舍利弗!那位比丘就應該精進於修習四神足。

但,舍利弗!如果比丘觀察時,這麼知道:『我已修習四神足。』

舍利弗!那位比丘因此能以喜、悅而住,在善法上日夜隨學。

再者,舍利弗!比丘應該像這樣深慮:『我已修習五根了嗎?』

舍利弗!如果比丘觀察時,這麼知道:『我尚未修習五根。』

舍利弗!那位比丘就應該精進於修習五根。

但,舍利弗!如果比丘觀察時,這麼知道:『我已修習五根。』

舍利弗!那位比丘因此能以喜、悅而住,在善法上日夜隨學。

再者,舍利弗!比丘應該像這樣深慮:『我已修習五力了嗎?』

舍利弗!如果比丘觀察時,這麼知道:『我尚未修習五力。』

舍利弗!那位比丘就應該精進於修習五力。

但,舍利弗!如果比丘觀察時,這麼知道:『我已修習五力。』

舍利弗!那位比丘因此能以喜、悅而住,在善法上日夜隨學。

再者,舍利弗!比丘應該像這樣深慮:『我已修習七覺支了嗎?』

舍利弗!如果比丘觀察時,這麼知道:『我尚未修習七覺支。』

舍利弗!那位比丘就應該精進於修習七覺支。

但,舍利弗!如果比丘觀察時,這麼知道:『我已修習七覺支。』

舍利弗!那位比丘因此能以喜、悅而住,在善法上日夜隨學。

再者,舍利弗!比丘應該像這樣深慮:『我已修習八支聖道了嗎?』

舍利弗!如果比丘觀察時,這麼知道:『我尚未修習八支聖道。』

舍利弗!那位比丘就應該精進於修習八支聖道。

但,舍利弗!如果比丘觀察時,這麼知道:『我已修習八支聖道。』

舍利弗!那位比丘因此能以喜、悅而住,在善法上日夜隨學。

再者,舍利弗!比丘應該像這樣深慮:『我已修習止與觀了嗎?』

舍利弗!如果比丘觀察時,這麼知道:『我尚未修習止與觀。』

舍利弗!那位比丘就應該精進於修習止與觀。

但,舍利弗!如果比丘觀察時,這麼知道:『我已修習止與觀。』

舍利弗!那位比丘因此能以喜、悅而住,在善法上日夜隨學。

再者,舍利弗!比丘應該像這樣深慮:『我已作證明與解脫了嗎?』

舍利弗!如果比丘觀察時,這麼知道:『我尚未作證明與解脫。』

舍利弗!那位比丘就應該為了明與解脫的作證而精進。

但,舍利弗!如果比丘觀察時,這麼知道:『我已作證明與解脫。』

舍利弗!那位比丘因此能以喜、悅而住,在善法上日夜隨學。

舍利弗!凡過去世任何沙門、婆羅門淨化施食者,他們已全都像這樣觀察、再觀察後淨化施食;舍利弗!凡未來世任何沙門、婆羅門淨化施食者,他們也將全都像這樣觀察、再觀察後淨化施食;舍利弗!凡現在任何沙門、婆羅門淨化施食者,他們也正全都像這樣觀察、再觀察後淨化施食。

舍利弗!因此,在這裡,『我們將觀察、再觀察後淨化施食。』舍利弗!你們應該這麼學。」

這就是世尊所說,悅意的尊者舍利弗歡喜世尊所說。

淨化施食經第九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