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部46經

雙小品[5]

法的受持大經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祇樹林給孤獨園。

在那裡,世尊召喚比丘們:「比丘們!」

「尊師!」那些比丘回答世尊。

世尊這麼說:

「比丘們!大部分眾生有這樣的欲念、這樣的意欲、這樣的欲求:『啊!讓令人不滿意的、不可愛的、不合意的法衰退,讓令人滿意的、可愛的、合意的法增長。』比丘們![但,]對那些有這樣欲念、這樣意欲、這樣欲求的眾生,令人不滿意的、不可愛的、不合意的法增長,令人滿意的、可愛的、合意的法衰退。比丘們!在那裡,你們認為是什麼原因呢?」

「大德!我們的法以世尊為根本,以世尊為導引,以世尊為依歸,大德!如果世尊能說明這所說的義理,那就好了!聽聞世尊的[教說]後,比丘們將會憶持的。」

「那樣的話,比丘們!你們要聽!你們要好好作意!我要說了。」

「是的,大德!」那些比丘回答世尊。

世尊這麼說:

比丘們!這裡,未受教導的一般人是不曾見過聖者的,不熟練聖者法的,未受聖者法訓練的;是不曾見過善人的,不熟練善人法的,未受善人法訓練的,不知道應該實行的法;不知道不應該實行的法,不知道應該服侍的法;不知道不應該服侍的法。當不知道應該實行的法、不知道不應該實行的法;不知道應該服侍的法、不知道不應該服侍的法時,他實行不應該實行的法,不實行應該實行的法;服侍不應該服侍的法,不服侍應該服侍的法。當實行不應該實行的法,不實行應該實行的法;服侍不應該服侍的法,不服侍應該服侍的法時,令人不滿意的、不可愛的、不合意的法增長,令人滿意的、可愛的、合意的法衰退,那是什麼原因呢?比丘們!因為,對無智者來說,那是像這樣。

比丘們!這裡,已受教導的聖弟子是見過聖者的,熟練聖者法的,善受聖者法訓練的;是見過善人的,熟練善人法的,善受善人法訓練的,知道應該實行的法;知道不應該實行的法,知道應該服侍的法;知道不應該服侍的法。當知道應該實行的法、知道不應該實行的法;知道應該服侍的法、知道不應該服侍的法時,他實行應該實行的法,不實行不應該實行的法;服侍應該服侍的法,不服侍不應該服侍的法。當實行應該實行的法,不實行不應該實行的法;服侍應該服侍的法,不服侍不應該服侍的法時,令人不滿意的、不可愛的、不合意的法衰退,令人滿意的、可愛的、合意的法增長,那是什麼原因呢?比丘們!因為,對智者來說,那是像這樣。

「比丘們!有這四種法的受持,哪四種呢?比丘們!有法的受持現在是苦的,未來有苦的果報;比丘們!有法的受持現在是樂的,未來有苦的果報;比丘們!有法的受持現在是苦的,未來有樂的果報;比丘們!有法的受持現在是樂的,未來有樂的果報。

比丘們!在那裡,凡此法的受持現在是苦的,未來有苦的果報,已進入了無明的無知者不如實了知:『此法的受持現在是苦的,未來有苦的果報。』當那已進入了無明的無知者不如實了知時,他實行它,不避開它。當他實行它,不避開它時,令人不滿意的、不可愛的、不合意的法增長,令人滿意的、可愛的、合意的法衰退,那是什麼原因呢?比丘們!因為,對無智者來說,那是像這樣。

比丘們!在那裡,凡此法的受持現在是樂的,未來有苦的果報,已進入了無明的無知者不如實了知:『此法的受持現在是樂的,未來有苦的果報。』當那已進入了無明的無知者不如實了知時,他實行它,不避開它。當他實行它,不避開它時,令人不滿意的、不可愛的、不合意的法增長,令人滿意的、可愛的、合意的法衰退,那是什麼原因呢?比丘們!因為,對無智者來說,那是像這樣。

比丘們!在那裡,凡此法的受持現在是苦的,未來有樂的果報,已進入了無明的無知者不如實了知:『此法的受持現在是苦的,未來有樂的果報。』當那已進入了無明的無知者不如實了知時,他不實行它,避開它。當他不實行它,避開它時,令人不滿意的、不可愛的、不合意的法增長,令人滿意的、可愛的、合意的法衰退,那是什麼原因呢?比丘們!因為,對無智者來說,那是像這樣。

比丘們!在那裡,凡此法的受持現在是樂的,未來有樂的果報,已進入了無明的無知者不如實了知:『此法的受持現在是樂的,未來有樂的果報。』當那已進入了無明的無知者不如實了知時,他不實行它,避開它。當他不實行它,避開它時,令人不滿意的、不可愛的、不合意的法增長,令人滿意的、可愛的、合意的法衰退,那是什麼原因呢?比丘們!因為,對無智者來說,那是像這樣。

比丘們!在那裡,凡此法的受持現在是苦的,未來有苦的果報,已進入了明的知者如實了知:『此法的受持現在是苦的,未來有苦的果報。』當那已進入了明的知者如實了知時,他不實行它,避開它。當他不實行它,避開它時,令人不滿意的、不可愛的、不合意的法衰退,令人滿意的、可愛的、合意的法增長,那是什麼原因呢?比丘們!因為,對智者來說,那是像這樣。

比丘們!在那裡,凡此法的受持現在是樂的,未來有苦的果報,已進入了明的知者如實了知:『此法的受持現在是樂的,未來有苦的果報。』當那已進入了明的知者如實了知時,他不實行它,避開它。當他不實行它,避開它時,令人不滿意的、不可愛的、不合意的法衰退,令人滿意的、可愛的、合意的法增長,那是什麼原因呢?比丘們!因為,對智者來說,那是像這樣。

比丘們!在那裡,凡此法的受持現在是苦的,未來有樂的果報,已進入了明的知者如實了知:『此法的受持現在是苦的,未來有樂的果報。』當那已進入了明的知者如實了知時,他實行它,不避開它。當他實行它,不避開它時,令人不滿意的、不可愛的、不合意的法衰退,令人滿意的、可愛的、合意的法增長,那是什麼原因呢?比丘們!因為,對智者來說,那是像這樣。

比丘們!在那裡,凡此法的受持現在是樂的,未來有樂的果報,已進入了明的知者如實了知:『此法的受持現在是樂的,未來有樂的果報。』當那已進入了明的知者如實了知時,他實行它,不避開它。當他實行它,不避開它時,令人不滿意的、不可愛的、不合意的法衰退,令人滿意的、可愛的、合意的法增長,那是什麼原因呢?比丘們!因為,對智者來說,那是像這樣。

比丘們!什麼是法的受持現在是苦的,未來有苦的果報呢?比丘們!這裡,某位是與苦俱、與憂俱的殺生者,緣於殺生感受苦與憂;是與苦俱、與憂俱的未給予而取者,緣於未給予而取感受苦與憂;是與苦俱、與憂俱的邪淫者,緣於邪淫感受苦與憂;是與苦俱、與憂俱的妄語者,緣於妄語感受苦與憂;是與苦俱、與憂俱的離間語者,緣於離間語感受苦與憂;是與苦俱、與憂俱的粗惡語者,緣於粗惡語感受苦與憂;是與苦俱、與憂俱的雜穢語者,緣於雜穢語感受苦與憂;是與苦俱、與憂俱的貪婪者,緣於貪婪感受苦與憂;是與苦俱、與憂俱的瞋恚心者,緣於瞋恚心感受苦與憂;是與苦俱、與憂俱的邪見者,緣於邪見感受苦與憂,他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苦界、惡趣、下界、地獄,比丘們!這被稱為法的受持現在是苦的,未來有苦的果報。

比丘們!什麼是法的受持現在是樂的,未來有苦的果報呢?比丘們!這裡,某位是與樂俱、與喜悅俱的殺生者,緣於殺生感受樂與喜悅;是與樂俱、與喜悅俱的未給予而取者,緣於未給予而取感受樂與喜悅;是與樂俱、與喜悅俱的邪淫者,緣於邪淫感受樂與喜悅;是與樂俱、與喜悅俱的妄語者,緣於妄語感受樂與喜悅;是與樂俱、與喜悅俱的離間語者,緣於離間語感受樂與喜悅;是與樂俱、與喜悅俱的粗惡語者,緣於粗惡語感受樂與喜悅;是與樂俱、與喜悅俱的雜穢語者,緣於雜穢語感受樂與喜悅;是與樂俱、與喜悅俱的貪婪者,緣於貪婪感受樂與喜悅;是與樂俱、與喜悅俱的瞋恚心者,緣於瞋恚心感受樂與喜悅;是與樂俱、與喜悅俱的邪見者,緣於邪見感受樂與喜悅,他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苦界、惡趣、下界、地獄,比丘們!這被稱為法的受持現在是樂的,未來有苦的果報。

比丘們!什麼是法的受持現在是苦的,未來有樂的果報呢?比丘們!這裡,某位是與苦俱、與憂俱的離殺生者,緣於戒絕殺生感受苦與憂;是與苦俱、與憂俱的離未給予而取者,緣於戒絕未給予而取感受苦與憂;是與苦俱、與憂俱的離邪淫者,緣於戒絕邪淫感受苦與憂;是與苦俱、與憂俱的離妄語者,緣於戒絕妄語感受苦與憂;是與苦俱、與憂俱的離離間語者,緣於戒絕離間語感受苦與憂;是與苦俱、與憂俱的離粗惡語者,緣於戒絕粗惡語感受苦與憂;是與苦俱、與憂俱的離雜穢語者,緣於戒絕雜穢語感受苦與憂;是與苦俱、與憂俱的不貪婪者,緣於不貪婪感受苦與憂;是與苦俱、與憂俱的無惡意心者,緣於無惡意感受苦與憂;是與苦俱、與憂俱的正見者,緣於正見感受苦與憂,他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善趣、天界,比丘們!這被稱為法的受持現在是苦的,未來有樂的果報。

比丘們!什麼是法的受持現在是樂的,未來有樂的果報呢?比丘們!這裡,某位是與樂俱、與喜悅俱的離殺生者,緣於戒絕殺生感受樂與喜悅;是與樂俱、與喜悅俱的離未給予而取者,緣於戒絕未給予而取感受樂與喜悅;是與樂俱、與喜悅俱的離邪淫者,緣於戒絕邪淫感受樂與喜悅;是與樂俱、與喜悅俱的離妄語者,緣於戒絕妄語感受樂與喜悅;是與樂俱、與喜悅俱的離離間語者,緣於戒絕離間語感受樂與喜悅;是與樂俱、與喜悅俱的離粗惡語者,緣於戒絕粗惡語感受樂與喜悅;是與樂俱、與喜悅俱的離雜穢語者,緣於戒絕雜穢語感受樂與喜悅;是與樂俱、與喜悅俱的不貪婪者,緣於不貪婪感受樂與喜悅;是與樂俱、與喜悅俱的無惡意心者,緣於無惡意感受樂與喜悅;是與樂俱、與喜悅俱的正見者,緣於正見感受樂與喜悅,他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善趣、天界,比丘們!這被稱為法的受持現在是樂的,未來有樂的果報。

比丘們!這是四種法的受持。

比丘們!猶如有已摻入毒的苦瓜,那時,如果有想活命;不想死,要樂;不要苦的男子走來,他們會對他這麼說:『喂!男子!這是已摻入毒的苦瓜,如果你願意,請喝吧,當你喝了它時,它將以顏色、芳香、美味不使你喜悅,喝了後,你將遭受死亡,或像死亡那樣的苦。』未經省察後他會喝了它,他不會拒絕。當他喝了它時,它將會以顏色、芳香、美味使他不喜悅,且喝了後,將遭受死亡,或像死亡那樣的苦。比丘們!像這樣,我說這是法的受持,即:法的受持現在是苦的,未來有苦的果報。

比丘們!猶如有一杯已摻入毒而具有美麗顏色、芳香、美味的飲料,那時,如果有想活命;不想死,要樂;不要苦的男子走來,他們會對他這麼說:『喂!先生!這是一杯具有美麗顏色、芳香、美味的飲料,但已摻入毒,如果你願意,請喝吧,當你喝了它時,它將以顏色、芳香、美味使你喜悅,但喝了後,你將遭受死亡,或像死亡那樣的苦。』未經省察後他會喝了它,他不會拒絕。當他喝了它時,它將會以顏色、芳香、美味使他喜悅,且喝了後,將遭受死亡,或像死亡那樣的苦。比丘們!像這樣,我說這是法的受持,即:法的受持現在是樂的,未來有苦的果報。

比丘們!猶如有已摻入種種藥的發酵尿,那時,如果患黃疸病的男子走來,他們會對他這麼說:『喂!先生!這是已摻入種種藥的發酵尿,如果你願意,請喝吧,當你喝了它時,它將以顏色、芳香、美味不使你喜悅,但喝了後,你將成為幸福者。』經省察後他會喝了它,他不會拒絕。當他喝了它時,它將會以顏色、芳香、美味使他不喜悅,但喝了後,他會成為幸福者。比丘們!像這樣,我說這是法的受持,即:法的受持現在是苦的,未來有樂的果報。

比丘們!猶如有已摻在一起的酪、蜂蜜、熟酥、糖蜜。那時,如果患血痢病的男子走來,他們會對他這麼說:『喂!先生!這是已摻在一起的酪、蜂蜜、熟酥、糖蜜,如果你願意,請喝吧,當你喝了它時,它將以顏色、芳香、美味使你喜悅,且喝了後,你將成為幸福者。』經省察後他會喝了它,他不會拒絕。當他喝了它時,它將會以顏色、芳香、美味使他喜悅,且喝了後,他會成為幸福者。比丘們!像這樣,我說這是法的受持,即:法的受持現在是樂的,未來有樂的果報。

比丘們!猶如在雨季最後一個月的秋天,在晴朗無雲的天空,當太陽上升在天空時,輝耀、照亮、照耀,從空中擊破一切黑闇。同樣的,比丘們!凡此法的受持現在是樂的,未來有樂的果報者,輝耀、照亮、照耀,擊破其他個個沙門、婆羅門的異論。」

這就是世尊所說,悅意的那些比丘歡喜世尊所說。

法的受持大經第六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