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應部12相應25經

因緣相應/因緣篇/修多羅

浮彌遮經

住在舍衛城。

那時,尊者浮彌遮在傍晚時,從靜坐禪修中起來,去見尊者舍利弗。抵達後,與尊者舍利弗互相歡迎。歡迎與寒暄後,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尊者浮彌遮對尊者舍利弗這麼說:

「舍利弗學友!有一些論說業的沙門、婆羅門安立苦、樂是自己所作;舍利弗學友!有一些論說業的沙門、婆羅門安立苦、樂是他人所作;舍利弗學友!有一些論說業的沙門、婆羅門安立苦、樂是自己與他人所作;舍利弗學友!有一些論說業的沙門、婆羅門安立苦、樂是非自己非他人所作的自然生,而,這裡,舍利弗學友!世尊是主張什麼者?論什麼者呢?當我們解說時,怎樣才會是世尊的所說之說?而且不會以不實而毀謗世尊,會法、隨法地解說,而不讓任何如法的種種說來到應該被呵責處呢?」

「學友!樂、苦是緣所生的為世尊所說。緣什麼呢?緣觸。像這樣說,就會是世尊的所說之說,而且不會以不實而毀謗世尊,會法、隨法地解說,而不讓任何如法的種種說來到應該被呵責處。

學友!在那裡,凡那些論說業的沙門、婆羅門安立樂、苦是自己所作者,那也是緣觸;……(中略)凡那些論說業的沙門、婆羅門安立樂、苦是非自己非他人所作的自然生者,那也是緣觸。

學友!在那裡,凡那些論說業的沙門、婆羅門安立樂、苦是自己所作者,『他們將從觸以外感受。』這是不可能的;……(中略)凡那些論說業的沙門、婆羅門安立樂、苦是非自己非他人所作的自然生者,『他們將從觸以外感受。』這是不可能的。」

尊者阿難聽到尊者舍利弗與尊者浮彌遮的這些對話。

那時,尊者阿難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尊者阿難照實告訴世尊,尊者舍利弗與尊者浮彌遮的全部對話。[世尊說:]

「阿難!好!好!如舍利弗那樣回答時,會是正確地回答,阿難!樂、苦是緣所生的為我所說。緣什麼呢?緣觸。這樣說,就會是我的所說之說,而且不會以不實而毀謗我,會法、隨法地解說,而不讓任何如法的種種說來到應該被呵責處。

阿難!在那裡,凡那些論說業的沙門、婆羅門安立樂、苦是自己所作者,那也是緣觸;……(中略)凡那些論說業的沙門、婆羅門安立樂、苦是非自己非他人所作的自然生者,那也是緣觸。

阿難!在那裡,凡那些論說業的沙門、婆羅門安立樂、苦是自己所作者,『他們將從觸以外感受。』這是不可能的;……(中略)凡那些論說業的沙門、婆羅門安立樂、苦是非自己非他人所作的自然生者,『他們將從觸以外感受。』這是不可能的。

阿難!當有身體時,因身思生起自身內的樂、苦;阿難!當有語言時,因語思生起自身內的樂、苦;阿難!當有意時,因意思生起自身內的樂、苦,並且以無明為緣。

阿難!他因自己而造作身行,以此為緣生起自身內的樂、苦,或者,阿難!他因他人而造作身行,以此為緣生起自身內的樂、苦,或者,阿難!他正知地造作身行,以此為緣生起自身內的樂、苦,或者,阿難!他不正知地造作身行,以此為緣生起自身內的樂、苦。

阿難!他因自己而造作語行,以此為緣生起自身內的樂、苦,或者,阿難!他因他人而造作語行,以此為緣生起自身內的樂、苦,或者,阿難!他正知地造作語行,以此為緣生起自身內的樂、苦,或者,阿難!他不正知地造作語行,以此為緣生起自身內的樂、苦。

阿難!他因自己而造作意行,以此為緣生起自身內的樂、苦,或者,阿難!他因他人而造作意行,以此為緣生起自身內的樂、苦,或者,阿難!他正知地造作意行,以此為緣生起自身內的樂、苦,或者,阿難!他不正知地造作意行,以此為緣生起自身內的樂、苦。

阿難!在這些法中無明已生起。

阿難!但就以無明的無餘褪去與滅而那以此為緣生起自身內樂、苦的身體不存在;那以此為緣生起自身內樂、苦的言語不存在;那以此為緣生起自身內樂、苦的意不存在;那……(中略)的田不存在;那……(中略)的地不存在;那……(中略)的處不存在;那以此為緣生起自身內樂、苦的作務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