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部45經

雙小品[5]

法的受持小經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祇樹林給孤獨園。

在那裡,世尊召喚比丘們:「比丘們!」

「尊師!」那些比丘回答世尊。

世尊這麼說:

「比丘們!有這四種法的受持,哪四種呢?比丘們!有法的受持現在是樂的,未來有苦的果報;比丘們!有法的受持現在是苦的,未來有苦的果報;比丘們!有法的受持現在是苦的,未來有樂的果報;比丘們!有法的受持現在是樂的,未來有樂的果報。

比丘們!什麼是法的受持現在是樂的,未來有苦的果報呢?比丘們!有一些沙門、婆羅門是這麼說者、這麼見者:『在欲中沒有過失。』他們來到陷落於欲中,他們與已束髮髻的女遊行者消遣自娛,他們這麼說:『當那些沙門、婆羅門尊師在欲上看到什麼未來的恐怖而說欲的捨斷,宣說欲的遍知呢?與這些女遊行者嬌嫩、柔軟、毛茸茸手臂的接觸是樂的。』他們來到陷落於欲中。他們來到陷落於欲中後,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苦界、惡趣、下界、地獄,他們在那裡感受苦的、激烈的、猛烈的、辛辣的感受,他們這麼說:『當那些沙門、婆羅門尊師在欲上看到這未來的恐怖而說欲的捨斷,宣說欲的遍知,因為這些欲的原因、欲的因緣,我們感受苦的、激烈的、猛烈的、辛辣的感受。』

比丘們!猶如在夏季最後一個月,葛藤果莢會裂開,比丘們!那時,葛藤種子會落在某棵沙羅樹下,比丘們!那時,住在那棵沙羅樹的天神對那些種子會來到驚怖、戰慄,比丘們!那時,住在那棵沙羅樹的天神的朋友、同僚、親族、親屬:園林的天神、樹林的天神、樹木的天神、居住在藥草與大樹中的諸天神會合後,會這麼安慰:『尊師!不要害怕,尊師!不要害怕,或許孔雀會吞了那葛藤的種子,或者鹿會吃了,或者林火會燒了,或者樵夫會揚起,或者白蟻會扛起,或者那不會是種子。』比丘們!那時,如果孔雀既沒吞了那葛藤的種子,鹿也沒吃,林火也沒燒,樵夫也沒揚起,白蟻也沒扛起,而且那是種子,以下雨、雨雲已下的大雨它會完全地生長,那葛藤葛蔓會有嬌嫩、柔軟、毛茸茸蔓藤,它會緊密地環繞那棵沙羅樹,比丘們!那時,住在那棵沙羅樹的天神這麼想:『當那些朋友、同僚、親族、親屬尊師們:園林的天神、樹林的天神、樹木的天神、居住在藥草與大樹中的諸天神,在葛藤的種子上看到什麼未來的恐怖而會合後這麼安慰:「尊師!不要害怕,尊師!不要害怕,或許孔雀會吞了那葛藤的種子,或者鹿會吃了,或者林火會燒了,或者樵夫會揚起,或者白蟻會扛起,或者那不會是種子。」呢?與這些葛藤葛蔓嬌嫩、柔軟、毛茸茸蔓藤的接觸是樂的。』它會環繞那棵沙羅樹,環繞那棵沙羅樹後,會罩住樹頂,罩住樹頂後,會生出氣根,生出氣根後,會破壞所有那棵沙羅樹的大枝幹。比丘們!那時,住在那棵沙羅樹的天神這麼想:『當那些朋友、同僚、親族、親屬尊師們:園林的天神、樹林的天神、樹木的天神、居住在藥草與大樹中的諸天神,在葛藤的種子上看到這未來的恐怖而會合後這麼安慰:「尊師!不要害怕,尊師!不要害怕,或許孔雀會吞了那葛藤的種子,或者鹿會吃了,或者林火會燒了,或者樵夫會揚起,或者白蟻會扛起,或者那不會是種子。」因為葛藤種子的原因,我感受苦的、激烈的、猛烈的、辛辣的感受。』同樣的,比丘們!有一些沙門、婆羅門是這麼說者、這麼見者:『在欲中沒有過失。』他們來到陷落於欲中,他們與已束髮髻的女遊行者消遣自娛,他們這麼說:『當那些沙門、婆羅門尊師在欲上看到什麼未來的恐怖而說欲的捨斷,宣說欲的遍知呢?與這些女遊行者嬌嫩、柔軟、毛茸茸手臂的觸摸是樂的。』他們來到陷落於欲中。他們來到陷落於欲中後,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苦界、惡趣、下界、地獄,他們在那裡感受苦的、激烈的、猛烈的、辛辣的感受,他們這麼說:『當那些沙門、婆羅門尊師在欲上看到這未來的恐怖而說欲的捨斷,宣說欲的遍知,因為這些欲的原因、欲的因緣,我們感受苦的、激烈的、猛烈的、辛辣的感受。』比丘們!這被稱為法的受持現在是樂的,未來有苦的果報。

比丘們!什麼是法的受持現在是苦的,未來有苦的果報呢?比丘們!這裡,某人是裸行者、脫離正行者、舔手者、受邀不來者、受邀不住立者、不受用帶來的、特別作的、招待的[食物]者,他不從瓶口取食,不從鍋口取食,不[從]門檻中間、棒杖中間、杵中間、正在吃的兩人、孕婦、授乳女、與男子生活者[取食],不從撿拾收集的食物處、有狗現前處、蒼蠅群集處[取食],不[吃]魚、肉,不飲榖酒、果酒、[發酵]酸粥,他[托鉢]一家[吃]一口、二家二口、……(中略)七家七口,他[每天]以一小碟[食物]維生、二小碟維生、……七小碟維生,一天吃一餐、二天吃一餐、……七天吃一餐,像這樣,半個月[吃一餐],他住於致力於定期吃食物之實踐,他是食生菜者、食稗子者、食生米者、食大度拉米者、食蘇苔者、食米糠者、食飯汁者、食胡麻粉者、食茅草者、食牛糞者,他以森林的根與果實食物維生,以落下的果實為食物,他穿麻衣、麻的混織物、裹屍布、糞掃衣、低力刀樹[之樹皮]、羚羊皮、羊皮、茅草衣、樹皮衣、木片衣、頭髮編織衣、獸毛編織衣、貓頭鷹羽毛衣,他是拔髮鬚者、致力於拔髮鬚之實踐者、常站立者、拒絕座位者、蹲踞者、勤奮於蹲踞之實踐者、臥荊棘者,他住於致力於黃昏前水浴三次之實踐者,像這樣,他住於許多如此形式對身體的苦行與折磨之實踐,他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苦界、惡趣、下界、地獄。比丘們!這被稱為法的受持現在是苦的,未來有苦的果報。

比丘們!什麼是法的受持現在是苦的,未來有樂的果報呢?比丘們!這裡,某人本來是重貪之類者,他經常感受貪生起的苦與憂;本來是重瞋之類者,他經常感受瞋生起的苦與憂;本來是重癡之類者,他經常感受癡生起的苦與憂,但,他與苦俱、與憂俱、淚滿面、哭泣著而行圓滿、遍清淨的梵行,他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善趣、天界。比丘們!這被稱為法的受持現在是苦的,未來有樂的果報。

比丘們!什麼是法的受持現在是樂的,未來有樂的果報呢?比丘們!這裡,某人本來不是重貪之類者,他不經常感受貪生起的苦與憂;本來不是重瞋之類者,他不經常感受瞋生起的苦與憂;本來不是重癡之類者,他不經常感受癡生起的苦與憂,他從離欲、離不善法後,進入後住於有尋、有伺,離而生喜、樂的初禪;以尋與伺的平息,……(中略)第二禪……(中略)第三禪……(中略)進入後住於不苦不樂,由平靜而正念遍淨的第四禪,他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善趣、天界。比丘們!這被稱為法的受持現在是樂的,未來有樂的果報。

比丘們!這是四種法的受持。」

這就是世尊所說,悅意的那些比丘歡喜世尊所說。

法的受持小經第五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