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部49經

雙小品[5]

梵天的邀請經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祇樹林給孤獨園。

在那裡,世尊召喚比丘們:「比丘們!」

「尊師!」那些比丘回答世尊。

世尊這麼說:

「比丘們!有一次,我住在[名叫]善高貴[地方]的幸運林,國王的沙羅樹下。比丘們!當時,巴迦梵天有這樣邪惡的惡見生起:『這是常的,這是堅固的,這是永恆的,這是全部的,這是不衰變法;確實,這是不被生、不老、不死、不去世、不再生[之處],又,沒有其他從這裡超越出離者。』

比丘們!那時,我以心思量巴迦梵天心中的深思後,猶如有力氣的男子能伸直彎曲的手臂,或彎曲伸直的手臂那樣[快]地在[名叫]善高貴[地方]的幸運林國王的沙羅樹下消失,出現在那梵天世界中。

巴迦梵天看見我遠遠地走來。看見後對我這麼說:『親愛的先生!來!親愛的先生!歡迎你!親愛的先生!你離上次來這裡已很久了,親愛的先生!確實,這是常的,這是堅固的,這是永恆的,這是全部的,這是不衰變法;確實,這是不被生、不老、不死、不去世、不再生[之處],又,沒有其它從這裡超越出離者。』

比丘們!當這麼說時,我對巴迦梵天這麼說:『唉!先生!巴迦梵天已進入了無明,唉!先生!巴迦梵天已進入了無明,確實是因為他將無常的說成常的,不堅固的說成堅固的,非永恆的說成永恆的,非全部的說成全部的,衰變法說成不衰變法,而且,將被生、老、死、去世、再生之處那樣說:「確實,這是不被生、不老、不死、不去世、不再生[之處]。」又,將存在著其它超越出離者說成:「沒有其它超越出離者。」』

那時,魔波旬佔有某位梵眾天後,對我這麼說:『比丘!比丘!不要貶抑他,不要貶抑他,比丘!因為這位梵天是大梵天、征服者、不被征服者、全見者、自在者、主宰者、製造者、化作者、最高的神、操縱者、已生者與未來生者之父。比丘!在你存在之前,世間有沙門、婆羅門是斥責地者、厭惡地者,斥責水者、厭惡水者,斥責火者、厭惡火者,斥責風者、厭惡風者,斥責已生者、厭惡已生者,斥責天神者、厭惡天神者,斥責生主神者、厭惡生主神者,斥責梵天者、厭惡梵天者,他們以身體的崩解,以生命斷絕而被住立在下劣身中。而,比丘!在你存在之前,世間有沙門、婆羅門是讚賞地者、歡喜地者,讚賞水者、歡喜水者,讚賞火者、歡喜火者,讚賞風者、歡喜風者,讚賞已生者、歡喜已生者,讚賞天神者、歡喜天神者,讚賞生主神者、歡喜生主神者,讚賞梵天者、歡喜梵天者,他們以身體的崩解,以生命斷絕而被住立在勝妙身中。比丘!我對你這麼說:「來吧!你,親愛的先生!你要只做那位梵天說的,你不要逾越梵天的言語。」比丘!如果你逾越梵天的言語,猶如男子以棍棒抵擋到來的吉運,又,比丘!猶如男子掉到地獄的坑崖時,手腳會失去地,比丘!這樣,對你來說,這將會具足。來吧!你,親愛的先生!你要只做那位梵天說的,你不要逾越梵天的言語,比丘!你不見梵天眾已聚集嗎?』比丘們!像這樣,魔波旬指引我[見]梵天眾。

當這麼說時,比丘們!我對魔波旬這麼說:『波旬!我知道你,你不要認為:「他不知道我。」你是魔波旬。波旬!那梵天、那些梵天眾、梵眾天全都落入你的手中,全都落入你的影響力中,波旬!你這麼想:「這一位也會落入我的手中,這一位也會落入我的影響力中。」但,波旬!我不落入你的手中,不落入你的影響力中。』

當這麼說時,比丘們!巴迦梵天對我這麼說:『親愛的先生!我說:「常就一直是常。」我說:「堅固就一直是堅固。」我說:「永恆就一直是永恆。」我說:「全部就一直是全部」我說:「不衰變法就一直是不變法。」而且,我說:「不被生、不老、不死、不去世、不再生之處,這裡即是不被生、不老、不死、不去世、不再生之處。」我說:「又,沒有其他從這裡超越出離者,即沒有其他從這裡超越出離者。」比丘!在你存在之前,世間有沙門、婆羅門,他們的苦行是你壽命量的全部,他們應該知道:「有其他從這裡超越出離者就有其他從這裡超越出離者,沒有其他從這裡超越出離者就沒有其他從這裡超越出離者。」比丘!我對你這麼說:「你將看不到其他超越出離者,你將只有疲勞與惱害的分。比丘!如果你固持地,你將成為住在我宅院的近住者,隨欲而作與能懲處;如果你固持水,……火……風……已生者……天神們……生主神……如果你固持梵天,你將成為住在我宅院的近住者,隨欲而作與能懲處。」』

『梵天!我也知道這樣:「如果我固持地,我將成為住在你宅院的近住者,隨欲而作與能懲處;如果我固持水,……火……風……已生者……天神們……生主神……如果我固持梵天,我將成為住在你宅院的近住者,隨欲而作與能懲處。」但,梵天!我了知你[死後]的趣處與光輝:「巴迦梵天有這麼大神通力,巴迦梵天有這麼大威力,巴迦梵天有這麼大權勢。」』

『親愛的先生!你又像怎樣地了知我[死後]的趣處與光輝:「巴迦梵天有這麼大神通力,巴迦梵天有這麼大威力,巴迦梵天有這麼大權勢。」呢?』

『所有日月運行之所及,光亮照耀四方,
大約一千個那樣的世界,在那裡都存在你的影響力。

你知道勝劣,以及貪與離貪者,
像這樣的狀態與其它狀態,眾生的來處與趣處。

梵天!我這樣了知你[死後]的趣處與光輝:「巴迦梵天有這麼大神通力,巴迦梵天有這麼大威力,巴迦梵天有這麼大權勢。」

梵天!有其它身你不知、不見而我知道、見到,梵天!有名叫光音天身[處],你從那裡死沒往生這裡,對那[樣的事],你的記憶因為在這裡住過久了而忘失了,因而你不知、不見而我知道、見到。梵天!這樣,在證智上我既與你不同,何來更低劣呢?我只比你更多。梵天!有名叫遍淨天身、名叫廣果天身、名叫征服天身[處]你不知、不見而我知道、見到。梵天!這樣,在證智上我既與你不同,何來更低劣呢?我只比你更多。

梵天!我證知地為地後,證知那所有不被地之地性經驗之所及後,我不[自稱]是地、不[自稱]在地中、不[自稱]從地分離、不[自稱]地是「我的」,不歡迎地。梵天!這樣,在證智上我既與你不同,何來更低劣呢?我只比你更多。梵天!我證知水……(中略)梵天!我證知火……(中略)梵天!我證知風……(中略)梵天!我證知已生者……(中略)梵天!我證知天神們……(中略)梵天!我證知生主神……(中略)梵天!我證知梵天……(中略)梵天!我證知光音天……(中略)梵天!我證知遍淨天……(中略)梵天!我證知廣果天……(中略)梵天!我證知征服天……(中略)我證知一切為一切後,證知那所有不被一切之一切性經驗之所及後,我不[自稱]是一切、不[自稱]在一切中、不[自稱]從一切分離、不[自稱]一切是「我的」,不歡迎一切。梵天!這樣,在證智上我既與你不同,何來更低劣呢?我只比你更多。』

『親愛的先生!如果證知那不被一切之一切性經驗後,你不要只成為空無者、空虛者。』

『識是不顯現的、無邊的、到處發光的:對地不被地性經驗;對水不被水性經驗;對火不被火性經驗;對風不被風性經驗;對已生者不被已生者之性經驗;對天神們不被天神們之性經驗;對生主神不被生主神之性經驗;對梵天不被梵天之性經驗;對光音天不被光音天之性經驗;對遍淨天不被遍淨天之性經驗;對廣果天不被廣果天之性經驗;對征服天不被征服天之性經驗;對一切不被一切性經驗。』

『好吧!親愛的先生!那樣的話,我將從你前面消失。』

『好吧!梵天!那樣的話,請你從我前面消失,如果你能夠的話。』

比丘們!那時,巴迦梵天[說]:『我將從沙門喬達摩前面消失,我將從沙門喬達摩前面消失。』而確實不能夠從我前面消失。

當這麼說時,比丘們!我對巴迦梵天這麼說:『好吧!梵天!那樣的話,我將從你前面消失。』

『好吧!親愛的先生!那樣的話,請你從我前面消失,如果你能夠的話。』

比丘們!那時,我作出像那樣的神通作為:在梵天、梵天眾、梵眾天的範圍中,他們聽到我的聲音,但看不見我。當我消失後,我說這些偈頌:

『我看見生存的恐怖,以及生存者有離生存的尋求,
不歡迎任何生存,也不執取[生存之]歡喜。』

比丘們!那時,梵天、梵天眾、梵眾天有不可思議的、未曾有的心生起:『實在不可思議啊,先生!實在未曾有啊,先生!沙門喬達摩的大神通力狀態、大威力狀態,我們在此之前,未曾看見或聽聞其他沙門或婆羅門有這麼大神通力、大威力,如釋迦人之子、從釋迦族出家的沙門喬達摩那樣的。先生!被生在歡樂於生存、愛樂於生存、喜悅於生存中,他[卻]連根拉出生存。』

那時,魔波旬進入某位梵眾天後,對我這麼說:『親愛的先生!如果你這麼知,如果你這麼隨覺,不要導引[在家]弟子、出家[弟子],不要對[在家]弟子、出家[弟子]教導法,不要使[在家]弟子、出家[弟子]羨慕,比丘!在你存在之前,世間有沙門、婆羅門自稱是阿羅漢、遍正覺者,他們引導[在家]弟子、出家[弟子],對[在家]弟子、出家[弟子]教導法,使[在家]弟子、出家[弟子]羨慕;他們引導[在家]弟子、出家[弟子],對[在家]弟子、出家[弟子]教導法,使[在家]弟子、出家[弟子]羨慕後,以身體的崩解,以生命斷絕而被住立在下劣身中。而,比丘!在你存在之前,世間有沙門、婆羅門自稱是阿羅漢、遍正覺者,他們不引導[在家]弟子、出家[弟子],不對[在家]弟子、出家[弟子]教導法,不使[在家]弟子、出家[弟子]羨慕者,他們不引導[在家]弟子、出家[弟子],不對[在家]弟子、出家[弟子]教導法,不使[在家]弟子、出家[弟子]羨慕後,以身體的崩解,以生命斷絕而被住立在勝妙身中。比丘!我對你這麼說:「來吧!你,親愛的先生!請你住於無為,專修當生樂的住處,親愛的先生!不說善的,不要告誡其他人。」』

當這麼說時,比丘們!我對魔波旬這麼說:『波旬!我知道你,你不要認為:「他不知道我。」你是魔波旬。波旬!你對我這麼說不是憐愍心者;波旬!你對我這麼說是無憐愍心者,波旬!你這麼想:「凡受沙門喬達摩教導法者,他們必將超越我的境域。」波旬!你那些自稱「遍正覺者」,他們是非遍正覺者,波旬!但,我自稱「遍正覺者」,我是遍正覺者。波旬!當如來對弟子教導法時,他像那樣[是如來];波旬!當如來不對弟子教導法時,他像那樣[還是如來];波旬!當如來引導弟子時,他像那樣[是如來];波旬!當如來不引導弟子時,他像那樣[還是如來]。那是什麼原因呢?波旬!對如來來說,污染的、再有的、不幸的、苦報的、未來被生老死的諸煩惱,那些已被捨斷,根已被切斷,就像無根的棕櫚樹,成為非有,為未來不生之物,波旬!猶如頂頭已被切斷的棕櫚樹不能再成長。同樣的,波旬!對如來來說,污染的、再有的、不幸的、苦報的、未來被生老死的諸煩惱,那些已被捨斷,根已被切斷,就像無根的棕櫚樹,成為非有,為未來不生之物。』」

像這樣,因為魔的不說話與梵天的[開始]邀請,因此,這解說的標題為梵天的邀請。

梵天的邀請經第九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