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部69經

比丘品[7]

枸哩亞尼經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栗鼠飼養處的竹林中。

當時,名叫枸哩亞尼的比丘是住林野者、足正行者,以某些必須作的事到僧團中拜訪。在那裡,關於枸哩亞尼比丘之事,尊者舍利弗召喚比丘們:

「學友們!住林野的比丘到僧團,住在僧團中,應該是對同梵行者敬重的、順從的。學友們!如果住林野的比丘到僧團,住在僧團中,對同梵行者是不敬重的、不順從的,則有那些說他者:『然而,這位住林野的尊者一個人在林野中自由自在地住有什麼而對同梵行者是不敬重的、不順從的?』有那些說他者。因此,住林野的比丘到僧團,住在僧團中,應該是對同梵行者敬重的、順從的。

學友們!住林野的比丘到僧團,住在僧團中,應該是[對]座位善巧的:『像這樣,我將不侵佔長老比丘、不排擠新比丘的座位而坐。』學友們!如果住林野的比丘到僧團,住在僧團中,不是[對]座位善巧的,則有那些說他者:『然而,這位住林野的尊者一個人在林野中自由自在地住有什麼而不是[對]座位善巧的?』有那些說他者。因此,住林野的比丘到僧團,住在僧團中,應該是[對]座位善巧的。

學友們!住林野的比丘到僧團,住在僧團中,應該知道增上行儀法。學友們!如果住林野的比丘到僧團,住在僧團中,不知道增上行儀法,則有那些說他者:『然而,這位住林野的尊者一個人在林野中自由自在地住有什麼而不知道增上行儀法?』有那些說他者。因此,住林野的比丘到僧團,住在僧團中,應該知道增上行儀法。

學友們!住林野的比丘到僧團,住在僧團中,應該不過早進入村落、不過晚返回。學友們!如果住林野的比丘到僧團,住在僧團中,過早進入村落、過晚返回,則有那些說他者:『然而,這位住林野的尊者一個人在林野中自由自在地住有什麼而過早進入村落、過晚返回?』有那些說他者。因此,住林野的比丘到僧團,住在僧團中,應該不過早進入村落、不過晚返回。

學友們!住林野的比丘到僧團,住在僧團中,不應該在用餐前後訪問俗家。學友們!如果住林野的比丘到僧團,住在僧團中,在用餐前後訪問俗家,則有那些說他者:『確實,這位住林野的尊者一個人在林野中自由自在地住,[必]多作非時行,[因為]他到僧團中也經常那樣作。』有那些說他者。因此,住林野的比丘到僧團,住在僧團中,不應該在用餐前後訪問俗家。

學友們!住林野的比丘到僧團,住在僧團中,應該是不掉舉的、不浮躁的。學友們!如果住林野的比丘到僧團,住在僧團中,是掉舉的、浮躁的,則有那些說他者:『確實,這位住林野的尊者一個人在林野中自由自在地住,[必]多作掉舉、浮躁,[因為]他到僧團中也經常那樣作。』有那些說他者。因此,住林野的比丘到僧團,住在僧團中,應該是不掉舉的、不浮躁的。

學友們!住林野的比丘到僧團,住在僧團中,應該是不多言的、不廢話的。學友們!如果住林野的比丘到僧團,住在僧團中,是多言的、廢話的,則有那些說他者:『然而,這位住林野的尊者一個人在林野中自由自在地住有什麼而是多言的、廢話的?』有那些說他者。因此,住林野的比丘到僧團,住在僧團中,應該是不多言的、不廢話的。

學友們!住林野的比丘到僧團,住在僧團中,應該是易被說服的、善友誼狀態的。學友們!如果住林野的比丘到僧團,住在僧團中,是難被說服的、惡友誼的,則有那些說他者:『然而,這位住林野的尊者一個人在林野中自由自在地住有什麼而是難被說服的、惡友誼的?』有那些說他者。因此,住林野的比丘到僧團,住在僧團中,應該是易被說服的、善友誼狀態的。

學友們!住林野的比丘應該是守護根門者。學友們!如果住林野的比丘是不守護根門者,則有那些說他者:『然而,這位住林野的尊者一個人在林野中自由自在地住有什麼而是不守護根門者?』有那些說他者。因此,住林野的比丘應該是守護根門者。

學友們!住林野的比丘應該是飲食知適量的。學友們!如果住林野的比丘是飲食不知適量的,則有那些說他者:『然而,這位住林野的尊者一個人在林野中自由自在地住有什麼而是飲食不知適量的?』有那些說他者。因此,住林野的比丘應該是飲食知適量的。

學友們!住林野的比丘應該是已專修清醒的。學友們!如果住林野的比丘是未專修清醒的,則有那些說他者:『然而,這位住林野的尊者一個人在林野中自由自在地住有什麼而是未專修清醒的?』有那些說他者。因此,住林野的比丘應該是已專修清醒的。

學友們!住林野的比丘應該是活力已被發動的。學友們!如果住林野的比丘是懈怠的,則有那些說他者:『然而,這位住林野的尊者一個人在林野中自由自在地住有什麼而是懈怠的?』有那些說他者。因此,住林野的比丘應該是活力已被發動的。

學友們!住林野的比丘應該是念已現前的。學友們!如果住林野的比丘是念未現前的,則有那些說他者:『然而,這位住林野的尊者一個人在林野中自由自在地住有什麼而是念未現前的?』有那些說他者。因此,住林野的比丘應該是念已現前的。

學友們!住林野的比丘應該是得定的。學友們!如果住林野的比丘是未得定的,則有那些說他者:『然而,這位住林野的尊者一個人在林野中自由自在地住有什麼而是未得定的?』有那些說他者。因此,住林野的比丘應該是得定的。

學友們!住林野的比丘應該是有慧的。學友們!如果住林野的比丘是劣慧的,則有那些說他者:『然而,這位住林野的尊者一個人在林野中自由自在地住有什麼而是劣慧的?』有那些說他者。因此,住林野的比丘應該是有慧的。

學友們!住林野的比丘必須努力於阿毘達磨與阿毘毘奈耶,學友們!有質問者[問]住林野的比丘關於阿毘達磨與阿毘毘奈耶的問題。學友們!如果住林野的比丘被問關於阿毘達磨與阿毘毘奈耶的問題不能解答,則有那些說他者:『然而,這位住林野的尊者一個人在林野中自由自在地住有什麼而被問關於阿毘達磨與阿毘毘奈耶的問題不能解答?』有那些說他者。因此,住林野的比丘必須努力於阿毘達磨與阿毘毘奈耶。

學友們!住林野的比丘必須努力於那些超越色、無色的寂靜解脫,學友們!有質問者[問]住林野的比丘關於那些超越色、無色的寂靜解脫的問題。學友們!如果住林野的比丘被問關於那些超越色、無色的寂靜解脫的問題不能解答,則有那些說他者:『然而,這位住林野的尊者一個人在林野中自由自在地住有什麼而被問關於那些超越色、無色的寂靜解脫的問題不能解答?』有那些說他者。因此,住林野的比丘必須努力於那些超越色、無色的寂靜解脫。

學友們!住林野的比丘必須努力於過人法,學友們!有質問者[問]住林野的比丘關於過人法的問題。學友們!如果住林野的比丘被問關於過人法的問題不能解答,則有那些說他者:『然而,這位住林野的尊者一個人在林野中自由自在地住有什麼而不知道出家人所為的目的?』有那些說他者。因此,住林野的比丘必須努力於過人法。」

當這麼說時,尊者大目揵連對尊者舍利弗這麼說:

「舍利弗學友!這些法只應該被住林野的比丘受持後行使,或者也被住村落邊界者[受持後行使]呢?」

「目揵連學友!這些法都應該被住林野的比丘受持後行使了,何況住村落邊界者呢!」

枸哩亞尼經第九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