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部68經

比丘品[7]

那勒葛波那經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憍薩羅國那勒葛波那的蘇芳樹林。

當時,眾多有名的善男子跟隨世尊,由於信,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尊者阿那律、尊者{拔提亞}[難提]、尊者金毘羅、尊者玻估、尊者憍陳如、尊者離波多、尊者阿難,以及其他有名的善男子。當時,世尊被比丘僧團圍繞著,坐在露天處。那時,關於那些善男子,世尊召喚比丘們:

「比丘們!凡跟隨我,由於信,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的善男子,比丘們!那些比丘是否歡喜於梵行呢?」

當這麼說時,那些比丘變得沈默。

第二次,關於那些善男子,世尊召喚比丘們:

「比丘們!凡跟隨我,由於信,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的善男子,比丘們!那些比丘是否歡喜於梵行呢?」

第二次,那些比丘變得沈默。

第三次,關於那些善男子,世尊召喚比丘們:

「比丘們!凡跟隨我,由於信,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的善男子,比丘們!那些比丘是否歡喜於梵行呢?」

第三次,那些比丘變得沈默。

那時,世尊這麼想:

「讓我問那些善男子。」

那時,世尊召喚尊者阿那律:

「阿那律!你是否歡喜於梵行呢?」

「大德!我確實歡喜於梵行。」

「阿那律!好!好!阿那律!對由於信,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善男子的你們來說,這是適當的:你們能歡喜於梵行。阿那律!當你們是黑髮的青年,具備青春的幸福,在人生之初期,能受用欲之時,阿那律!你們以黑髮的青年,具備青春的幸福,在人生之初期,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又,阿那律!你們既非國王所迫而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也非盜賊所迫而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也非欠債人而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也非害怕什麼而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也非為了生活而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而是:『我已陷入生、老、死、愁悲苦憂惱,已陷入苦,已被苦征服,如果能了知得到這整個苦蘊的結束就好了。』阿那律!你們不是由於這樣的信,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的嗎?」

「是的,大德!」

「而,阿那律!以這樣出家的善男子有什麼應該做呢?阿那律!當未獲得從離欲、惡不善法的喜與樂,或其它從那之後更善的時,貪婪持續遍取他的心,惡意持續遍取他的心,惛沈睡眠持續遍取他的心,掉舉後悔持續遍取他的心,疑惑持續遍取他的心,不樂持續遍取他的心,倦怠持續遍取他的心,阿那律!當未獲得從離欲、惡不善法的喜與樂,或其它從那之後更善的時[是這樣]。

阿那律!當獲得從離欲、惡不善法的喜與樂,或其它從那之後更善的時,貪婪不持續遍取他的心,惡意不持續遍取他的心,惛沈睡眠不持續遍取他的心,掉舉後悔不持續遍取他的心,疑惑不持續遍取他的心,不樂不持續遍取他的心,倦怠不持續遍取他的心,阿那律!當獲得從離欲、惡不善法的喜與樂,或其它從那之後更善的時[是這樣]。

阿那律!關於我,你們是否想:『對如來來說,污染的、再有的、不幸的、苦報的、未來被生老死的諸煩惱,那些未被捨斷,因而如來考量後受用一事,考量後忍受一事,考量後避開一事,考量後除去一事。』嗎?」

「大德!我們不這麼想世尊:『對如來來說,污染的、再有的、不幸的、苦報的、未來被生老死的諸煩惱,那些未被捨斷,因而如來考量後受用一事,考量後忍受一事,考量後避開一事,考量後除去一事。』大德!我們這麼想世尊:『對如來來說,污染的、再有的、不幸的、苦報的、未來被生老死的諸煩惱,那些已被捨斷,因而如來考量後受用一事,考量後忍受一事,考量後避開一事,考量後除去一事。』」

「阿那律!好!好!阿那律!對如來來說,污染的、再有的、不幸的、苦報的、未來被生老死的諸煩惱,那些已被捨斷,根已被切斷,就像無根的棕櫚樹,成為非有,為未來不生之物。阿那律!猶如頂頭已被切斷的棕櫚樹不能再成長。同樣的,阿那律!對如來來說,污染的、再有的、不幸的、苦報的、未來被生老死的諸煩惱,那些已被捨斷,根已被切斷,就像無根的棕櫚樹,成為非有,為未來不生之物。

阿那律!你怎麼想:什麼理由當如來看見弟子已死、已過世時,記說[他的]往生:『某某往生某處,某某往生某處。』呢?」

「大德!我們的法以世尊為根本,以世尊為導引,以世尊為依歸,大德!如果世尊能說明這所說的義理,那就好了!聽聞世尊的[教說]後,比丘們將會憶持的。」

「阿那律!如來非為了欺騙人們,非為了諂媚人們,非為了利養、恭敬、名聲、利益,非『讓人們像這樣知道我』而記說已死、已過世弟子的往生:『某某往生某處,某某往生某處。』阿那律!而是有有信的、信受偉大的、歡喜偉大的善男子,他們聽聞後,集中心到那裡,阿那律!這對他們有長久的利益與安樂。

阿那律!這裡,比丘聽聞:『名叫某某的比丘死了,那世尊記說:「他建立了究竟智。」』他自己看見或隨聞那位尊者:『那位尊者有這樣的戒,那位尊者有這樣的[定]法,那位尊者有這樣的慧,那位尊者有這樣的[定]住,那位尊者有這樣的解脫。』他回憶著他的信、戒、所聞、施捨、慧,集中心到那裡,阿那律!這樣,比丘有樂住。

阿那律!這裡,比丘聽聞:『名叫某某的比丘死了,那世尊記說:「他以五下分結的滅盡而為化生者,在那裡入了究竟涅槃,不從彼世轉回。」』他自己看見或隨聞那位尊者:『那位尊者有這樣的戒,那位尊者有這樣的[定]法,那位尊者有這樣的慧,那位尊者有這樣的[定]住,那位尊者有這樣的解脫。』他回憶著他的信、戒、所聞、施捨、慧,集中心到那裡,阿那律!這樣,比丘有樂住。

阿那律!這裡,比丘聽聞:『名叫某某的比丘死了,那世尊記說:「他以三結的滅盡,以貪、瞋、癡薄,為一來者,只來此世一回後,將得到苦的結束。」』他自己看見或隨聞那位尊者:『那位尊者有這樣的戒,那位尊者有這樣的[定]法,那位尊者有這樣的慧,那位尊者有這樣的[定]住,那位尊者有這樣的解脫。』他回憶著他的信、戒、所聞、施捨、慧,集中心到那裡,阿那律!這樣,比丘有樂住。

阿那律!這裡,比丘聽聞:『名叫某某的比丘死了,那世尊記說:「他以三結的滅盡,為入流者,不墮惡趣法、決定、以正覺為彼岸。」』他自己看見或隨聞那位尊者:『那位尊者有這樣的戒,那位尊者有這樣的[定]法,那位尊者有這樣的慧,那位尊者有這樣的[定]住,那位尊者有這樣的解脫。』他回憶著他的信、戒、所聞、施捨、慧,集中心到那裡,阿那律!這樣,比丘有樂住。

阿那律!這裡,比丘尼聽聞:『名叫某某的比丘尼死了,那世尊記說:「她建立了究竟智。」』她自己看見或隨聞那位姊妹:『那位姊妹有這樣的戒,那位姊妹有這樣的[定]法,那位姊妹有這樣的慧,那位姊妹有這樣的[定]住,那位姊妹有這樣的解脫。』她回憶著她的信、戒、所聞、施捨、慧,集中心到那裡,阿那律!這樣,比丘尼有樂住。

阿那律!這裡,比丘尼聽聞:『名叫某某的比丘尼死了,那世尊記說:「她以五下分結的滅盡而為化生者,在那裡入了究竟涅槃,不從彼世轉回。」』她自己看見或隨聞那位姊妹:『那位姊妹有這樣的戒,那位姊妹有這樣的[定]法,那位姊妹有這樣的慧,那位姊妹有這樣的[定]住,那位姊妹有這樣的解脫。』她回憶著她的信、戒、所聞、施捨、慧,集中心到那裡,阿那律!這樣,比丘尼有樂住。

阿那律!這裡,比丘尼聽聞:『名叫某某的比丘尼死了,那世尊記說:「她以三結的滅盡,以貪、瞋、癡薄,為一來者,只來此世一回後,將得到苦的結束。」』她自己看見或隨聞那位姊妹:『那位姊妹有這樣的戒,那位姊妹有這樣的[定]法,那位姊妹有這樣的慧,那位姊妹有這樣的[定]住,那位姊妹有這樣的解脫。』她回憶著她的信、戒、所聞、施捨、慧,集中心到那裡,阿那律!這樣,比丘尼有樂住。

阿那律!這裡,比丘尼聽聞:『名叫某某的比丘尼死了,那世尊記說:「她以三結的滅盡,為入流者,不墮惡趣法、決定、以正覺為彼岸。」』她自己看見或隨聞那位姊妹:『那位姊妹有這樣的戒,那位姊妹有這樣的[定]法,那位姊妹有這樣的慧,那位姊妹有這樣的[定]住,那位姊妹有這樣的解脫。』她回憶著她的信、戒、所聞、施捨、慧,集中心到那裡,阿那律!這樣,比丘尼有樂住。

阿那律!這裡,優婆塞聽聞:『名叫某某的優婆塞死了,那世尊記說:「他以五下分結的滅盡而為化生者,在那裡入了究竟涅槃,不從彼世轉回。」』他自己看見或隨聞那位尊者:『那位尊者有這樣的戒,那位尊者有這樣的[定]法,那位尊者有這樣的慧,那位尊者有這樣的[定]住,那位尊者有這樣的解脫。』他回憶著他的信、戒、所聞、施捨、慧,集中心到那裡,阿那律!這樣,優婆塞有樂住。

阿那律!這裡,優婆塞聽聞:『名叫某某的優婆塞死了,那世尊記說:「他以三結的滅盡,以貪、瞋、癡薄,為一來者,只來此世一回後,將得到苦的結束。」』他自己看見或隨聞那位尊者:『那位尊者有這樣的戒,那位尊者有這樣的[定]法,那位尊者有這樣的慧,那位尊者有這樣的[定]住,那位尊者有這樣的解脫。』他回憶著他的信、戒、所聞、施捨、慧,集中心到那裡,阿那律!這樣,優婆塞有樂住。

阿那律!這裡,優婆塞聽聞:『名叫某某的優婆塞死了,那世尊記說:「他以三結的滅盡,為入流者,不墮惡趣法、決定、以正覺為彼岸。」』他自己看見或隨聞那位尊者:『那位尊者有這樣的戒,那位尊者有這樣的[定]法,那位尊者有這樣的慧,那位尊者有這樣的[定]住,那位尊者有這樣的解脫。』他回憶著他的信、戒、所聞、施捨、慧,集中心到那裡,阿那律!這樣,優婆塞有樂住。

阿那律!這裡,優婆夷聽聞:『名叫某某的優婆夷死了,那世尊記說:「她以五下分結的滅盡而為化生者,在那裡入了究竟涅槃,不從彼世轉回。」』她自己看見或隨聞那位姊妹:『那位姊妹有這樣的戒,那位姊妹有這樣的[定]法,那位姊妹有這樣的慧,那位姊妹有這樣的[定]住,那位姊妹有這樣的解脫。』她回憶著她的信、戒、所聞、施捨、慧,集中心到那裡,阿那律!這樣,優婆夷有樂住。

阿那律!這裡,優婆夷聽聞:『名叫某某的優婆夷死了,那世尊記說:「她以三結的滅盡,以貪、瞋、癡薄,為一來者,只來此世一回後,將得到苦的結束。」』她自己看見或隨聞那位姊妹:『那位姊妹有這樣的戒,那位姊妹有這樣的[定]法,那位姊妹有這樣的慧,那位姊妹有這樣的[定]住,那位姊妹有這樣的解脫。』她回憶著她的信、戒、所聞、施捨、慧,集中心到那裡,阿那律!這樣,優婆夷有樂住。

阿那律!這裡,優婆夷聽聞:『名叫某某的優婆夷死了,那世尊記說:「她以三結的滅盡,為入流者,不墮惡趣法、決定、以正覺為彼岸。」』她自己看見或隨聞那位姊妹:『那位姊妹有這樣的戒,那位姊妹有這樣的[定]法,那位姊妹有這樣的慧,那位姊妹有這樣的[定]住,那位姊妹有這樣的解脫。』她回憶著她的信、戒、所聞、施捨、慧,集中心到那裡,阿那律!這樣,優婆夷有樂住。

「阿那律!像這樣,如來非為了欺騙人們,非為了諂媚人們,非為了利養、恭敬、名聲、利益,非『讓人們像這樣知道我』而記說已死、已過世弟子的往生:『某某往生某處,某某往生某處。』阿那律!而是有有信的、信受偉大的、歡喜偉大的善男子,他們聽聞後,集中心到那裡,阿那律!這對他們有長久的利益與安樂。」

這就是世尊所說,悅意的尊者阿那律歡喜世尊所說。

那勒葛波那經第八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