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應部12相應31經

因緣相應/因緣篇/修多羅

已生成的經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

在那裡,世尊召喚尊者舍利弗:

「舍利弗!在這〈波羅延阿逸多所問〉中說:

『凡已體悟法者,以及這裡,凡個個有學,
慎重詢問他們的舉止:親愛的先生們!請告訴我。』

舍利弗!應該怎樣以這簡要所說,理解詳細的義理呢?」

當這麼說時,尊者舍利弗變得沈默。

第二次,世尊召喚尊者舍利弗:……(中略)。

第二次,尊者舍利弗變得沈默。

第三次,世尊召喚尊者舍利弗說:

「舍利弗!在這〈波羅延阿逸多所問〉中所說:

『凡已體悟法者,以及這裡,凡個個有學,
慎重詢問他們的舉止:親愛的先生們!請告訴我。』

舍利弗!應該怎樣以這簡要所說,理解詳細的義理呢?」

第三次,尊者舍利弗變得沈默。

「舍利弗!你看見『這是已生者』嗎?」

「大德!他以正確之慧如實見『這是已生者』;以正確之慧如實見『這是已生者』後,他對已生成的是為了厭、離貪、滅的行者。

他以正確之慧如實見『那個食的生起』;以正確之慧如實見『那個食的生起』後,他對食所生起是為了厭、離貪、滅的行者。

他以正確之慧如實見『以那個食的滅而已生者成為滅法』;以正確之慧如實見『以那個食的滅而已生者成為滅法』後,他對滅法是為了厭、離貪、滅的行者。

大德!這樣是有學。

而,大德!怎樣是已體悟法者呢?

大德!他以正確之慧如實見『這是已生者』;以正確之慧如實見『這是已生者』後,他對已生成的經由厭、離貪、滅,以不執取而為解脫。

他以正確之慧如實見『那個食的生起』;以正確之慧如實見『那個食的生起』後,他對食所生起經由厭、離貪、滅,以不執取而為解脫。

他以正確之慧如實見『以那個食的滅而已生者成為滅法』;以正確之慧如實見『以那個食的滅而已生者成為滅法』後,他對滅法經由厭、離貪、滅,以不執取而為解脫。

大德!這樣是已體悟法者。

大德!這樣是在〈波羅延阿逸多所問〉中所說:

『凡已體悟法者,以及這裡,凡個個有學,
慎重詢問他們的舉止:親愛的先生們!請告訴我。』

大德!我以這簡要所說,這樣了知詳細的義理。」

「舍利弗!好!好!舍利弗!他以正確之慧如實見『這是已生者』;以正確之慧如實見『這是已生者』後,他對已生成的是為了厭、離貪、滅的行者。

他以正確之慧如實見『那個食的生起』;以正確之慧如實見『那個食的生起』後,他對食所生起是為了厭、離貪、滅的行者。

他以正確之慧如實見『以那個食的滅而已生者成為滅法』;以正確之慧如實見『以那個食的滅而已生者成為滅法』後,他對滅法是為了厭、離貪、滅的行者。

舍利弗!這樣是有學。

而,舍利弗!怎樣是已體悟法者呢?

舍利弗!他以正確之慧如實見『這是已生者』;以正確之慧如實見『這是已生者』後,他對已生成的經由厭、離貪、滅,以不執取而為解脫。

他以正確之慧如實見『那個食的生起』;以正確之慧如實見『那個食的生起』後,他對食所生起經由厭、離貪、滅,以不執取而為解脫。

他以正確之慧如實見『以那個食的滅而已生者成為滅法』;以正確之慧如實見『以那個食的滅而已生者成為滅法』後,他對滅法經由厭、離貪、滅,以不執取而為解脫。

舍利弗!這樣是已體悟法者。

舍利弗!這樣是在〈波羅延阿逸多所問〉中所說:

『凡已體悟法者,以及這裡,凡個個有學,
慎重詢問他們的舉止:親愛的先生們!請告訴我。』

舍利弗!應該以這簡要所說,這樣理解詳細的義理。」