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應部1相應20經

諸天相應/有偈篇/祇夜

三彌提經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溫泉園。

那時,尊者三彌提在破曉時起來後,前往溫泉洗澡。

在溫泉洗澡後起來,然後著單衣站著弄乾身體。

那時,當夜已深時,容色絕佳的某位女神使整個溫泉園發光後,去見尊者三彌提。抵達後,站在空中以偈頌對尊者三彌提說:

「比丘!你不先享受然後乞食,你不於享受後乞食,
比丘!你要先享受然後乞食,你不要讓時間溜走!」

「時間我不知道,被隱藏的時間不被看見,
因此,我不先享受然後乞食,我不要讓時間溜走!」

那時,那位女神站到地上對尊者三彌提這麼說:

「比丘!你年輕出家,黑髮的青年,具備青春的幸福,在人生之初期,不在欲中娛樂,比丘!你要享受人之欲,不要捨斷直接可見的而追逐耗時的。」

「朋友!我沒捨斷直接可見的而追逐耗時的,但,朋友!我捨斷耗時的而追逐直接可見的,因為,朋友!由世尊所說:欲是耗時的、多苦的、多絕望的,那裡面有更多的過患,而此法是直接可見的、即時的、請你來見的、能引導的、智者應該自己經驗的。」

「比丘!怎樣是由世尊所說:欲是耗時的、多苦的、多絕望的,那裡面有更多的過患呢?怎樣是此法是直接可見的、即時的、請你來見的、能引導的、智者應該自己經驗的呢?」

「朋友!我是新人,出家不久,剛來到這法、律中,我不能詳細解說它,那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住在這王舍城溫泉園,你去見世尊,然後問這個道理,你應該依據世尊的解說憶持。」

「比丘!我們不易見到那世尊,因為被其它有大權勢的諸天圍繞。
比丘!如果你去見世尊,然後問這個道理,我們也會為聽法而跟去的。」

「好的。」尊者三彌提回答那位女神後,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尊者三彌提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這裡,我在破曉時起來後,到溫泉洗澡。
在溫泉洗澡後起來,然後著單衣站著弄乾身體。

那時,當夜已深時,容色絕佳的某位女神使整個溫泉園發光後,來見我。抵達後,站在空中以偈頌對我說:

『比丘!你不先享受然後乞食,你不於享受後乞食,
比丘!你要先享受然後乞食,你不要讓時間溜走!』

大德!當這麼說時,我以偈回應那位女神:

『時間我不知道,被隱藏的時間不被看見,
因此,我不先享受然後乞食,我不要讓時間溜走!』

大德!那時,那位女神站到地上對我這麼說:『比丘!你年輕出家,黑髮的青年,具備青春的幸福,在人生之初期,不在欲中娛樂,比丘!你要享受人之欲,不要捨斷直接可見的而追逐耗時的。』

大德!當這麼說時,我這麼回答那位女神:『朋友!我沒捨斷直接可見的而追逐耗時的,但,朋友!我捨斷耗時的而追逐直接可見的,因為,朋友!由世尊所說:欲是耗時的、多苦的、多絕望的,那裡面有更多的過患,而此法是直接可見的、即時的、請你來見的、能引導的、智者應該自己經驗的。』

大德!當這麼說時,那位女神對我這麼說:『比丘!怎樣是由世尊所說:欲是耗時的、多苦的、多絕望的,那裡面有更多的過患呢?怎樣是此法是直接可見的、即時的、請你來見的、能引導的、智者應該自己經驗的呢?』

大德!當這麼說時,我這麼回答那位女神:『朋友!我是新人,出家不久,才剛來到這法、律中,我不能詳細解說它,那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住在這王舍城溫泉園,你去見世尊,然後問這個道理,你應該依據世尊的解說憶持。』

大德!當這麼說時,那位女神對我這麼說:『比丘!我們不易見到那世尊,因為被其它有大權勢的諸天圍繞,比丘!如果你去見世尊,然後問這個道理,我們也會為聽法而跟去的。』

大德!如果那位女神之語是真實的,那位女神就在此不遠處。」

當這麼說時,那位女神對尊者三彌提這麼說:

「問吧!比丘!問吧!比丘!我已到此。」

那時,世尊以偈頌對那位女神說:

「認知能被講述的之眾生,在能被講述的之上建立,
不遍知能被講述的之後,被死神束縛。

遍知能被講述的之後,不思量被講述的,
因為,他能被說的,對他來說不存在。

夜叉!如果你了知,請你說。」

「大德!我不了知這世尊簡要所說的詳細義理,請世尊為我說明,以便我能了知這世尊簡要所說的詳細義理,那就好了!」

「凡思量:相同、殊勝或卑劣者,他可能因為那樣而爭論,
當對三種慢不動搖時,對他來說沒有『相同或殊勝』。

夜叉!如果你了知,請你說。」

「大德!我也不了知這世尊簡要所說的詳細義理,請世尊為我說明,以便我能了知這世尊簡要所說的詳細義理,那就好了!」

「捨斷名稱,來到無勝慢,他在這裡切斷對名色的渴愛,
那繫縛已被切斷、無苦、無欲者,當遍求時,
諸天、人們在這裡或他處;在天界或一切住處,都得不到。

夜叉!如果你了知,請你說。」

「大德!我這樣了知這世尊簡要所說的詳細義理:

『在任何一切世間中,不應該以身、語、意作惡,
捨斷諸欲後,有念、正知,不應該親近伴隨苦與無利益的。』」

歡喜園品第二,其攝頌:

「歡喜園、歡喜,沒有等同兒子者,
剎帝利與呢喃,睡眠懶惰與困難,
慚,小屋為第九,三彌提被說為第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