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應部1相應38經

諸天相應/有偈篇/祇夜

碎石片經

我聽到這樣:

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嘛瘩姑七的鹿野苑。

當時,世尊的腳被碎石片所割傷,世尊的強烈感受轉起:苦的、激烈的、猛烈的、辛辣的、不愉快的、不合意的身體感受,世尊正念、正知忍受它,不被惱害。

那時,世尊將大衣摺成四折後,以右脅作獅子臥,將[左]腳放在[右]腳上,正念、正知。

那時,當夜已深時,容色絕佳的七百位屬於沙睹羅巴眾天神使整個嘛瘩姑七發光後,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站立。在一旁站好後,一位天神在世尊面前自說這優陀那:

「先生!沙門喬達摩確實是龍,當生起苦的、激烈的、猛烈的、辛辣的、不愉快的、不合意的身體感受時,以龍的儀法而正念、正知忍受它,不被惱害。」

那時,另一位天神在世尊面前自說這優陀那:

「先生!沙門喬達摩確實是獅子,當生起苦的、激烈的、猛烈的、辛辣的、不愉快的、不合意的身體感受時,以獅子的儀法而正念、正知忍受它,不被惱害。」

那時,另一位天神在世尊面前自說這優陀那:

「先生!沙門喬達摩確實是高貴者,當生起苦的、激烈的、猛烈的、辛辣的、不愉快的、不合意的身體感受時,以高貴者的儀法而正念、正知忍受它,不被惱害。」

那時,另一位天神在世尊面前自說這優陀那:

「先生!沙門喬達摩確實是人牛王,當生起苦的、激烈的、猛烈的、辛辣的、不愉快的、不合意的身體感受時,以人牛王的儀法而正念、正知忍受它,不被惱害。」

那時,另一位天神在世尊面前自說這優陀那:

「先生!沙門喬達摩確實是強負荷者,當生起苦的、激烈的、猛烈的、辛辣的、不愉快的、不合意的身體感受時,以強負荷者的儀法而正念、正知忍受它,不被惱害。」

那時,另一位天神在世尊面前自說這優陀那:

「先生!沙門喬達摩確實是已調御者,當生起苦的、激烈的、猛烈的、辛辣的、不愉快的、不合意的身體感受時,以已調御者的儀法而正念、正知忍受它,不被惱害。」

那時,另一位天神在世尊面前自說這優陀那:

「看吧!定已善修習者與心已善解脫者:不彎上、不彎離、不進入被有行折伏後妨礙的狀態,凡如此形色的龍之男子、獅子之男子、高貴者之男子、人牛王之男子、強負荷者之男子、已調御者之男子,如果認為能被越過,除了無見以外還有什麼?」

「婆羅門有五吠陀,苦行者行百年,
他們的心不正解脫,那些下劣者不到彼岸。

陷入了渴愛、被誓願與戒束縛者,行粗苦行百年,
他們的心不正解脫,那些下劣者不到彼岸。

這裡,對慢之愛欲者來說,沒有調御,對不得定的來說,沒有智慧,
單獨放逸地住在林野,不能渡死亡領域彼岸。」

「捨斷慢後善得定,由善心,已於一切處掙脫,
單獨不放逸地住在林野,他能渡死亡領域的彼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