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應部11相應22經

帝釋相應/有偈篇/祇夜

醜陋經

在舍衛城祇樹林。

在那裡,……(中略)這麼說:

「比丘們!從前,某位醜陋、矮小的夜叉坐在天帝釋的座位上。

比丘們!在那裡,三十三天的諸天譏嫌、不滿、責難:『實在不可思議啊,先生!實在未曾有啊,先生!這位醜陋、矮小的夜叉坐在天帝釋的座位上。』

比丘們!三十三天的諸天如是如是譏嫌、不滿、責難,那位夜叉如是如是變得更英俊、更好看、更端正。

比丘們!那時,三十三天的諸天去見天帝釋。抵達後,對天帝釋這麼說:『親愛的先生!這裡,某位醜陋、矮小的夜叉坐在你的天帝釋座位上。親愛的先生!在那裡,三十三天的諸天譏嫌、不滿、責難:「實在不可思議啊,先生!實在未曾有啊,先生!這位醜陋、矮小的夜叉坐在天帝釋的座位上。」親愛的先生!三十三天的諸天如是如是譏嫌、不滿、責難,那位夜叉如是如是變得更英俊、更好看、更端正。』

『確實,親愛的先生們!那必定是食憤怒之夜叉。』

比丘們!那時,天帝釋去見那位食憤怒之夜叉。抵達後,整理上衣到一邊肩膀後,右膝跪地,然後向那位食憤怒之夜叉合掌鞠躬後,報上名字三次:『親愛的先生!我是天帝釋,親愛的先生!我是天帝釋。』

比丘們!天帝釋如是如是報上名字,那位食憤怒之夜叉如是如是變得更醜陋、更矮小;變得更醜陋、更矮小後,就在那裡消失了。

比丘們!那時,天帝釋坐在自己的位子後,安撫著三十三天的諸天,那時,他說這些偈頌:

『我是心不容易被傷害者,也不容易被憤怒之輪誘惑,
我長久不發怒,憤怒不在我之中住立。

我憤怒時,說話不粗暴,並且不稱讚自己的德行,
我抑止自己,視之為自己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