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部72經

遊行者品[8]

婆蹉火經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祇樹林給孤獨園。

那時,遊行者婆蹉氏去見世尊。抵達後,與世尊相互歡迎。歡迎與寒暄後,就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遊行者婆蹉氏對世尊這麼說:

「怎麼樣,喬達摩先生!『世界是常恆的,這才正確,其它都錯。』喬達摩尊師有這樣的見解嗎?」

「婆磋!我無這樣的見解:『世界是常恆的,這才正確,其它都錯。』」

「那樣的話,怎麼樣,喬達摩先生!『世界是非常恆的,這才正確,其它都錯。』喬達摩尊師有這樣的見解嗎?」

「婆磋!我無這樣的見解:『世界是非常恆的,這才正確,其它都錯。』」

「怎麼樣,喬達摩先生!『世界是有邊的,這才正確,其它都錯。』喬達摩尊師有這樣的見解嗎?」

「婆磋!我無這樣的見解:『世界是有邊的,這才正確,其它都錯。』」

「那樣的話,怎麼樣,喬達摩先生!『世界是無邊的,這才正確,其它都錯。』喬達摩尊師有這樣的見解嗎?」

「婆磋!我無這樣的見解:『世界是無邊的,這才正確,其它都錯。』」

「怎麼樣,喬達摩先生!『命即是身體,這才正確,其它都錯。』喬達摩尊師有這樣的見解嗎?」

「婆磋!我無這樣的見解:『命即是身體,這才正確,其它都錯。』」

「那樣的話,怎麼樣,喬達摩先生!『命是一身體是另一,這才正確,其它都錯。』喬達摩尊師有這樣的見解嗎?」

「婆磋!我無這樣的見解:『命是一身體是另一,這才正確,其它都錯。』」

「怎麼樣,喬達摩先生!『死後如來存在,這才正確,其它都錯。』喬達摩尊師有這樣的見解嗎?」

「婆磋!我無這樣的見解:『死後如來存在,這才正確,其它都錯。』」

「那樣的話,怎麼樣,喬達摩先生!『死後如來不存在,這才正確,其它都錯。』喬達摩尊師有這樣的見解嗎?」

「婆磋!我無這樣的見解:『死後如來不存在,這才正確,其它都錯。』」

「怎麼樣,喬達摩先生!『死後如來存在且不存在,這才正確,其它都錯。』喬達摩尊師有這樣的見解嗎?」

「婆磋!我無這樣的見解:『死後如來存在且不存在,這才正確,其它都錯。』」

「那樣的話,怎麼樣,喬達摩先生!『死後如來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這才正確,其它都錯。』喬達摩尊師有這樣的見解嗎?」

「婆磋!我無這樣的見解:『死後如來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這才正確,其它都錯。』」

「當被像這樣問:『怎麼樣,喬達摩先生!「世界是常恆的,這才正確,其它都錯。」喬達摩尊師有這樣的見解嗎?』你說:『婆磋!我無這樣的見解:「世界是常恆的,這才正確,其它都錯。」』當被像這樣問:『怎麼樣,喬達摩先生!「世界是非常恆的,這才正確,其它都錯。」喬達摩尊師有這樣的見解嗎?』你說:『婆磋!我無這樣的見解:「世界是非常恆的,這才正確,其它都錯。」』當被像這樣問:『怎麼樣,喬達摩先生!「世界是有邊的,這才正確,其它都錯。」喬達摩尊師有這樣的見解嗎?』你說:『婆磋!我無這樣的見解:「世界是有邊的,這才正確,其它都錯。」』當被像這樣問:『怎麼樣,喬達摩先生!「世界是無邊的,這才正確,其它都錯。」喬達摩尊師有這樣的見解嗎?』你說:『婆磋!我無這樣的見解:「世界是無邊的,這才正確,其它都錯。」』當被像這樣問:『怎麼樣,喬達摩先生!「命即是身體,這才正確,其它都錯。」喬達摩尊師有這樣的見解嗎?』你說:『婆磋!我無這樣的見解:「命即是身體,這才正確,其它都錯。」』當被像這樣問:『怎麼樣,喬達摩先生!「命是一身體是另一,這才正確,其它都錯。」喬達摩尊師有這樣的見解嗎?』你說:『婆磋!我無這樣的見解:「命是一身體是另一,這才正確,其它都錯。」』當被像這樣問:『怎麼樣,喬達摩先生!「死後如來存在,這才正確,其它都錯。」喬達摩尊師有這樣的見解嗎?』你說:『婆磋!我無這樣的見解:「死後如來存在,這才正確,其它都錯。」』當被像這樣問:『怎麼樣,喬達摩先生!「死後如來不存在,這才正確,其它都錯。」喬達摩尊師有這樣的見解嗎?』你說:『婆磋!我無這樣的見解:「死後如來不存在,這才正確,其它都錯。」』當被像這樣問:『怎麼樣,喬達摩先生!「死後如來存在且不存在,這才正確,其它都錯。」喬達摩尊師有這樣的見解嗎?』你說:『婆磋!我無這樣的見解:「死後如來存在且不存在,這才正確,其它都錯。」』當被像這樣問:『怎麼樣,喬達摩先生!「死後如來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這才正確,其它都錯。」喬達摩尊師有這樣的見解嗎?』你說:『婆磋!我無這樣的見解:「死後如來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這才正確,其它都錯。」』那樣的話,喬達摩先生見到了什麼過患,而不靠近(接受)這一切惡見呢?」

「婆磋!『世界是常恆的』,這是惡見;叢林之見;荒漠之見;歪曲之見;動搖之見;束縛之見,伴隨著苦、惱害、惱愁、惱熱,而不導向厭、離貪、滅、寂靜、證智、正覺、涅槃。

婆磋!『世界是非常恆的』……(中略)婆磋!『世界是有邊的』……(中略)婆磋!『世界是無邊的』……(中略)婆磋!『命即是身體』……(中略)婆磋!『命是一身體是另一』……(中略)婆磋!『死後如來存在』……(中略)婆磋!『死後如來不存在』……(中略)婆磋!『死後如來存在且不存在』……(中略)婆磋!『死後如來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這是惡見;叢林之見;荒漠之見;歪曲之見;動搖之見;束縛之見,伴隨著苦、惱害、惱愁、惱熱,而不導向厭、離貪、滅、寂靜、證智、正覺、涅槃。

婆磋!當見到了這個過患時,這樣,我不接受這一切惡見。」

「那樣的話,喬達摩先生有任何惡見嗎?」

「婆磋!『惡見』,對如來而言,這已被去除,婆磋!這被如來所見:『這樣是色,這樣是色的集,這樣是色的滅沒;這樣是受,這樣是受的集,這樣是受的滅沒;這樣是想,這樣是想的集,這樣是想的滅沒;這樣是行,這樣是行的集,這樣是行的滅沒;這樣是識,這樣是識的集,這樣是識的滅沒。』因此,我說:『對一切妄想、一切顛倒、一切我作、我所作、慢煩惱潛在趨勢的滅盡、離貪、滅、捨棄、斷念,如來以不執取而解脫。』」

「而,喬達摩先生!這樣心解脫的比丘,再生於何處呢?」

「婆磋!『再生』不適用。」

「那麼,喬達摩先生!不再生嗎?」

「婆磋!『不再生』不適用。」

「那麼,喬達摩先生!再生且不再生嗎?」

「婆磋!『再生且不再生』不適用。」

「那麼,喬達摩先生!既非再生也非不再生嗎?」

「婆磋!『既非再生也非不再生』不適用。」

「當被像這樣問:『而,喬達摩先生!這樣心解脫的比丘,再生於何處呢?』你說:『婆磋!「再生」不適用。』當被像這樣問:『那麼,喬達摩先生!不再生嗎?』你說:『婆磋!「不再生」不適用。』當被像這樣問:『那麼,喬達摩先生!再生且不再生嗎?』你說:『婆磋!「再生且不再生」不適用。』當被像這樣問:『那麼,喬達摩先生!既非再生也非不再生嗎?』你說:『婆磋!「既非再生也非不再生」不適用。』喬達摩先生!在這裡,我陷入了無知;在這裡,我陷入了迷亂,先前我與喬達摩先生談話而有的些許淨信,現在都消失了。」

「婆磋!這足以使你無知,這足以使你迷亂,婆磋!此法是甚深的、難見的、難覺的、寂靜的、勝妙的、超越推論的、微妙的、被賢智者所體驗的,你以不同的見解、不同的信仰、不同的喜好、不同的修行、不同的師承,是難了知的。

那樣的話,婆磋!就這情況我要反問你,就依你認為妥當的來回答。婆磋!你怎麼想:如果火在你前面燃燒,你會知道:『這火在我前面燃燒。』嗎?」

「喬達摩先生!如果火在我前面燃燒,我會知道:『這火在我前面燃燒。』」

「又,婆磋!如果這麼問你:『這在你前面燃燒的火,是緣於什麼而燃燒的呢?』婆磋!當被這麼問時,你應該怎麼回答?」

「喬達摩先生!如果這麼問我:『這在你前面燃燒的火,是緣於什麼而燃燒的呢?』喬達摩先生!當被這麼問時,我會這麼答:『這在我前面燃燒的火,緣於草薪燃料而燃燒。』」

「如果火在你前面熄滅了,你會知道:『這在我前面的火熄滅了。』嗎?」

「喬達摩先生!如果我前面的火熄滅了,我會知道:『我前面的火熄滅了。』」

「又,婆磋!如果這麼問你:『這在你前面熄滅了的火,之後往哪個方向走了呢?或東、或南、或西、或北呢?』婆磋!當被這麼問時,你應該怎麼回答?」

「喬達摩先生!那不適用;喬達摩先生!這火緣草薪燃料而燃燒,它的耗盡,其它的[燃料]又不帶來,沒了食物,那只名為熄滅了。」

「同樣的,婆磋!當凡以色安立如來時,能安立那如來的色已被捨斷,根已被切斷,就像無根的棕櫚樹,成為非有,為未來不生之物,婆磋!從色的滅盡而解脫的如來是甚深的、不可量的,難被深入了解的,猶如大海,『再生』不適用,『不再生』不適用,『再生且不再生』不適用,『既非再生也非不再生』不適用。

當凡以受安立如來時,能安立那如來的受已被捨斷,根已被切斷,就像無根的棕櫚樹,成為非有,為未來不生之物,婆磋!從受的滅盡而解脫的如來是甚深的、不可量的,難被深入了解的,猶如大海,『再生』不適用,『不再生』不適用,『再生且不再生』不適用,『既非再生也非不再生』不適用。

當凡以想安立如來時,能安立那如來的想已被捨斷,根已被切斷,就像無根的棕櫚樹,成為非有,為未來不生之物,婆磋!從想的滅盡而解脫的如來是甚深的、不可量的,難被深入了解的,猶如大海,『再生』不適用,『不再生』不適用,『再生且不再生』不適用,『既非再生也非不再生』不適用。

當凡以行安立如來時,能安立那如來的行已被捨斷,根已被切斷,就像無根的棕櫚樹,成為非有,為未來不生之物,婆磋!從行的滅盡而解脫的如來是甚深的、不可量的,難被深入了解的,猶如大海,『再生』不適用,『不再生』不適用,『再生且不再生』不適用,『既非再生也非不再生』不適用。

當凡以識安立如來時,能安立那如來的識已被捨斷,根已被切斷,就像無根的棕櫚樹,成為非有,為未來不生之物,婆磋!從識的滅盡而解脫的如來是甚深的、不可量的,難被深入了解的,猶如大海,『再生』不適用,『不再生』不適用,『再生且不再生』不適用,『既非再生也非不再生』不適用。」

當這麼說時,遊行者婆磋氏對世尊這麼說:

「喬達摩先生!猶如在村落或離村落不遠處有大沙羅樹,無常會破壞其枝葉,會破壞樹皮與外皮,會破壞膚材,過些時候,枝葉剝落了,樹皮與外皮剝落了,膚材剝落了,會成為純淨的心材。同樣的,這喬達摩先生的教語,枝葉剝落了,樹皮與外皮剝落了,膚材剝落了,成了純淨的心材。

太偉大了,喬達摩先生!……(中略)請喬達摩尊師記得我為優婆塞,從今天起終生歸依。」

婆磋火經第二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