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部152經

六處品[15]

根修習經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迦徵伽羅國善竹林中。

那時,波羅奢耶的徒弟巫多羅學生婆羅門去見世尊。抵達後,與世尊互相歡迎。歡迎與寒暄後,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世尊對波羅奢耶的徒弟巫多羅學生婆羅門這麼說:

「巫多羅!波羅奢耶婆羅門教導弟子修習根嗎?」

「喬達摩先生!波羅奢耶婆羅門教導弟子修習根。」

「而,巫多羅!波羅奢耶婆羅門怎樣教導弟子修習根呢?」

「喬達摩先生!這裡,不以眼見色,不以耳聽聲,喬達摩先生!波羅奢耶婆羅門這麼教導弟子修習根。」

「這樣,巫多羅!依婆羅門波羅奢耶所說,盲人將是修習根;聾者將是修習根了,因為,巫多羅!盲人不以眼見色,聾者不以耳聽聲。」

當這麼說時,波羅奢耶的徒弟巫多羅學生婆羅門變得沈默、羞愧、垂肩、低頭、鬱悶、無言以對而坐。

那時,世尊知道波羅奢耶的徒弟巫多羅學生婆羅門變得沈默、羞愧,垂肩、低頭、鬱悶、無言以對後,召喚尊者阿難:

「阿難!婆羅門波羅奢耶以別種方式教導弟子修習根,而,阿難!聖者之律中的無上修習根是另一種。」

「世尊!這正是時候,善逝!這正是時候,願世尊教導聖者之律中的無上修習根,聽聞世尊的[教說]後,比丘們將會憶持的。」

「那樣的話,阿難!你要聽!你要好好作意!我要說了。」

「是的,大德!」尊者阿難回答世尊。

世尊這麼說:

「而,阿難!怎樣是聖者之律中的無上修習根呢?

阿難!這裡,比丘以眼見色後,生起合意的,生起不合意的,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他這麼了知:『我已生起合意的,已生起不合意的,已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那是有為的、粗的、緣所生的。這是寂靜的;這是勝妙的,即:平靜。』對他,那已生起合意的,已生起不合意的,已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被滅了,而確立平靜。

阿難!猶如有眼的男子張眼後能閉眼,或閉眼後能張眼。同樣的,阿難!對那任何已生起合意的,已生起不合意的,已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像這麼快,這麼迅速,這麼容易地被滅了,而確立平靜,阿難!這就叫作:在能被眼識知的色上聖者之律中的無上修習根。

再者,阿難!比丘以耳聽聲音後,生起合意的,生起不合意的,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他這麼了知:『我已生起合意的,已生起不合意的,已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那是有為的、粗的、緣所生的。這是寂靜的;這是勝妙的,即:平靜。』對他,那已生起合意的,已生起不合意的,已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被滅了,而確立平靜。

阿難!猶如有力氣的男子能很容易地打個彈指。同樣的,阿難!對那任何已生起合意的,已生起不合意的,已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像這麼快,這麼迅速,這麼容易地被滅了,而確立平靜,阿難!這就叫作:在能被耳識知的聲音上聖者之律中的無上修習根。

再者,阿難!比丘以鼻聞氣味後,生起合意的,生起不合意的,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他這麼了知:『我已生起合意的,已生起不合意的,已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那是有為的、粗的、緣所生的。這是寂靜的;這是勝妙的,即:平靜。』對他,那已生起合意的,已生起不合意的,已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被滅了,而確立平靜。

阿難!猶如在些微傾斜荷葉上的雨滴,將滾落而不停留。同樣的,阿難!對那任何已生起合意的,已生起不合意的,已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像這麼快,這麼迅速,這麼容易地被滅了,而確立平靜,阿難!這就叫作:在能被鼻識知的氣味上聖者之律中無上修習根。

再者,阿難!比丘以舌嚐味道後,生起合意的,生起不合意的,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他這麼了知:『我已生起合意的,已生起不合意的,已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那是有為的、粗的、緣所生的。這是寂靜的;這是勝妙的,即:平靜。』對他,那已生起合意的,已生起不合意的,已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被滅了,而確立平靜。

阿難!猶如有力氣的男子能輕易地唾出聚在舌端的唾團。同樣的,阿難!對那任何已生起合意的,已生起不合意的,已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像這麼快,這麼迅速,這麼容易地被滅了,而確立平靜,阿難!這就叫作:在能被舌識知的味道上聖者之律中無上修習根。

再者,阿難!比丘以身接觸所觸後,生起合意的,生起不合意的,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他這麼了知:『我已生起合意的,已生起不合意的,已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那是有為的、粗的、緣所生的。這是寂靜的;這是勝妙的,即:平靜。』對他,那已生起合意的,已生起不合意的,已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被滅了,而確立平靜。

阿難!猶如有力氣的男子能伸直彎曲的手臂,或能彎曲伸直的手臂。同樣的,阿難!對那任何已生起合意的,已生起不合意的,已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像這麼快,這麼迅速,這麼容易地被滅了,而確立平靜,阿難!這就叫作:在能被身識知的所觸上聖者之律中無上修習根。

再者,阿難!比丘以意識知法後,生起合意的,生起不合意的,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他這麼了知:『我已生起合意的,已生起不合意的,已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那是有為的、粗的、緣所生的。這是寂靜的;這是勝妙的,即:平靜。』對他,那已生起合意的,已生起不合意的,已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被滅了,而確立平靜。

阿難!猶如有力氣的男子會在中午被曬得很熱的鐵鍋上滴二、三滴水滴,阿難!水滴的落下[或]緩慢,但[一落下,]那時,它就會急速地走到遍盡、耗盡。同樣的,阿難!對那任何已生起合意的,已生起不合意的,已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像這麼快,這麼迅速,這麼容易地被滅了,而確立平靜,阿難!這就叫作:在能被意識知的法上聖者之律中無上修習根。

阿難!這樣是聖者之律中無上修習根。

而,阿難!怎樣是行道的有學人呢?

阿難!這裡,比丘以眼見色後,生起合意的,生起不合意的,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他因為已生起合意的,已生起不合意的,已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而羞愧、慚愧、厭惡。

以耳聽聲……(中略)以鼻聞氣味……以舌嚐味道……以身觸所觸……以意識知法後,生起合意的,生起不合意的,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他因為已生起合意的,已生起不合意的,已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而羞愧、慚愧、厭惡。

阿難!這樣是行道的有學人。

而,阿難!怎樣是聖者的已修習根?

阿難!這裡,比丘以眼見色後,生起合意的,生起不合意的,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

如果他希望『願在厭拒上住於不厭拒想』,在那裡,他住於不厭拒想。

如果他希望『願在不厭拒上住於厭拒想』,在那裡,他住於厭拒想。

如果他希望『願在厭拒與不厭拒上都住於不厭拒想』,在那裡,他住於不厭拒想。

如果他希望『願在不厭拒與厭拒上都住於厭拒想』,在那裡,他住於厭拒想。

如果他希望『願在厭拒與不厭拒兩者上都避免後,住於平靜,正念、正知』,在那裡,他住於平靜,正念、正知。

再者,阿難!以耳聽聲……以鼻聞氣味……以舌嚐味道……以身觸所觸……以意識知法後,生起合意的,生起不合意的,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

如果他希望『願在厭拒上住於不厭拒想』,在那裡,他住於不厭拒想。

如果他希望『願在不厭拒上住於厭拒想』,在那裡,他住於厭拒想。

如果他希望『願在厭拒與不厭拒上都住於不厭拒想』,在那裡,他住於不厭拒想。

如果他希望『願在不厭拒與厭拒上都住於厭拒想』,在那裡,他住於厭拒想。

如果他希望『願在厭拒與不厭拒兩者上都避免後住於平靜,正念、正知』,在那裡,他住於平靜,正念、正知。

阿難!這樣是聖者的已修習根。

阿難!像這樣,聖者之律中的無上修習根已被我教導,行道的有學人已被教導,聖者的已修習根已被教導。阿難!凡依憐愍對弟子有益的大師,出自憐愍所應作的,我已為你們做了。阿難!有這些樹下、這些空屋,阿難!你們要禪修!不要放逸,不要以後變得後悔,這是我們對你們的教誡。」

這就是世尊所說,悅意的尊者阿難歡喜世尊所說。

根修習經第十終了。

六處品第五終了,其攝頌:

「給孤獨、闡陀、富樓那、難達葛、羅侯羅,
六個六、六處、頻頭城、清淨,
以及根修習,品有五個教誡。」

此品之攝頌:

「天臂與逐步,空與分別,
六處品,後五十則確立。」

後五十則完成。

由三個五十則組成的整個中部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