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應部12相應18經

因緣相應/因緣篇/修多羅

丁巴盧迦經

住在舍衛城。

那時,遊行者丁巴盧迦去見世尊。抵達後,與世尊互相歡迎。歡迎與寒暄後,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遊行者對世尊這麼說:

「喬達摩先生!樂與苦被自己所作嗎?」

「不是這樣的,丁巴盧迦!」世尊說。

「那麼,喬達摩先生!樂與苦被其他所作嗎?」

「不是這樣的,丁巴盧迦!」世尊說。

「喬達摩先生!樂與苦被自己與其他所作嗎?」

「不是這樣的,丁巴盧迦!」世尊說。

「那麼,喬達摩先生!樂與苦被非自己也非其他所作;自然生的嗎?」

「不是這樣的,丁巴盧迦!」世尊說。

「喬達摩先生!沒有樂與苦嗎?」

「丁巴盧迦!不是沒有樂與苦,丁巴盧迦!有樂與苦。」

「那樣的話,喬達摩先生不知、不見樂與苦嗎?」

「丁巴盧迦!我確實非不知、不見樂與苦,丁巴盧迦!我確實知樂與苦,丁巴盧迦!我確實見樂與苦。」

「當被像這樣問:『喬達摩先生!樂與苦被自己所作嗎?』你說:『不是這樣的,丁巴盧迦!』當被像這樣問:『那麼,喬達摩先生!樂與苦被其他所作嗎?』你說:『不是這樣的,丁巴盧迦!』當被像這樣問:『喬達摩先生!樂與苦被自己與其他所作嗎?』你說:『不是這樣的,丁巴盧迦!』當被像這樣問:『那麼,喬達摩先生!樂與苦被非自己也非其他所作;自然生的嗎?』你說:『不是這樣的,丁巴盧迦!』當被像這樣問:『喬達摩先生!沒有樂與苦嗎?』你說:『丁巴盧迦!不是沒有樂與苦,丁巴盧迦!有樂與苦。』當被像這樣問:『那樣的話,喬達摩先生不知、不見樂與苦嗎?』你說:『我確實非不知、不見樂與苦,丁巴盧迦!我確實知樂與苦,丁巴盧迦!我確實見樂與苦。』

大德!請世尊為我講解樂與苦,大德!請世尊為我教導樂與苦。」

「丁巴盧迦![如果有人想:]『感受即是感受者』,[那麼,推到]最初[人的存在]而想:『樂與苦被自己所作』,我不這麼說。

丁巴盧迦![如果有人想:]『感受是一,感受者是另一』,[那麼,]被感受所打擊而想:『樂與苦被其他所作』,我不這麼說。

丁巴盧迦!不往這兩個極端後,如來以中間教導法:『以無明為緣而有行;以行為緣而有識;……(中略)這樣是這整個苦蘊的集。但就以那無明的無餘褪去與滅而行滅;以行滅而識滅;……(中略)這樣是這整個苦蘊的滅。』」

當這麼說時,丁巴盧迦對世尊說:

「太偉大了,喬達摩先生!……我歸依喬達摩尊師、法、比丘僧團,請喬達摩尊師記得我為優婆塞,從今天起終生歸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