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部62經

比丘品[7]

教誡羅侯羅大經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祇樹林給孤獨園。

那時,世尊在午前時穿好衣服後,取鉢與僧衣,為了托鉢進入舍衛城。

那時,尊者羅侯羅也在午前時穿好衣服後,取鉢與僧衣,緊隨在世尊之後。

那時,世尊回顧並召喚尊者羅侯羅:

「羅侯羅!凡任何色,不論過去、未來、現在,或內、或外,或粗、或細,或下劣、或勝妙,或遠、或近,所有色都應該以正確之慧被這樣如實看作:『這不是我的,我不是這個,這不是我的真我。』」

「世尊!只是色嗎?善逝!只是色嗎?」

「羅侯羅!色是,羅侯羅!受也是,羅侯羅!想也是,羅侯羅!行也是,羅侯羅!識也是。」

那時,羅侯羅心想:「誰被世尊面對面教誡,今天還將為了托鉢進入村落呢?」他因此而返回,然後坐在某棵樹下,盤腿後,挺直身體,建立起面前的正念。

尊者舍利弗看見尊者羅侯羅坐在某棵樹下,盤腿後,挺直身體,建立起面前的正念。看見後,召喚尊者羅侯羅:

「羅侯羅!請你修習入出息念之修習,羅侯羅!當入出息念之修習已修習、已多修習時,有大果、大效益。」

那時,尊者羅侯羅在傍晚時,從靜坐禪修中起來,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尊者羅侯羅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當入出息念如何已修習、如何已多修習時,有大果、大效益呢?」

「羅侯羅!凡任何自身內、各自的、粗硬的、凝固的、執取的,即:頭髮、體毛、指甲、牙齒、皮膚、肌肉、筋腱、骨骼、骨髓、腎臟、心臟、肝臟、肋膜、脾臟、肺臟、腸子、腸間膜、胃、糞便,或凡任何其它自身內、各自的、粗硬的、凝固的、執取的,羅侯羅!這被稱為自身內的地界。又,凡自身內的地界、外部的地界,都只是地界,它應該以正確之慧被這樣如實看作:『這不是我的,我不是這個,這不是我的真我。』以正確之慧這樣如實看它後,他在地界上厭,他使心在地界上離染。

羅侯羅!什麼是水界?水界會有自身內的,會有外部的。羅侯羅!什麼是自身內的水界?凡自身內、各自的,是水、與水有關的、執取的,即:膽汁、痰、膿、血、汗、脂肪、眼淚、油脂、唾液、鼻涕、關節液、尿,或凡任何其它自身內、各自的,是水、與水有關的、執取的,羅侯羅!這被稱為自身內的水界。又,凡自身內的水界、外部的水界,都只是水界,它應該以正確之慧被這樣如實看作:『這不是我的,我不是這個,這不是我的真我。』以正確之慧這樣如實看它後,他在水界上厭,他使心在水界上離染。

羅侯羅!什麼是火界?火界會有自身內的,會有外部的。羅侯羅!什麼是自身內的火界?凡自身內、各自的,是火、與火有關的、執取的,即:依其而被弄熱、被消化、被遍燒,依其而吃的、喝的、嚼的、嚐的走到完全消化,或凡任何其它自身內、各自的,是火、與火有關的、執取的,羅侯羅!這被稱為自身內的火界。又,凡自身內的火界、外部的火界,都只是火界,它應該以正確之慧被這樣如實看作:『這不是我的,我不是這個,這不是我的真我。』以正確之慧這樣如實看它後,他在火界上厭,他使心在火界上離染。

羅侯羅!什麼是風界?風界會有自身內的,會有外部的。羅侯羅!什麼是自身內的風界?凡自身內、各自的,是風、與風有關的、執取的,即:上行風、下行風、腹部中的風、腹腔中的風、隨行於四肢中的風、呼吸等,或凡任何其它自身內、各自的,是風、與風有關的、執取的,羅侯羅!這被稱為自身內的風界。又,凡自身內的風界、外部的風界,都只是風界,它應該以正確之慧被這樣如實看作:『這不是我的,我不是這個,這不是我的真我。』以正確之慧這樣如實看它後,他在風界上厭,他使心在風界上離染。

羅侯羅!什麼是虛空界?虛空界會有自身內的,會有外部的。羅侯羅!什麼是自身內的虛空界?凡自身內、各自的,是虛空、與虛空有關的、執取的,即:耳孔、鼻孔、口腔,食物、飲料、所吃的、所嚐的由此吞下,與食物、飲料、所吃的、所嚐的停留之處,食物、飲料、所吃的、所嚐的由此向下排出,或凡任何其它自身內、各自的,是虛空、與虛空有關的、是空、與空有關的、是空隙、與空隙有關的、非被血肉接觸的、執取的,羅侯羅!這被稱為自身內的虛空界。又,凡自身內的虛空界、外部的虛空界,都只是虛空界,它應該以正確之慧被這樣如實看作:『這不是我的,我不是這個,這不是我的真我。』以正確之慧這樣如實看它後,他在虛空界上厭,他使心在虛空界上離染。

羅侯羅!請你修習等同地之修習,羅侯羅!因為當修習等同地之修習時,已生起的合意與不合意觸將不持續遍取你的心。羅侯羅!猶如他們在地上丟清淨的、不清淨的、沾糞便之物、沾尿液之物、沾唾液之物、沾膿汁之物、沾血液之物,地不因為那樣而苦惱、羞恥、厭嫌。同樣的,羅侯羅!請你修習等同地之修習,羅侯羅!因為當修習等同地之修習時,已生起的合意與不合意觸將不持續遍取你的心。

羅侯羅!請你修習等同水之修習,羅侯羅!因為當修習等同水之修習時,已生起的合意與不合意觸將不持續遍取你的心。羅侯羅!猶如他們在水中洗清淨的、不清淨的、沾糞便之物、沾尿液之物、沾唾液之物、沾膿汁之物、沾血液之物,水不因為那樣而苦惱、羞恥、厭嫌。同樣的,羅侯羅!請你修習等同水之修習,羅侯羅!因為當修習等同水之修習時,已生起的合意與不合意觸將不持續遍取你的心。

羅侯羅!請你修習等同火之修習,羅侯羅!因為當修習等同火之修習時,已生起的合意與不合意觸將不持續遍取你的心。羅侯羅!猶如火燒清淨的、不清淨的、沾糞便之物、沾尿液之物、沾唾液之物、沾膿汁之物、沾血液之物,火不因為那樣而苦惱、羞恥、厭嫌。同樣的,羅侯羅!請你修習等同火之修習,羅侯羅!因為當修習等同火之修習時,已生起的合意與不合意觸將不持續遍取你的心。

羅侯羅!請你修習等同風之修習,羅侯羅!因為當修習等同風之修習時,已生起的合意與不合意觸將不持續遍取你的心。羅侯羅!猶如風吹清淨的、不清淨的、沾糞便之物、沾尿液之物、沾唾液之物、沾膿汁之物、沾血液之物,風不因為那樣而苦惱、羞恥、厭嫌。同樣的,羅侯羅!請你修習等同風之修習,羅侯羅!因為當修習等同風之修習時,已生起的合意與不合意觸將不持續遍取你的心。

羅侯羅!請你修習等同虛空之修習,羅侯羅!因為當修習等同虛空之修習時,已生起的合意與不合意觸將不持續遍取你的心。羅侯羅!猶如虛空在任何地方都不被住立。同樣的,羅侯羅!請你修習等同虛空之修習,羅侯羅!因為當修習等同虛空之修習時,已生起的合意與不合意觸將不持續遍取你的心。

羅侯羅!請你修習慈之修習,羅侯羅!因為當修習慈之修習時,凡惡意都將被捨斷。羅侯羅!請你修習悲之修習,羅侯羅!因為當修習悲之修習時,凡加害都將被捨斷。羅侯羅!請你修習喜悅之修習,羅侯羅!因為當修習喜悅之修習時,凡不樂都將被捨斷。羅侯羅!請你修習平靜之修習,羅侯羅!因為當修習平靜之修習時,凡嫌惡都將被捨斷。羅侯羅!請你修習不淨之修習,羅侯羅!因為當修習不淨之修習時,凡貪都將被捨斷。羅侯羅!請你修習無常想之修習,羅侯羅!因為當修習無常想之修習時,凡我慢都將被捨斷。

羅侯羅!請你修習入出息念之修習,羅侯羅!因為當入出息念之修習已修習、已多修習時,有大果、大效益。羅侯羅!當入出息念如何已修習、如何已多修習時,有大果、大效益呢?羅侯羅!這裡,比丘到林野,或到樹下,或到空屋,坐下,盤腿後,挺直身體,建立起面前的正念後,他只正念地吸氣、只正念地呼氣:

當吸氣長時,他了知:『我吸氣長。』或當呼氣長時,他了知:『我呼氣長。』

當吸氣短時,他了知:『我吸氣短。』或當呼氣短時,他了知:『我呼氣短。』

他學習:『感受著一切身,我將吸氣。』他學習:『感受著一切身,我將呼氣。』

他學習:『使身行寧靜著,我將吸氣。』他學習:『使身行寧靜著,我將呼氣。』

他學習:『感受著喜,我將吸氣。』他學習:『感受著喜,我將呼氣。』

他學習:『感受著樂,我將吸氣。』他學習:『感受著樂,我將呼氣。』

他學習:『感受著心行,我將吸氣。』他學習:『感受著心行,我將呼氣。』

他學習:『使心行寧靜著,我將吸氣。』他學習:『使心行寧靜著,我將呼氣。』

他學習:『感受著心,我將吸氣。』他學習:『感受著心,我將呼氣。』

他學習:『使心喜悅著,我將吸氣。』他學習:『使心喜悅著,我將呼氣。』

他學習:『集中著心,我將吸氣。』他學習:『集中著心,我將呼氣。』

他學習:『使心解脫著,我將吸氣。』他學習:『使心解脫著,我將呼氣。』

他學習:『隨觀無常,我將吸氣。』他學習:『隨觀無常,我將呼氣。』

他學習:『隨觀離貪,我將吸氣。』他學習:『隨觀離貪,我將呼氣。』

他學習:『隨觀滅,我將吸氣。』他學習:『隨觀滅,我將呼氣。』

他學習:『隨觀斷念,我將吸氣。』他學習:『隨觀斷念,我將呼氣。』

羅侯羅!當入出息念這麼已修習、這麼已多修習時,有大果、大效益。羅侯羅!當入出息念這麼已修習、這麼已多修習時,連那些最後的呼吸停止時,它們也都被知道,非不被知道。

這就是世尊所說,悅意的尊者羅侯羅歡喜世尊所說。

教誡羅侯羅大經第二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