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部32經

雙大品[4]

牛角大經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牛角沙羅樹林園,與眾多有名的上座弟子在一起:尊者舍利弗、尊者大目犍連、尊者大迦葉、尊者阿那律、尊者離婆多、尊者阿難,以及其他有名的上座弟子在一起。

那時,尊者大目犍連在傍晚時,從靜坐禪修中起來,去見尊者大迦葉。抵達後,對尊者大迦葉這麼說:

「大迦葉學友!讓我們為了法的聽聞去見尊者舍利弗。」

「是的,學友!」尊者大迦葉回答尊者大目犍連。

那時,尊者大目犍連、尊者大迦葉、尊者阿那律為了法的聽聞去見尊者舍利弗。尊者阿難看見尊者大目犍連、尊者大迦葉、尊者阿那律為了法的聽聞去見尊者舍利弗。看見後,去見尊者離婆多。抵達後,對尊者離婆多這麼說:

「離婆多學友!那些善人為了法的聽聞去見尊者舍利弗,離婆多學友!讓我們[也]為了法的聽聞去見尊者舍利弗。」

「是的,學友!」尊者離婆多回答尊者阿難。

那時,尊者離婆多與尊者阿難為了法的聽聞去見尊者舍利弗。

那時,尊者舍利弗看見尊者離婆多與尊者阿難遠遠地走來。看見後,對尊者阿難這麼說:

「來!尊者阿難!歡迎!世尊的侍者、世尊的近侍尊者阿難!阿難學友!牛角沙羅樹林園是令人愉快的,夜晚有月光照耀,沙羅樹全都是盛開的,似乎散發天的芳香,阿難學友!怎樣的比丘能輝耀沙羅樹林園呢?」

「舍利弗學友!這裡,比丘是多聞者、所聽聞的憶持者、所聽聞的蓄積者,凡那些開頭是善、中間是善、終結是善;意義正確、辭句正確,說明唯獨圓滿、遍清淨梵行的法,像這樣的法被他多聞、憶持、背誦、以意熟慮、以見善通達,他以圓滿、連貫的文句對四眾教導為了根絕煩惱的法。舍利弗學友!這樣的比丘能輝耀沙羅樹林園。」

當這麼說時,尊者舍利弗對尊者離婆多這麼說:

「離婆多學友!尊者阿難如自己的辯才解答了,現在,我們問尊者離婆多:『離婆多學友!牛角沙羅樹林園是令人愉快的,夜晚有月光照耀,沙羅樹全都是盛開的,似乎散發天的芳香,離婆多學友!怎樣的比丘能輝耀沙羅樹林園呢?』」

「舍利弗學友!這裡,比丘是樂於靜坐禪修者、愛好靜坐禪修者,專修內心的止,不輕視禪,具備觀,住於空屋。舍利弗學友!這樣的比丘能輝耀沙羅樹林園。」

當這麼說時,尊者舍利弗對尊者阿那律這麼說:

「阿那律學友!尊者離婆多如自己的辯才解答了,現在,我們問尊者阿那律:『阿那律學友!牛角沙羅樹林園是令人愉快的,夜晚有月光照耀,沙羅樹全都是盛開的,似乎散發天的芳香,阿那律學友!怎樣的比丘能輝耀沙羅樹林園呢?』」

「舍利弗學友!這裡,比丘以清淨、超越人的天眼觀察千世界,舍利弗學友!猶如有眼的男子到最高樓上能觀察千輪輞的圓相,同樣的,舍利弗學友!比丘以清淨、超越人的天眼觀察千世界。舍利弗學友!這樣的比丘能輝耀沙羅樹林園。」

當這麼說時,尊者舍利弗對尊者大迦葉這麼說:

「大迦葉學友!尊者阿那律如自己的辯才解答了,現在,我們問尊者大迦葉:『大迦葉學友!牛角沙羅樹林園是令人愉快的,夜晚有月光照耀,沙羅樹全都是盛開的,似乎散發天的芳香,大迦葉學友!怎樣的比丘能輝耀沙羅樹林園呢?』」

「舍利弗學友!這裡,比丘自己是住林野者,並且是對住林野狀態稱讚者;自己是吃鉢食者,並且是對吃鉢食狀態稱讚者;自己是穿糞掃衣者,並且是對穿糞掃衣狀態稱讚者;自己是持三衣者,並且是對持三衣狀態稱讚者;自己是少欲者,並且是對少欲稱讚者;自己是知足者,並且是對知足稱讚者;自己是獨住者,並且是對獨住稱讚者;自己是離群眾者,並且是對離群眾稱讚者;自己是活力已被發動者,並且是對活力激發稱讚者;自己是戒具足者,並且是對戒具足稱讚者;自己是定具足者,並且是對定具足稱讚者;自己是慧具足者,並且是對慧具足稱讚者;自己是解脫具足者,並且是對解脫具足稱讚者;自己是解脫智見具足者,並且是對解脫智見具足稱讚者。舍利弗學友!這樣的比丘能輝耀沙羅樹林園。」

當這麼說時,尊者舍利弗對尊者大目犍連這麼說:

「目犍連學友!尊者大迦葉如自己的辯才解答了,現在,我們問尊者大目犍連:『目犍連學友!牛角沙羅樹林園是令人愉快的,夜晚有月光照耀,沙羅樹全都是盛開的,似乎散發天的芳香,目犍連學友!怎樣的比丘能輝耀沙羅樹林園呢?』」

「舍利弗學友!這裡,兩位比丘說阿毘達磨之論,他們互相問答,當互相問答時,他們回答不中斷,他們的談論是依法進行的。舍利弗學友!這樣的比丘能輝耀沙羅樹林園。」

那時,尊者大目犍連對尊者舍利弗這麼說:

「舍利弗學友!我們全如自己的辯才解答了,現在,我們問尊者舍利弗:『舍利弗學友!牛角沙羅樹林園是令人愉快的,夜晚有月光照耀,沙羅樹全都是盛開的,似乎散發天的芳香,舍利弗學友!怎樣的比丘能輝耀沙羅樹林園呢?』」

「目犍連學友!這裡,比丘自在地轉起心,比丘不被心自在地轉起,凡在午前時他希望要住的等至住處,在午前時他住於那個等至住處;凡在中午時他希望要住的等至住處,在中午時他住於那個等至住處;凡在傍晚時他希望要住的等至住處,在傍晚時他住於那個等至住處,目犍連學友!猶如國王或國王的大臣有充滿染了種種顏色衣服的衣箱,午前時他希望穿哪套衣服,午前時他就能穿那套衣服;中午時他希望穿哪套衣服,中午時他就能穿那套衣服;傍晚時他希望穿哪套衣服,傍晚時他就能穿那套衣服。同樣的,目犍連學友!比丘自在地轉起心,比丘不被心自在地轉起,凡在午前時他希望要住的等至住處,在午前時他住於那個等至住處;凡在中午時他希望要住的等至住處,在中午時他住於那個等至住處;凡在傍晚時他希望要住的等至住處,在傍晚時他住於那個等至住處。目犍連學友!這樣的比丘能輝耀沙羅樹林園。」

那時,尊者舍利弗對那些尊者這麼說:

「學友們!我們全如自己的辯才解答了,學友們!讓我們去見世尊。抵達後,告訴世尊這件事,我們將依世尊的解說憶持。」

「是的,學友!」那些尊者回答尊者舍利弗。

那時,那些尊者去見世尊。抵達後,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尊者舍利弗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我看見尊者離婆多與尊者阿難遠遠地走來。看見後,對尊者阿難這麼說:『來!尊者阿難!歡迎!世尊的侍者、世尊的近侍尊者阿難!阿難學友!牛角沙羅樹林園是令人愉快的,夜晚有月光照耀,沙羅樹全都是盛開的,似乎散發天的芳香,阿難學友!怎樣的比丘能輝耀沙羅樹林園呢?』大德!當這麼說時,尊者阿難對我這麼說:『舍利弗學友!這裡,比丘是多聞者、所聽聞的憶持者、……(中略)他以圓滿的字句、連貫的語句對四眾教導為了根絕煩惱的法。舍利弗學友!這樣的比丘能輝耀沙羅樹林園。』」

「舍利弗!好!好!如阿難那樣回答時,會是正確地回答,舍利弗!因為阿難是多聞者、所聽聞的憶持者、所聽聞的蓄積者,凡那些開頭是善、中間是善、終結是善;意義正確、辭句正確,說明唯獨圓滿、遍清淨梵行的法,像這樣的法被他多聞、憶持、背誦、以意熟慮、以見善通達,他以圓滿的字句、連貫的語句對四眾教導為了根絕煩惱的法。」

「大德!當這麼說時,我對尊者離婆多這麼說:『離婆多學友!尊者阿難如自己的辯才解答了,現在,我們問尊者離婆多:「離婆多學友!牛角沙羅樹林園是令人愉快的,夜晚有月光照耀,沙羅樹全都是盛開的,似乎散發天的芳香,離婆多學友!怎樣的比丘能輝耀沙羅樹林園呢?」』大德!當這麼說時,尊者離婆多對我這麼說:『舍利弗學友!這裡,比丘是樂於靜坐禪修者、愛好靜坐禪修者,專修內心的止,不輕視禪,具備觀,住於空屋。舍利弗學友!這樣的比丘能輝耀沙羅樹林園。』」

「舍利弗!好!好!如離婆多那樣回答時,會是正確地回答,舍利弗!因為離婆多是樂於靜坐禪修者、愛好靜坐禪修者,專修內心的止,不輕視禪,具備觀,住於空屋。」

「大德!當這麼說時,我對尊者阿那律這麼說:『阿那律學友!尊者離婆多如自己的辯才解答了,現在,我們問尊者阿那律:「阿那律學友!牛角沙羅樹林園是令人愉快的,夜晚有月光照耀,沙羅樹全都是盛開的,似乎散發天的芳香,阿那律學友!怎樣的比丘能輝耀沙羅樹林園呢?」』大德!當這麼說時,尊者阿那律對我這麼說:『舍利弗學友!這裡,比丘以清淨、超越人的天眼觀察千世界,舍利弗學友!猶如有眼的男子……(中略)舍利弗學友!這樣的比丘能輝耀沙羅樹林園。』」

「舍利弗!好!好!如阿那律那樣回答時,會是正確地回答,舍利弗!因為阿那律以清淨、超越人的天眼觀察千世界。」

「大德!當這麼說時,我對尊者大迦葉這麼說:『大迦葉學友!尊者阿那律如自己的辯才解答了,現在,我們問尊者大迦葉:「大迦葉學友!牛角沙羅樹林園是令人愉快的,夜晚有月光照耀,沙羅樹全都是盛開的,似乎散發天的芳香,大迦葉學友!怎樣的比丘能輝耀沙羅樹林園呢?」』大德!當這麼說時,尊者大迦葉對我這麼說:『舍利弗學友!這裡,比丘自己是住林野者,並且是對住林野狀態稱讚者;自己是吃鉢食者,……(中略)自己是穿糞掃衣者,……(中略)自己是持三衣者,……(中略)自己是少欲者,……(中略)自己是知足者,……(中略)自己是獨住者,……(中略)自己是離群眾者,……(中略)自己是活力已被發動者,……(中略)自己是戒具足者,……(中略)自己是定具足者,……(中略)自己是慧具足者,……(中略)自己是解脫具足者,……(中略)自己是解脫智見具足者,並且是對解脫智見具足稱讚者。舍利弗學友!這樣的比丘能輝耀沙羅樹林園。』」

「舍利弗!好!好!如大迦葉那樣回答時,會是正確地回答,舍利弗!因為大迦葉自己是住林野者,並且是對住林野狀態稱讚者;自己是吃鉢食者,並且是對吃鉢食狀態稱讚者;自己是穿糞掃衣者,並且是對穿糞掃衣狀態稱讚者;自己是持三衣者,並且是對持三衣狀態稱讚者;自己是少欲者,並且是對少欲稱讚者;自己是知足者,並且是對知足稱讚者;自己是獨住者,並且是對獨住稱讚者;自己是離群眾者,並且是對離群眾稱讚者;自己是活力已被發動者,並且是對活力激發稱讚者;自己是戒具足者,並且是對戒具足稱讚者;自己是定具足者,並且是對定具足稱讚者;自己是慧具足者,並且是對慧具足稱讚者;自己是解脫具足者,並且是對解脫具足稱讚者;自己是解脫智見具足者,並且是對解脫智見具足稱讚者。」

「大德!當這麼說時,我對尊者目犍連這麼說:『目犍連學友!尊者大迦葉如自己的辯才解答了,現在,我們問尊者大目犍連:「目犍連學友!牛角沙羅樹林園是令人愉快的,夜晚有月光照耀,沙羅樹全都是盛開的,似乎散發天的芳香,阿那律學友!怎樣的比丘能輝耀沙羅樹林園呢?」』大德!當這麼說時,尊者大目犍連對我這麼說:『舍利弗學友!這裡,兩位比丘說阿毘達磨之論,他們互相問答,當互相問答時,他們回答不中斷,他們的談論是依法進行的。舍利弗學友!這樣的比丘能輝耀沙羅樹林園。』」

「舍利弗!好!好!如目犍連樣回答時,會是正確地回答,舍利弗!因為目犍連是說法者。」

當這麼說時,尊者大目犍連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那時,我對尊者舍利弗這麼說:『舍利弗學友!我們全如自己的辯才解答了,現在,我們問尊者舍利弗:「舍利弗學友!牛角沙羅樹林園是令人愉快的,夜晚有月光照耀,沙羅樹全都是盛開的,似乎散發天的芳香,舍利弗學友!怎樣的比丘能輝耀沙羅樹林園呢?」』大德!當這麼說時,尊者舍利弗對我這麼說:『目犍連學友!這裡,比丘自在地轉起心,比丘不被心自在地轉起,凡在午前時他希望要住的等至住處,在午前時他住於那個等至住處;凡在中午時他希望要住的等至住處,在中午時他住於那個等至住處;凡在傍晚時他希望要住的等至住處,在傍晚時他住於那個等至住處,目犍連學友!猶如國王或國王的大臣有充滿染了種種顏色衣服的衣箱,午前時他希望穿哪套衣服,午前時他就能穿那套衣服;中午時他希望穿哪套衣服,中午時他就能穿那套衣服;傍晚時他希望穿哪套衣服,傍晚時他就能穿那套衣服。同樣的,目犍連學友!比丘自在地轉起心,比丘不被心自在地轉起,凡在午前時他希望要住的等至住處,在午前時他住於那個等至住處;凡在中午時他希望要住的等至住處,在中午時他住於那個等至住處;凡在傍晚時他希望要住的等至住處,在傍晚時他住於那個等至住處。目犍連學友!這樣的比丘能輝耀沙羅樹林園。』」

「目犍連!好!好!如舍利弗樣回答時,會是正確地回答,目犍連!因為舍利弗自在地轉起心,舍利弗不被心自在地轉起,凡在午前時他希望要住的等至住處,在午前時他住於那個等至住處;凡在中午時他希望要住的等至住處,在中午時他住於那個等至住處;凡在傍晚時他希望要住的等至住處,在傍晚時他住於那個等至住處。」

當這麼說時,尊者舍利弗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誰的被善說了呢?」

「比丘們!這一切都被你們的法門善說,但你們也聽我說,沙羅樹林園能被這樣形色的比丘輝耀:舍利弗!這裡,比丘從施食處返回,坐下,盤腿後,挺直身體,建立起面前的正念後:『只要我的心沒以不執取而從諸煩惱解脫,我將不打破這盤腿!』舍利弗!這樣的比丘能輝耀沙羅樹林園。」

這就是世尊所說,悅意的那些尊者歡喜世尊所說。

牛角大經第二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