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應部12相應24經

因緣相應/因緣篇/修多羅

其他外道遊行者經

住在王舍城竹林中。

那時,尊者舍利弗在午前時穿好衣服後,取鉢與僧衣,為了托鉢進入王舍城。

那時,尊者舍利弗這麼想:

「這時在王舍城為了托鉢而行還太早,讓我前往其他外道遊行者們的園林。」

那時,尊者舍利弗前往其他外道遊行者們的園林。抵達後,與其他外道遊行者互相歡迎。歡迎與寒暄後,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那些其他外道遊行者對尊者舍利弗這麼說:

「舍利弗道友!有一些論說業的沙門、婆羅門安立苦是自己所作;舍利弗道友!有一些論說業的沙門、婆羅門安立苦是他人所作;舍利弗道友!有一些論說業的沙門、婆羅門安立苦是自己與他人所作;舍利弗道友!有一些論說業的沙門、婆羅門安立苦是非自己非他人所作的自然生,而,舍利弗道友!這裡,沙門喬達摩是主張什麼者?論什麼者呢?當我們解說時,怎樣才會是沙門喬達摩的所說之說?而且不會以不實而毀謗沙門喬達摩,會法、隨法地解說,而不讓任何如法的種種說來到應該被呵責處呢?」

「道友們!苦是緣所生的為世尊所說。緣什麼呢?緣觸。像這樣說,就會是世尊的所說之說,而且不會以不實而毀謗世尊,會法、隨法地解說,而不讓任何如法的種種說來到應該被呵責處。

那裡,道友們!那些論說業的沙門、婆羅門安立苦是自己所作者,那也是緣觸;那些論說業的沙門、婆羅門安立苦是他人所作者,那也是緣觸;那些論說業的沙門、婆羅門安立苦是自己與他人所作者,那也是緣觸;那些論說業的沙門、婆羅門安立苦是非自己非他人所作的自然生者,那也是緣觸。

那裡,道友們!那些論說業的沙門、婆羅門安立苦是自己所作者,『他們將從觸以外感受。』這是不可能的;那些論說業的沙門、婆羅門安立苦是他人所作者,『他們將從觸以外感受。』這是不可能的;那些論說業的沙門、婆羅門安立苦是自己與他人所作者,『他們將從觸以外感受。』這是不可能的;那些論說業的沙門、婆羅門安立苦是非自己非他人所作的自然生者,『他們將從觸以外感受。』這是不可能的。」

尊者阿難聽到尊者舍利弗與那些其他外道遊行者的這些交談。

那時,尊者阿難在王舍城為了托鉢而行後,食畢,從施食處返回,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尊者阿難將尊者舍利弗與那些其他外道遊行者間的交談全部告訴世尊。[世尊說:]

「阿難!好!好!如舍利弗那樣回答時,會是正確地回答,阿難!苦是緣所生的為我所說,緣什麼呢?緣觸。這樣說,就會是我的所說之說,而且不會以不實而毀謗我,會法、隨法地解說,而不讓任何如法的種種說來到應該被呵責處。

那裡,阿難!那些論說業的沙門、婆羅門安立苦是自己所作者,那也是緣觸;……(中略)那些論說業的沙門、婆羅門安立苦是非自己非他人所作的自然生者,那也是緣觸。

那裡,阿難!那些論說業的沙門、婆羅門安立苦是自己所作者,『他們將從觸以外感受。』這是不可能的;……(中略)那些論說業的沙門、婆羅門安立苦是非自己非他人所作的自然生者,『他們將從觸以外感受。』這是不可能的。

阿難!這裡,有一次,我就住在這王舍城栗鼠飼養處的竹林中。

那時,阿難!我在午前時穿好衣服後,取鉢與僧衣,為了托鉢進入王舍城。

那時,阿難!我這麼想:『這時在王舍城為了托鉢而行還太早,讓我前往其他外道遊行者們的園林。』

那時,阿難!我前往其他外道遊行者們的園林。抵達後,與其他外道遊行者互相歡迎。歡迎與寒暄後,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阿難!那些其他外道遊行者對我這麼說:『喬達摩道友!有一些論說業的沙門、婆羅門安立苦是自己所作;喬達摩道友!有一些論說業的沙門、婆羅門安立苦是他人所作;喬達摩道友!有一些論說業的沙門、婆羅門安立苦是自己與他人所作;喬達摩道友!有一些論說業的沙門、婆羅門安立苦是非自己非他人所作的自然生,而,這裡,尊者喬達摩是主張什麼者?論什麼者呢?當我們解說時,怎樣才會是尊者喬達摩的所說之說?而且不會以不實而毀謗尊者喬達摩,會法、隨法地解說,而不讓任何如法的種種說來到應該被呵責處呢?』

阿難!當這麼說時,我對那些其他外道遊行者這麼說:『道友們!苦是緣所生的為我所說,緣什麼呢?緣觸。這樣說,就會是我的所說之說,而且不會以不實而毀謗我,會法、隨法地解說,而不讓任何如法的種種說來到應該被呵責處。

那裡,道友們!那些論說業的沙門、婆羅門安立苦是自己所作者,那也是緣觸;……(中略)那些論說業的沙門、婆羅門安立苦是非自己非他人所作的自然生者,那也是緣觸。

那裡,道友們!那些論說業的沙門、婆羅門安立苦是自己所作者,「他們將從觸以外感受。」這是不可能的;……(中略)那些論說業的沙門、婆羅門安立苦是非自己非他人所作的自然生者,「他們將從觸以外感受。」這是不可能的。』」

「不可思議啊,大德!未曾有啊,大德!實在是因為全部的道理被一句話所說!大德!這同樣的道理能有甚深與顯現甚深的詳細述說嗎?」

「那麼,阿難!請你想明白這個道理吧!」

「大德!如果他們這麼問我:『阿難學友!老死,什麼是其因?什麼是其集?什麼是其生?什麼是其根源?』大德!當被這麼問時,我會這麼回答:『學友們!老死,生是因,生是集,生所生的,生是根源。』大德!當被這麼問時,我會這麼回答。

大德!如果他們這麼問我:『又,阿難學友!生,什麼是其因?什麼是其集?什麼是其生?什麼是其根源?』大德!當被這麼問時,我會這麼回答:『學友們!生,有是因,有是集,有所生的,有是根源。』大德!當被這麼問時,我會這麼回答。

大德!如果他們這麼問我:『又,阿難學友!有,什麼是其因?什麼是其集?什麼是其生?什麼是其根源?』大德!當被這麼問時,我會這麼回答:『學友們!有,取是因,取是集,取所生的,取是根源。』大德!當被這麼問時,我會這麼回答。

大德!如果他們這麼問我:『又,阿難學友!取……(中略)又,阿難學友!渴愛……(中略)又,阿難學友!受……(中略)。』

大德!如果他們這麼問我:『又,阿難學友!觸,什麼是其因?什麼是其集?什麼是其生?什麼是其根源?』大德!當被這麼問時,我會這麼回答:『學友們!觸,六處是因,六處是集,六處所生的,六處是根源。』

學友們!但就以六觸處的無餘褪去與滅而觸滅;以觸滅而受滅;以受滅而渴愛滅;以渴愛滅而取滅;以取滅而有滅;以有滅而生滅;以生滅而老、死、愁、悲、苦、憂、絕望被滅,這樣是這整個苦蘊的滅。』

大德!當被這麼問時,我會這麼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