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部73經

遊行者品[8]

婆蹉大經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栗鼠飼養處的竹林中。

那時,遊行者婆蹉氏去見世尊。抵達後,與世尊相互歡迎。歡迎與寒暄後,就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遊行者婆蹉氏對世尊這麼說:

「我長久與喬達摩先生交談,請喬達摩尊師以簡要的善與不善教導我,那就好了!」

「婆磋!我能以簡要的善與不善教導你,婆磋!我也能以詳細的善與不善教導你,但,婆磋!我將以詳細的善與不善教導你,你要聽!你要好好作意!我要說了。」

「是的,大德!」遊行者婆蹉氏回答世尊。

世尊這麼說:

「婆磋!貪是不善的,不貪是善的;婆磋!瞋是不善的,不瞋是善的;婆磋!癡是不善的,不癡是善的,婆磋!像這樣,這三法是不善的,三法是善的。

婆磋!殺生是不善的,戒絕殺生是善的;婆磋!未給予而取是不善的,戒絕未給予而取是善的;婆磋!邪淫是不善的,戒絕邪淫是善的;婆磋!妄語是不善的,戒絕妄語是善的;婆磋!離間語是不善的,戒絕離間語是善的;婆磋!粗惡語是不善的,戒絕粗惡語是善的;婆磋!雜穢語是不善的,戒絕雜穢語是善的;婆磋!貪婪是不善的,不貪婪是善的;婆磋!惡意是不善的,無惡意是善的;婆磋!邪見是不善的,正見是善的,婆磋!像這樣,這十法是不善的,十法是善的。

婆磋!當比丘的渴愛已被捨斷,根已被切斷,就像無根的棕櫚樹,成為非有,為未來不生之物,則他是煩惱已盡、修行已成、應該作的已作、負擔已卸、自己的利益已達成、有之結已被滅盡、以究竟智解脫的阿羅漢比丘。」

「除了喬達摩尊師外,還有任何一位喬達摩尊師的比丘弟子,以諸煩惱的滅盡,以證智自作證後,在當生中進入後住於無煩惱的心解脫、慧解脫嗎?」

「婆磋!不只一百位、二百位、三百位、四百位、五百位,而有更多我的比丘弟子,以諸煩惱的滅盡,以證智自作證後,在當生中進入後住於無煩惱的心解脫、慧解脫。」

「除了喬達摩尊師、除了比丘外,還有任何一位喬達摩尊師的比丘尼弟子,以諸煩惱的滅盡,以證智自作證後,在當生中進入後住於無煩惱的心解脫、慧解脫嗎?」

「婆磋!不只一百位、二百位、三百位、四百位、五百位,而有更多我的比丘尼弟子,以諸煩惱的滅盡,以證智自作證後,在當生中進入後住於無煩惱的心解脫、慧解脫。」

「除了喬達摩尊師、除了比丘、除了比丘尼外,還有任何一位喬達摩尊師的優婆塞在家白衣梵行弟子,以五下分結的滅盡而為化生者,在那裡入了究竟涅槃,不從彼世轉回者嗎?」

「婆磋!不只一百位、二百位、三百位、四百位、五百位,而有更多我的優婆塞在家白衣梵行弟子,以五下分結的滅盡而為化生者,在那裡入了究竟涅槃,為不從彼世轉回者。」

「除了喬達摩尊師、除了比丘、除了比丘尼、除了優婆塞在家白衣梵行者外,還有任何一位喬達摩尊師的優婆塞在家白衣受用諸欲弟子,以實踐教誡、遵從勸誡、脫離疑惑、離迷惑、得無畏、住於在大師教說上不緣於他的嗎?」

「婆磋!不只一百位、二百位、三百位、四百位、五百位,而有更多我的優婆塞在家白衣受用諸欲弟子,以實踐教誡、遵從勸誡、脫離疑惑、離迷惑、得無畏、住於在大師教說上不緣於他者。」

「除了喬達摩尊師、除了比丘、除了比丘尼、除了優婆塞在家白衣梵行者、除了優婆塞在家白衣受用諸欲者外,還有任何一位喬達摩尊師的優婆夷在家白衣梵行弟子,以五下分結的滅盡而為化生者,在那裡入了究竟涅槃,不從彼世轉回者嗎?」

「婆磋!不只一百位、二百位、三百位、四百位、五百位,而有更多我的優婆夷在家白衣梵行弟子,以五下分結的滅盡而為化生者,在那裡入了究竟涅槃,為不從彼世轉回者。」

「除了喬達摩尊師、除了比丘、除了比丘尼、除了優婆塞在家白衣梵行者、除了優婆塞在家白衣受用諸欲者、除了優婆夷在家白衣梵行者外,還有任何一位喬達摩尊師的優婆夷在家白衣受用諸欲弟子,以實踐教誡、遵從勸誡、脫離疑惑、離迷惑、得無畏、住於在大師教說上不緣於他的嗎?」

「婆磋!不只一百位、二百位、三百位、四百位、五百位,而有更多我的優婆夷在家白衣受用諸欲弟子,以實踐教誡、遵從勸誡、脫離疑惑、離迷惑、得無畏、住於在大師教說上不緣於他者。」

「喬達摩先生!如果此法僅喬達摩尊師是成功者,但無比丘們是成功者,那麼,這梵行在那方面是不完全的,喬達摩先生!但因為此法喬達摩尊師是成功者,且比丘們也是成功者,那麼,這梵行在那方面是完全的。

喬達摩先生!如果此法僅喬達摩尊師是成功者、比丘們是成功者,但無比丘尼們是成功者,那麼,這梵行在那方面是不完全的,喬達摩先生!但因為此法喬達摩尊師是成功者、比丘們是成功者,且比丘尼們也是成功者,那麼,這梵行在那方面是完全的。

喬達摩先生!如果此法僅喬達摩尊師是成功者、比丘們是成功者、比丘尼們是成功者,但無優婆塞在家白衣梵行者們是成功者,那麼,這梵行在那方面是不完全的,喬達摩先生!但因為此法喬達摩尊師是成功者、比丘們是成功者、比丘尼們是成功者,且優婆塞在家白衣梵行者也是成功者,那麼,這梵行在那方面是完全的。

喬達摩先生!如果此法僅喬達摩尊師是成功者、比丘們是成功者、比丘尼們是成功者、優婆塞在家白衣梵行者們是成功者,但無優婆塞在家白衣受用欲者們是成功者,那麼,這梵行在那方面是不完全的,喬達摩先生!但因為此法喬達摩尊師是成功者、比丘們是成功者、比丘尼們是成功者、優婆塞在家白衣梵行者是成功者,且優婆塞在家白衣受用欲者也是成功者,那麼,這梵行在那方面是完全的。

喬達摩先生!如果此法僅喬達摩尊師是成功者、比丘們是成功者、比丘尼們是成功者、優婆塞在家白衣梵行者們是成功者、優婆塞在家白衣受用欲者們是成功者,但無優婆夷在家白衣梵行者們是成功者,那麼,這梵行在那方面是不完全的,喬達摩先生!但因為此法喬達摩尊師是成功者、比丘們是成功者、比丘尼們是成功者、優婆塞在家白衣梵行者是成功者、優婆塞在家白衣受用欲者是成功者,且優婆夷在家白衣梵行者也是成功者,那麼,這梵行在那方面是完全的。

喬達摩先生!如果此法僅喬達摩尊師是成功者、比丘們是成功者、比丘尼們是成功者、優婆塞在家白衣梵行者們是成功者、優婆塞在家白衣受用欲者們是成功者、優婆夷在家白衣梵行者們是成功者,但無優婆夷在家白衣受用欲者們是成功者,那麼,這梵行在那方面是不完全的,喬達摩先生!但因為此法喬達摩尊師是成功者、比丘們是成功者、比丘尼們是成功者、優婆塞在家白衣梵行者是成功者、優婆塞在家白衣受用欲者是成功者、優婆夷在家白衣梵行者是成功者,且優婆夷在家白衣受用欲者也是成功者,那麼,這梵行在那方面是完全的。

喬達摩先生!猶如恒河向大海低斜、向大海傾斜、向大海坡斜,融入大海。同樣地,喬達摩尊師之眾,包括在家與出家,向涅槃低斜、向涅槃傾斜、向涅槃坡斜,融入涅槃。

太偉大了,喬達摩先生!……(中略)我歸依喬達摩尊師、法、比丘僧團,願我得在喬達摩尊師面前出家,願我得受具足戒。」

「婆磋!凡先前為其他外道者,希望在這法、律中出家;希望受具足戒,他要滿四個月別住。經四個月後,獲得比丘們同意,令他出家受具足戒成為比丘,但個別例外由我確認。」

「大德!如果先前為其他外道者,希望在這法、律中出家;希望受具足戒,要滿四個月別住。經四個月後獲得比丘們同意,令他出家受具足戒成為比丘,我將四年別住,經四年後,獲得比丘們同意,使我出家受具足戒成為比丘。」

遊行者婆蹉氏得到在世尊的面前出家、受具足戒。

受具足戒後不久;受具足戒後半個月,尊者婆蹉氏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遊行者婆蹉氏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凡學智、學明能到達之所及,我已到達,請世尊教導我更進一步的法!」

「那麼,婆磋!你要更進一步修習二法:止與觀。

婆磋!當這止與觀二法已更進一步修習時,它們將必導向不只一種界的通達。

婆磋!只要你希望:『願我經驗各種神通:有了一個後能變成多個,有了多個後能變成一個;現身、隱身;能無阻礙地穿牆、穿壘、穿山而行猶如在虛空中;能在地中作浮出與潛入猶如在水中;能在水上行走不沈沒猶如在地上;能以盤腿而坐在空中前進猶如有翅膀的鳥;能以手碰觸、撫摸日月這麼大神通力、這麼大威力;能以身體自在行進直到梵天世界。』當有處的存在時,不論在哪裡,你都將能夠達到見證。

婆磋!只要你希望:『願我以清淨、超越人的天耳界聽見天與人二者不論是遠、是近的聲音。』當有處的存在時,不論在哪裡,你都將能夠達到見證。

婆磋!只要你希望:『願我以心熟知心後,能了知其他眾生、其他個人:有貪的心能了知為「有貪的心」,離貪的心能了知為「離貪的心」;有瞋的心能了知為「有瞋的心」,離瞋的心能了知為「離瞋的心」;有癡的心能了知為「有癡的心」,離癡的心能了知為「離癡的心」;簡約的心能了知為「簡約的心」,散亂的心能了知為「散亂的心」;廣大的心能了知為「廣大的心」,未廣大的心能了知為「未廣大的心」;更上的心能了知為「更上的心」,無更上的心能了知為「無更上的心」;得定的心能了知為「得定的心」,未得定的心能了知為「未得定的心」;已解脫的心能了知為「已解脫的心」,未解脫的心能了知為「未解脫的心。」』當有處的存在時,不論在哪裡,你都將能夠達到見證。

婆磋!只要你希望:『願我回憶起許多前世住處,即:一生、二生、三生、四生、五生、十生、二十生、三十生、四十生、五十生、百生、千生、十萬生、許多壞劫、許多成劫、許多壞成劫:『在那裡是這樣的名、這樣的姓氏、這樣的容貌、[吃]這樣的食物、這樣的苦樂感受、這樣的壽長,從那裡死後生於那裡,而在那裡又是這樣的名、這樣的姓氏、這樣的容貌、[吃]這樣的食物、這樣的苦樂感受、這樣的壽長,從那裡死後生於這裡。』像這樣,他能回憶起許多前世住處有這樣的行相與境遇。』當有處的存在時,不論在哪裡,你都將能夠達到見證。

婆磋!只要你希望:『願我以清淨、超越人的天眼,看見當眾生死時、往生時,在下劣、勝妙,美、醜,幸、不幸中,能了知眾生依業流轉:『這些眾生諸君,具備身惡行、語惡行、意惡行,斥責聖者,邪見與持邪見之業行,他們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苦界、惡趣、下界、地獄,或者這些眾生諸君,具備身善行、語善行、意善行,不斥責聖者,正見與持正見之業行,他們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善趣、天界。』像這樣,能以清淨、超越人眼的天眼,看見當眾生死時、往生時,在下劣、勝妙,美、醜,幸、不幸中,能了知眾生依業流轉。』當有處的存在時,不論在哪裡,你都將能夠達到見證。

婆磋!只要你希望:『願我以諸煩惱的滅盡,當生以證智自作證後,能進入後住於無煩惱的心解脫、慧解脫。』當有處的存在時,不論在哪裡,你都將能夠達到見證。」

那時,尊者婆磋氏歡喜、隨喜世尊所說後,起座向世尊問訊,然後作右繞,接著離開。

那時,當尊者婆磋氏住於獨處、隱退、不放逸、熱心、自我努力時,不久,以證智自作證後,在當生中進入後住於那善男子之所以從在家而正確地出家,成為非家生活的梵行無上目標,他證知:「出生已盡,梵行已完成,應該作的已作,不再有這樣[輪迴]的狀態了。」

尊者婆磋氏成為眾阿羅漢之一。

當時,眾多比丘為了見世尊而行,尊者婆磋氏從遠處看見那些走過來的比丘。

看見後,去見那些比丘。抵達後,對那些比丘這麼說:

「嗨!尊者們!你們要去哪裡?」

「學友!我們為了見世尊而行。」

「那樣的話,尊者們!請你們以我的名義以頭禮拜世尊的足,請你們這麼說:『大德!婆磋氏比丘以頭禮拜世尊的足,他這麼說:「我尊敬世尊,我尊敬善逝。」』」

「是的,學友!」那些比丘回答尊者婆磋氏。

那時,那些比丘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那些比丘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尊者婆磋氏以頭禮拜世尊的足,他這麼說:『我尊敬世尊,我尊敬善逝。』」

「比丘們!先前,我以心熟知心後,知道婆磋氏比丘:『婆磋氏比丘有三明、大神通力、大威力。』天神們也告訴我此義:『婆磋氏比丘有三明、大神通力、大威力。』」

這就是世尊所說,那些悅意的比丘歡喜世尊所說。

婆磋大經第三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