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部47經

雙小品[5]

考察經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祇樹林給孤獨園。

在那裡,世尊召喚比丘們:「比丘們!」

「尊師!」那些比丘回答世尊。

世尊這麼說:

「比丘們!不知他人心法門的考察比丘應該為了識知『遍正覺與否』而對如來作探查。」

「大德!我們的法以世尊為根本,以世尊為導引,以世尊為依歸,大德!如果世尊能說明這所說的義理,那就好了!聽聞世尊的[教說]後,比丘們將會憶持的。」

「那樣的話,比丘們!你們要聽!你們要好好作意!我要說了。」

「是的,大德!」那些比丘回答世尊。

世尊這麼說:

「比丘們!不知他人心法門的考察比丘應該在二法上對如來作探查:在能被眼與耳識知的法上:『凡能被眼與耳識知的污染法,對如來來說,那些被發現與否?』當探查他時,他這麼知道:『凡能被眼與耳識知的污染法,對如來來說,那些不被發現。』

當探查他時,他這麼知道:『凡能被眼與耳識知的污染法,對如來來說,那些不被發現。』之後,他更進一步探查:『凡能被眼與耳識知的混雜法,對如來來說,那些被發現與否?』當探查他時,他這麼知道:『凡能被眼與耳識知的混雜法,對如來來說,那些不被發現。』

當探查他時,他這麼知道:『凡能被眼與耳識知的混雜法,對如來來說,那些不被發現。』之後,他更進一步探查:『凡能被眼與耳識知的淨法,對如來來說,那些被發現與否?』當探查他時,他這麼知道:『凡能被眼與耳識知的淨法,對如來來說,那些被發現。』

當探查他時,他這麼知道:『凡能被眼與耳識知的淨法,對如來來說,那些被發現。』之後,他更進一步探查:『這位尊者是這些善法長時間的進入者,或者是暫時的進入者?』當探查他時,他這麼知道:『這位尊者是這些善法長時間的進入者,這位尊者不是暫時的進入者。』

當探查他時,他這麼知道:『這位尊者是這些善法長時間的進入者,這位尊者不是暫時的進入者。』之後,他更進一步探查:『這位已變得有名的、已得到名聲的尊者比丘,這裡,一些[他有關名聲的]過患被發現嗎?』比丘們!因為,只要比丘是未變得有名者、未得到名聲者,這裡,一些過患不被發現,但,比丘們!當比丘是已變得有名者、已得到名聲者,這裡,一些過患被發現。當探查他時,他這麼知道:『這位已變得有名的、已得到名聲的尊者比丘,這裡,一些[他有關名聲的]過患不被發現。』

當探查他時,他這麼知道:『這位已變得有名的、已得到名聲的尊者比丘,這裡,一些[他有關名聲的]過患不被發現。』之後,他更進一步探查:『這位尊者是無畏的節制者,這位尊者不是有畏懼的節制者,他對欲不親近,以貪的滅盡而成為離貪的狀態嗎?』當探查他時,他這麼知道:『這位尊者是無畏的節制者,這位尊者不是有畏懼的節制者,他對欲不親近,以貪的滅盡而成為離貪的狀態。』比丘們!如果其他人這麼詢問那位比丘:『尊者以什麼理由、什麼推比,據此而尊者這麼說:這位尊者是無畏的節制者,這位尊者不是有畏懼的節制者,他對欲不親近,以貪的滅盡而成為離貪的狀態呢?』比丘們!當正確地回答時,比丘應該這麼回答:『像這樣,當這位尊者在僧團中住或單獨住時,在那裡,凡善去者、惡去者、教誡群眾者[、不教誡群眾者],以及,這裡,一些是在物質上被看見者、一些是不被物質染著者,這位尊者不因此而輕蔑他。我在世尊面前聽聞、領受:我是無畏的節制者,我不是有畏懼的節制者,我對欲不親近,以貪的滅盡而成為離貪的狀態。』

比丘們!在那裡,應該進一步反問如來:『凡能被眼與耳識知的污染法,對如來來說,那些被發現與否?』比丘們!當回答時,如來會這樣回答:『凡能被眼與耳識知的污染法,對如來來說,那些不被發現。』『凡能被眼與耳識知的混雜法,對如來來說,那些被發現與否?』比丘們!當回答時,如來會這樣回答:『凡能被眼與耳識知的混雜法,對如來來說,那些不被發現。』『凡能被眼與耳識知的淨法,對如來來說,那些被發現與否?』比丘們!當回答時,如來會這樣回答:『凡能被眼與耳識知的淨法,對如來來說,那些被發現。我有這個道、這個行境,但不因為那樣而等同彼。』

比丘們!對這樣說的大師,弟子值得為了聽聞法而前往,大師對他教導更高再更高、勝妙再勝妙、黑白及其對照法,比丘們!如大師對比丘教導更高再更高、勝妙再勝妙、黑白及其對照法,這樣,這裡,他在那個法中的某個法以證智走到關於諸法的究竟,他淨信大師:『世尊是遍正覺者,法被世尊善說,僧團是依善而行者。』比丘們!如果其他人這麼詢問那位比丘:『尊者以什麼行相、什麼推比,據此而尊者這麼說:世尊是遍正覺者,法被世尊善說,僧團是依善而行者呢?』比丘們!當正確地回答時,比丘應該這麼回答:『朋友!這裡,我為了法的聽聞去見世尊,世尊對我教導更高再更高、勝妙再勝妙、黑白及其對照法,這樣,這裡,我在那個法中的某個法以證智走到關於諸法的究竟,我淨信大師:『世尊是遍正覺者,法被世尊善說,僧團是依善而行者。』

比丘們!凡任何人對如來的信以這些理由、這些語詞、這些文句住立、生根、確立,比丘們!這被稱為有理由、根植於見、堅固的信,不能被沙門、婆羅門、天、魔、梵、世間中的任何者動搖,比丘們!這樣是對如來以法探求,而這樣是如來被以法善探求。」

這就是世尊所說,悅意的那些比丘歡喜世尊所說。

考察經第七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