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應部11相應4經

帝釋相應/有偈篇/祇夜

毘摩質多經

起源於舍衛城。

「比丘們!從前,諸天與阿修羅眾列陣戰鬥。

比丘們!那時,毘摩質多阿修羅王召喚阿修羅們:『親愛的先生們!在諸天與阿修羅眾列陣戰鬥中,如果阿修羅勝,諸天敗,那樣,以頸部為第五綁,綁住天帝釋後,帶他到阿修羅城我的面前。』

比丘們!那時,天帝釋也召喚三十三天諸天:『親愛的先生們!在諸天與阿修羅眾列陣戰鬥中,如果諸天勝,阿修羅敗,那樣,以頸部為第五綁,綁住毘摩質多阿修羅王後,帶他到善法堂我的面前。』

比丘們!在那場戰鬥中,諸天勝了,阿修羅敗。

比丘們!那時,三十三天諸天以頸部為第五綁,綁住毘摩質多阿修羅王後,帶他到善法堂天帝釋的面前。

比丘們!在那裡,當天帝釋進出善法堂時,毘摩質多阿修羅王以頸部為第五綁被繫縛著,以粗俗、粗惡的言語辱罵、誹謗。

比丘們!那時,戰車御車手摩得利以偈頌對天帝釋說:

『摩伽婆!面對毘摩質多,是否由於害怕、軟弱,
而忍耐聽著粗惡的言語呢?』

『非由於害怕、軟弱而容忍毘摩質多,
像我這樣的智者怎麼會與愚者糾葛呢?』

『愚者會更加爆發,如果無制止者,
因此,賢者應該以強力的懲罰抑制愚者。』

『我就此思量:愚者的制止,
知道對方已被激怒後,他正念地平靜下來。』

『襪瑟哇!我看到這忍耐的過失,
當愚者思量他:「這是由於害怕我而忍耐」時,
缺乏智慧者更爬上來,如牛對逃跑者。』

『任他思量或不思量:「這是由於害怕我而忍耐」,
在自己最高利益的利益中,比忍耐更高的還沒被找到。

確實有力者,他忍耐弱者,
他們說那為最高的忍耐,弱者常忍耐。

他們說那力量並非力量:愚者的力量之力量,
但被法守護的有力者,反對他的還沒被找到。

對已發怒者發怒回去,那樣對他只會更糟,
不對已發怒者發怒回去,他打勝難勝利的戰鬥。

行兩者之利益:自己的與對方的,
知道對方已被激怒後,他正念地平靜下來。

當治療兩者時:自己的與對方的,
思量:「他是愚者」的人們,是法的不熟知者。』

比丘們!如果天帝釋依自己的福德果過活,行使著三十三天諸天的最高主權統治,會是忍耐與柔和的稱讚者,那麼,比丘們!這裡,你們在這麼善說的法律中出家,應該有超出多少的忍耐與柔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