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部92經

婆羅門品[10]

謝勒經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與一千二百五十位比丘的大比丘僧團一起在安估搭勒玻進行遊行,抵達名叫市集的安估搭勒玻市鎮。

結髮者給尼亞聽聞:

「先生!釋迦人之子、從釋迦族出家的沙門喬達摩與一千二百五十位比丘的大比丘僧團一起在安估搭勒玻進行遊行,已到達市集,又,那位喬達摩尊師有這樣的好名聲被傳播著:『像這樣,那世尊是阿羅漢、遍正覺者、明與行具足者、善逝、世間知者、被調伏人的無上調御者、人天之師、佛陀、世尊。』他以證智自作證後,為這包括天、魔、梵的世界;包括沙門、婆羅門的世代;包括諸天、人宣說,他教導開頭是善、中間是善、終結是善;意義正確、辭句正確的法,他說明唯獨圓滿、遍清淨的梵行,見到像那樣的阿羅漢,那就好了!」

那時,結髮者給尼亞去見世尊。抵達後,與世尊相互歡迎。歡迎與寒暄後,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世尊以法說開示、勸導、鼓勵結髮者給尼亞,使之歡喜。那時,當被世尊以法說開示、勸導、鼓勵、使之歡喜後,結髮者給尼亞對世尊這麼說:

「請喬達摩尊師與比丘僧團一起同意明天我的飲食[供養]。」

當這麼說時,世尊對結髮者給尼亞這麼說:

「給尼亞!大比丘僧團有一千二百五十位比丘,而你是對婆羅門有淨信者。」

第二次,結髮者給尼亞對世尊這麼說:

「喬達摩先生!即使大比丘僧團有一千二百五十位比丘,而我是對婆羅門有淨信者,[仍]請喬達摩尊師與比丘僧團一起同意明天我的飲食[供養]。」

第二次,世尊對結髮者給尼亞這麼說:

「給尼亞!大比丘僧團有一千二百五十位比丘,而你是對婆羅門有淨信者。」

第三次,結髮者給尼亞對世尊這麼說:

「喬達摩先生!即使大比丘僧團有一千二百五十位比丘,而我是對婆羅門有淨信者,[仍]請喬達摩尊師與比丘僧團一起同意明天我的飲食[供養]。」

世尊以沈默同意了。

那時,結髮者給尼亞知道世尊同意後,起座去自己的草庵。抵達後,召喚朋友、同僚、親族、親屬:

「朋友、同僚、親族、親屬尊師們!請聽我的:沙門喬達摩尊師與比丘僧團一起被我邀請明天的飲食[供養],願你們為我做所有的事務。」

「是的,先生!」結髮者給尼亞的朋友、同僚、親族、親屬回答結髮者給尼亞後,一些人挖爐灶,一些人劈薪木,一些人洗容器,一些人設立水瓶,一些人設置座位,而結髮者給尼亞自己準備臨時亭屋。

當時,謝勒婆羅門住在市集,他是三吠陀的語彙、儀軌、音韻論、語源論、古傳說為第五的通曉者;是聖句的通曉者、懂文法者、在世間論與大丈夫相上的無欠缺者,他教導三百位學生婆羅門咒語。當時,結髮者給尼亞是對謝勒婆羅門有淨信者。那時,謝勒婆羅門被三百位學生婆羅門圍繞徒步散步、徘徊,去結髮者給尼亞的草庵。謝勒婆羅門看見在結髮者給尼亞的草庵處一些人挖爐灶,一些人劈薪木,一些人洗容器,一些人設立水瓶,一些人設置座位,而結髮者給尼亞自己準備臨時亭屋,看見後,對結髮者給尼亞這麼說:

「如何?將有給尼亞的娶親,或出嫁,或準備大供養,或摩揭陀國斯尼耶頻毘沙羅王與軍隊一起被邀請明天的[飲食]嗎?」

「謝勒尊師!將沒有我的娶親,也沒有出嫁,也非摩揭陀國斯尼耶頻毘沙羅王與軍隊一起被邀請明天的[飲食],而是大供養被我準備:先生!有釋迦人之子、從釋迦族出家的沙門喬達摩與一千二百五十位比丘的大比丘僧團一起在安估搭勒玻進行遊行,已到達市集,又,那位喬達摩尊師有這樣的好名聲被傳播著:『像這樣,那世尊是阿羅漢、遍正覺者、明與行具足者、善逝、世間知者、被調伏人的無上調御者、人天之師、佛陀、世尊。』他與比丘僧團被我邀請明天的飲食[供養]。」

「給尼亞先生!你說『佛陀』嗎?」

「謝勒先生!我說『佛陀』。」

「給尼亞先生!你說『佛陀』嗎?」

「謝勒先生!我說『佛陀』。」

那時,謝勒婆羅門這麼想:

「即便在世間有這難得的音聲:佛陀,然而,三十二大丈夫相被記載在我們的經典中,凡具備大丈夫相者,只有二個趣處而無其它的:如果他住於俗家,他是轉輪王,如法的法王,征服四方,達成國土安定,具備七寶。他有這七寶,即:輪寶、象寶、馬寶、珠寶、女寶、屋主寶、第七主兵臣寶,他有超過千位勇敢的、英勇姿態的、碎破敵對者的兒子,他以非杖、非刀,以法征服這土地直到海邊而居住;但,如果從在家出家,成為非家生活,他成為阿羅漢、遍正覺者,掀開世間的面紗者。」

「給尼亞先生!但,現在那位喬達摩尊師、阿羅漢、遍正覺者住在哪裡?」

當這麼說時,結髮者給尼亞舉起右手臂對謝勒婆羅門這麼說:

「謝勒先生!那排綠色樹林。」

那時,謝勒婆羅門與三百位學生婆羅門去見世尊。那時,謝勒婆羅門召喚那些學生婆羅門:

「請尊師們小聲地走近,一步步[小心]放下,因為,那些世尊們是難接近的,就像獅子般獨行。先生!如果當我與沙門喬達摩一起商談時,請尊師們不要打斷我的談論,請尊師們等待我的談論完全結束。」

那時,謝勒婆羅門去見世尊。抵達後,與世尊互相歡迎。歡迎與寒暄後,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在世尊的身上探查三十二大丈夫相。謝勒婆羅門在世尊的身上看見大部分三十二大丈夫相,確定後,缺二項。他在二個大丈夫相上懷疑、猶豫,不信解、不確信:在隱藏入鞘的陰部與廣長舌上。那時,世尊這麼想:

「這位謝勒婆羅門看見大部分三十二大丈夫相,確定後,缺二項。他在二個大丈夫相上懷疑、猶豫,不信解、不確信:在隱藏入鞘的陰部與廣長舌上。」

那時,世尊作出像那樣的神通作為,使謝勒婆羅門看見世尊隱藏入鞘的陰部,然後吐出舌頭碰到兩邊耳孔、兩邊鼻孔後,以舌頭覆蓋整個前額。那時,謝勒婆羅門心想:

「沙門喬達摩圓滿地具備三十二大丈夫相,非不圓滿,但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佛陀。這被我從婆羅門的年老者、大老、老師與老師的老師的講述中聽聞:『凡那些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當他門被說到對自己的稱讚時,他們表明自己。』讓我以適當的偈頌當面稱讚沙門喬達摩。」

那時,謝勒婆羅門以適當的偈頌當面稱讚世尊:

「圓滿的身體、善喜愛,善生者看起來是好看的,
世尊是黃金色的,牙齒是雪白的、強壯的。

對善生之人來說,他們都有特相,
大丈夫相,那些全都在身體上。

明淨的眼、善臉,高大直挺[的身軀]如光輝壯麗,
在沙門僧團中間,如太陽輝耀般。

好看的比丘,如黃金的皮膚,
這麼最上的容色,為何成為沙門?

你值得成為國王,轉輪者車乘之主,
四方天下的征服者,閻浮森林的主宰者。

諸多剎帝利國王,令他們跟隨你,
王中之王、人們的王,喬達摩!請你作身為國王的事。」

「謝勒!我是王,無上的法王,
我使法輪轉起,不能被反轉之輪。」

「你自稱為正覺者,無上的法王,
『我使法輪轉起』,像這樣,喬達摩!你說。

誰是尊師的將軍,隨行大師的弟子?

誰是被你轉起法輪的隨轉者?」

世尊:

「謝勒!被我轉起的法輪,無上的法輪,
由如來所生的舍利弗隨轉。

應該被證知的已被證知,應該被修習的已被修習,
應該被捨斷的已被我捨斷,婆羅門!因此我是佛陀。

請你排除關於我的懷疑,婆羅門!請你信解,
看見正覺者總是難得的。

凡出現於世間總是難得的,
婆羅門!我是那正覺者,無上的醫生。

無與倫比的梵已生者,魔軍的壓碎者,
征服所有怨敵後,我喜悅無所恐懼。」

「尊師們!請你們傾聽這個,正如有眼者說,
醫生、大英雄,如師子在森林中吼。

無與倫比的梵已生者,魔軍的壓碎者,
即使黑階級者,看見後也不會信。

凡想要者請跟隨我,凡不想要者請走開,
這裡,我將出家,在最上慧者面前。」

「如果尊師愛好,這遍正覺者的教說,
我們也將出家,在最上慧者面前。」

「有這三百位婆羅門,合掌乞求:

讓我們行梵行,在那世尊面前。」

世尊:

「謝勒!梵行已被善說,直接可見的、即時的,
當不放逸地學習時,出家是不空虛的。」

謝勒婆羅門連同[其]群眾得到在世尊的面前出家、受具足戒。

那時,那夜過後,結髮者給尼亞在自己的草庵準備勝妙的硬食與軟食後,時候到時通知世尊:

「喬達摩先生!時候已到,飲食已[準備]完成。」

那時,世尊在午前時穿好衣服後,取鉢與僧衣,與比丘僧團一起去結髮者給尼亞的草庵。抵達後,在設置好的座位坐下。

那時,結髮者給尼亞親手以勝妙的硬食與軟食款待與滿足以佛陀為上首的比丘僧團。

那時,世尊食用完畢手離鉢時,結髮者給尼亞取某個低矮坐具後,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世尊以這些偈頌感謝結髮者給尼亞:

「供養是火祭的頂點,娑毘底是韻律的頂點,
國王是人們的頂點,海是河流的頂點。

月亮是星星的頂點,太陽是照亮的頂點,
福德是許願者的[頂點],僧伽是供養者的[頂點]。」

世尊以這些偈頌感謝結髮者給尼亞後,起座離開。

那時,當尊者謝勒連同[其]群眾住於獨處、隱退、不放逸、熱心、自我努力時,不久,以證智自作證後,在當生中進入後住於那善男子之所以從在家而正確地出家,成為非家生活的梵行無上目標,他證知:「出生已盡,梵行已完成,應該作的已作,不再有這樣[輪迴]的狀態了。」

尊者謝勒連同[其]群眾成為眾阿羅漢之一。

那時,尊者謝勒連同[其]群眾去見世尊。抵達後,整理衣服到一邊肩膀,向世尊合掌鞠躬後,以偈頌對世尊說:

「有眼者!自從那歸依以來,八天過去了,
世尊!我們被大師在那教說上調御。

你是佛陀、你是大師,你是征服魔的牟尼,
切斷煩惱潛在趨勢後,你已度脫[並]使人們度脫。

依著被你超越,煩惱被你碎破,
如獅子無取著,已捨斷恐怖與害怕。

這三百位比丘,站著合掌,
英雄!請你伸展腳,讓龍象們禮拜大師。」

謝勒經第二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